农见度:“操场埋尸案”,如果没有扫黑除恶,如果没有案中案!

周末夜读,偶翻阅明人凌濛初《二刻拍案惊奇》,第二十八卷写了一个故事。

话说黄州府有一瓜农,瓜地里结了一个大瓜,一直留着,准备以此巴结有钱有势人家。一日巡看瓜地,看一乞丐打碎了他那大瓜,连瓤连子正在那里乱啃。这瓜农当即怒从心起,操起锄头,照头就是一下。那乞丐不经打,立时就脑浆迸流,死于地下。瓜农慌了手脚,就在瓜地挖了个坑,把乞丐埋了,将地抹平。这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第二年,原瓜处又结了一个大瓜,比去年那个还大,他还是舍不得采摘。此时正好县衙门有人害了热渴病,想寻个大瓜吃,正好打听到这瓜农有一大瓜,遂买将回去,喜滋滋剖开,谁知各位一见都吐了舌头,眼见流出的都是血水。县令道,“此间必有冤事”。当即现场查看,把结大瓜处挖开,只见瓜根正长在一具尸体的口中,尸体满口尚是瓜子。到此之时,那瓜农只得招了。凌濛初在此写道:“可见人命至重。一个乞丐死了,又没人知见的,埋在地下已是一年,又如此结出异样大瓜来,弄一个明白,正是天理昭彰的所在”。

读罢故事,时已更深,月色阑干,大地寂寥。虽觉先贤在说故事,故意弄些灵异之事,好宣扬他的因果报应之说,显见的是无稽之谈,毫无科学道理。但在心里感受上,还是不由得不叹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网密密,百密一疏。

第二天白天,朋友友农君就给我推送了一篇湖南新晃 “操场埋尸案”的文章。读罢更是心胆俱裂,令人震惊莫名。这种存在于《三言两拍》、《洗冤录》和电视剧《鉴证实录》里的故事,竟然在现实中上演了。一个2003年的罪恶,虽然被埋到黄土中,但16年后还是见了天日。凡做过,必留下痕迹。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信了这话!那一刻,当推土机推开尘封的时光,真相开始被还原。在中央督导组的锲而不舍下,一场扫黑除恶,终于牵出了案中案。你能说不是天理昭昭、正义长在吗?

坏人胆子太大了!友农君气愤莫名:作案者竟然在学校操场埋尸!是啊,有哪个歹徒会傻到把自己杀的人,埋在人来人往的操场上?要在短时间内在操场上埋一个人,不可能像《二刻拍案惊奇》里那个瓜农,用锄头在瓜地刨个坑就能完事,得有推土机才行。友农君深有同感:推土机会发出很大的声音,在夜晚更是传得很远,虽然当晚下雨,雨声能够掩盖一些声音,但又有谁雨天晚上干挖土的活?挖出的土和雨水混在一起,那不是在和泥吗?第二天,人们还会问啊,昨晚操场在干什么啊?推土机响了半天,在挖什么啊?怎么今天操场上还是平的?是埋什么吗?这不是明显的反常吗?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此时正好有人失踪,而且失踪者还是学校的教师,而且失踪者最近正在处于某种纠纷中,这怎不令人浮想联翩?又怎不让警方心生疑窦?友农君感慨,这个坏人为什么胆子这么大?他就不怕被发现?

但如果简单地以为坏人就是傻大胆,那就是你太傻了。友农君大胆推测道,坏人的智商肯定不会比我等低多少。要不是他自己主动招供,这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破?毕竟失踪案16年都没有下文。他有胆量搞“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的招数,肯定在最危险的地方有他最安全的屏障。所以说,不是他傻大胆,而是他心里有数。现在他在扫黑除恶的雷霆之下主动招了,肯定也不是他幡然悔悟,一定是他知道大势已去,知道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即使在最危险的地方还有他最安全的屏障,但这屏障断然也不敢再保护、也肯定保护不了他了,所以他主动招出跟本案无关的案子,他这是在企图立功表现。所以说,坏人的智商果然不低。只能说,在坏人曾经得逞的地方,一定有坏人得逞的环境和理由,一定是坏人有一套防身护体的金丝软甲,一定有他为非作歹的保护网。但人算不如天算、法算,再厉害的保护网,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也是不堪一击的。

友农君分析得头头是道。虽然我很想同意他的心理分析,但分析代替不了证据。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相信很快就有权威信息发布,我们期待着公安部门找出铁证来。

写到这里,权威新闻来了,新晃的操场挖出的尸骸,经DNA鉴定,已确认就是该校失踪教师邓世平。据报道,邓世平的妻子2003年1月25日9时许到公安机关报案,但不知怎么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案情一直没有进展。要感谢扫恶除恶!让邓世平的家人虽然活没见到人,死终于见到了尸。此情此景,让人不由得陷入思考。法律如何更好地保护普通百姓?普通百姓又如何用法律保护自己?显然不能等待坏人作案多年后主动招供,也不能等着正义姗姗来迟。该如何完善维权机制?现代社会,拍案惊奇、洗冤录时代的击鼓鸣冤、拦轿喊冤,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但关心民瘼始终是为政的基础。民间的冤屈、百姓的苦楚,必须得到伸张和抚慰,这也是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就是要还百姓一个风朗气清,就是要让黑恶势力瑟瑟发抖,就是把鸣冤的鼓送上门,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可以伸张正义。

此事发酵的这几天,正好有篇网文在讨论“迟到的正义是不是正义”的话题。确实,迟到的正义,作为结果,虽然能抚慰亲人的心灵,吊唁受难者的亡灵,但需要受害者付出漫长等待的代价。那是怎样的煎熬和痛楚,是怎样的白天不懂夜的黑,又是怎样的365个日日夜夜!就说邓世平吧,16年前被人埋在操场,亡灵不远,每天看着曾经工作的学校,却被石头压着不能喊出自己的冤情,现在虽然得以昭雪,但自己早已是一堆骷髅,本属于自己的烟火人生和红尘爱恨,都已经与己无关,而可怜的遗孀和孩子,经受了多年的心力交瘁,现在虽然完成心愿,但他们的人生却被永远地改变了。这16年已经没有幸福,之后的人生有没有幸福,还很难说。能不能走出这段命运的阴霾,还需要艰难的心理疏导和抚慰。所以,为了弥补正义的迟到,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涉案者绳之以法,所有的!如果有保护伞的话,也一个都不能落下!活着的,要依法定罪!死了的,要依法定性!要以此案告诉世人,朗朗乾坤,容不下黑恶。

虽然说,迟到的正义是不圆满的正义,但毕竟比不到要好得多。正义来了,始终比不来好。迟到的学生总比旷课的学生要有上进心。这种争论的存在,起码说明我们对正义的渴望和坚守,表明我们对法治的坚持和执著。新晃的“操场埋尸案”为我们建设法治社会提供了又一个解剖标本。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