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发现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新支点——从中西部包揽一季度GDP增速前10强说开去


4月29日,西藏自治区公布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2020年首季度31省区市GDP数据全部揭晓。

一方面,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这应该是中国自1992年公布季度GDP以来出现的首次负增长。大自然的力量不可小觑,目前来看,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造成的短期冲击,已经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金融危机。

另一方面,从第一季度的各省区市GDP增速中,也颇能看出一些亮点。在人们被疫情隔离家中,经济活动大面积停摆的情况下,中西部省份包揽了一季度GDP增速的前十名,居首的西藏增速为1.0%,紧随其后的新疆为-0.2%,湖南和贵州同以-1.9%的增速并列第三。其他十强“选手”分别是:青海、宁夏、四川、广西、甘肃和江西。

这并不是中西部地区在经济发展速度上第一次担任“领跑员”,去年全年GDP增速榜前十名中,中西部省份占据了其中九席。发展基础相对薄弱的中西部省份,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现阶段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短暂“经济退潮”,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告诉我们,在广大的中西部地带,在我们曾经忽略的非经济中心,有一些我们未曾关注到的经济增长点已经萌芽,并且动能稳定强健。

细细分析此次中西部省份在疫情冲击下相对“稳得住”的原因。客观而言,聚集度比较高的城镇比相对分散的乡村受疫情冲击更大,发达地区经济受冲击比欠发达地区更大,这符合梯度发展规律,也是中国超大规模经济体的优势所在。同时不容忽视的是,这些年来,在脱贫攻坚引领社会经济发展全局的战略部署下,地域广袤但经济社会发育现代化程度较低的中西部地区,利用绝佳的发展窗口期夯实了社会治理和经济发展的根基,面临突如其来的“黑天鹅”,能够迅速稳住阵脚,体现出区域经济良好的稳定性和抗压性。

“人误地一季,地误人一年”,春耕时节,很多人担心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贫困农村交通条件较差,化肥、种子等生产物资无法及时运达,耽误了群众的农业生产。全国25万个驻村工作队和23万名村“第一书记”早在二月底就纷纷返岗,很快返岗率就达到了达到了95%以上。他们迅速掌握群众生产情况,动用一切资源协调农资、助力销售。与此同时,扶贫干部点对点组织群众外出务工,能送出去的积极送出去,送不出去就近就地实现就业,最大可能地保住了老乡们“钱包不瘪”。在较为落后的中西部地区,党的基层组织能否在这种特殊时刻具有这样的凝聚力和组织力,扶贫干部能否在情况复杂的农村具有这样的行动能力和工作本领,恰恰是近些年来带领老乡脱贫致富的实践基础在发挥作用。

更难能可贵的是,特殊的经济发展形势下,中西部乡村经济逐渐体现出自身的发展优势。新疆、云南等地的很多村扶贫工厂、产业基地、专业合作社几乎没有受到疫情影响,不仅尽早开工,还承接了很多东部地区暂时无法接受的订单,用工本地化水平较高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中西部地区的经济活动不断档。不仅如此,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农民工监测报告显示,当年农民工从东部大城市回流中西部的趋势十分明。他们中有很多人在“快手”“抖音”上“火了”。在愈加协调发展的中国,那些曾经被高山大江阻隔的地方,只要懂需求、会表达、能沟通,创业者就可以靠一根网线与世界联通,把自己田里的的茄子辣椒西红柿,还有好风情好手艺好心情卖出花来。

交通、物流、网络等各项基础设施短板的逐步补齐,人才、信息、科技等要素的自由涌入,激发着中西部地区蕴含多年的发展潜力。中西部地区在对东部地区经济依赖程度逐渐降低的同时,正在形成以自己为中心的经济、贸易发展中心,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正在成为东盟和中国陆地之间国际枢纽的云南、正在成为欧亚大陆桥头堡的南疆阿克苏地区,都站在这样的发展队列里。

4月29日的政治局常委会释放了强烈信号,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艰苦卓绝的抗疫斗争发展到了下一个阶段,最难的日子已经扛过去了。孩子们在陆续返回学校,全国“两会”也即将开幕,一个满血复活的中国正热气腾腾地归来。脱贫攻坚决战决胜和全面小康实现之年,经历了疫情的洗礼和考验,已经发展起来的东部城市群一定会出现发展方式上的新变化,广大的中西部地区也要更加把劲。期待看到来自于中西部地区的更多“领跑动作”,这些“领跑”,正催生着下一个“百年目标”中中国现代化的新支点,造就着中国现代化跑车“四轮驱动”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