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农施语⑪“寒门出贵子”不能只盯着北大清华

开学时节看到一则消息,据媒体报道,清华今年的内地学生中,农村及贫困地区生源达19.3%。一时间,“清华生源中农村生源近两成”的话题引发了广泛关注。

关于北大清华农村生源占比的话题讨论由来已久,一方面是因为北清天然所附带的名校光芒,另外,也是因为这个话题背后捆绑的是“寒门再难出贵子”,“社会阶层日益固化”的问题。因此,近年来,随着北大清华等重点高校农村专项招生计划的推出,其农村生源比例逐年上升,确实令人倍感欣喜。在媒体的解读中,清华农村生源近两成,意味着“寒门难出贵子”不是不可撬动。那些考上北大清华的寒门学子,代表的不只是他们自己的人生的一次飞跃,更是千万农村学子改变命运的可能和希望。

从情感上来说,我很喜欢这样的解读,让人感觉充满了光明和力量。尤其是在当下一些农村地区 “读书无用论”泛起的背景下,甚至有网络爆款文章理直气壮喊出“寒门难出贵子,正是对奋斗者的公平”时候,我们确实需要一些正能量的声音,需要持之以恒的对于某些最基本的价值的坚守与呼号。

可即便如此,从理智上笔者并不认同把“清华农村生源上升“必然和”读书改变命运“的期翼画上等号。就像曾经我同样不支持把” “清华农村生源下降“扣上”寒门再难出贵子“的帽子。

读书究竟能否改变命运?不同时代、不同境遇,人们会有不同的理解。高考恢复已经四十年,而今,当家庭背景对于人们教育获得的影响越来越显现化,当城市生活的成本和门槛越来越高,当高等教育变得越来越普及,当所谓成功的标准越来越精英主义时,读书改变命运的期翼难免水涨船高,尤其是对于寒门学子。因此,即便多年以来,农村学生上大学的比例逐年大幅度提升,但是公众的情绪依然更容易被昔日“北大清华等重点大学农村生源”比例大幅度下降而影响。

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正因此从2013年开始,教育部加大重点高校招收农村生源比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促进城乡教育公平。但是,这依然难以掩盖城乡教育发展失衡的巨大差距。尤其是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民群体内部也存在着高度分化。所谓农村或者贫困地区的生源,实际上并不能简单等同于“寒门学子”。更重要的是,能够进入重点高校的农村学生只能是少数,能够通过特殊通道进入北大清华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这种掐尖式的培养,或者必须,但却解决不了农村基础教育的贫弱问题,也回答不了现实境况下的农村“贫二代“的教育出路在何方。

笔者并不是否认清华等重点大学农村生源比例上升的意义,但是,如果我们的目光和思路总是陷在这里打转转,并一遍遍籍此去传递“寒门亦可出贵子“的期待时,实际上同时也是在不断地向全社会、向农村学子输出乃至强化一种认知——那就是只有考上名牌重点大学才算是有出路,才能够改变命运。反之,那些只能考上二本及以下院校的的农村生源,就是不成功的,也是无力改变命运的。近年来,在我国有些农村地区高中辍学的问题比较突出,有些地区还出现了高考前大面积弃考的现象,这其中还不乏一些成绩基础较好的学生。有记者采访问他们为何不继续求学,回答出奇一致:“如果考不上一流的重点大学,上一个普通大学也找不到好工作,还不如早点出去赚钱。” 这无疑是堵住了很多农村孩子向上攀升的路。

相比于清华农村生源上升的新闻,今年有一则消息笔者以为更值得关注。那就是安徽亳州第一中学的8名同学,高考成绩虽然远超清华北大在当地的录取线,但却选择放弃入读,转而选择了自己心仪的其他重点高校。有一位受访学生提到的一句话让笔者印象深刻——“所谓信仰,本就不是对某所院校的执念,而是追求一种足以照亮脚下土地的人生”。什么是城乡差距,不只是重点大学城乡生源的录取比例,更是我们还在苦苦纠结多少农村生源能考上清华北大时,却有人已经放弃了本来的录取机会。

从全球范围来看,都会存在这样的现象——家庭条件好的学生通常考试分数会比较好,考上重点大学的几率自然也会比较高。从国家层面,需要通过高考招录环节的特殊政策予以农村、贫困地区适当的照顾,同时更需要重视,如何为占农村学子主体的那些普通的大多数,提供成长的机会。无论是对于个人的成长,还是一个国家、社会的发展,教育、读书、知识的获取,都应该是创造一个更大的世界,铺就一条更长远的路途,而不是又回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竞争中去,更不是千辛万苦点亮“考上重点大学改变人生”这簇光亮却遥远的灯。只有让更多人都能触摸到读书改变命运的可能,让更多农村学子都能在平凡的人生中享受到知识的滋养和成就,这种能量才有可能聚沙成塔,并茂盛生长为振兴乡村、改变家国命运的磅礴伟力,这样的教育方为“百年大计”。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