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好肉摊子 拎稳菜篮子
——代表委员为农产品稳产保供建言献策

民以食为天。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农产品生产流通遭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确保城乡居民“菜篮子”空不了、打不翻,是摆在农产品供应链面前的一次大考。从中央到地方,从农户到批发商,财政支持、畅通渠道、直播带货……十八般武艺应出尽出,拎稳了居民“菜篮子”。

  “一定会确保小康之年老百姓的碗里不缺肉!”5月22日,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全国两会首场“部长通道”上表示,批发市场猪肉价格已经连续13周小幅下降,比最高的时候下降了23%,每公斤大体降了12元。生猪产能正在快速恢复。

  不仅是猪肉,“菜篮子”产品稳产保供的一系列措施已初见成效。农业农村部重点农产品市场信息平台显示,“菜篮子”产品批发价格200指数在2月达到高点后一路回落。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菜篮子”产品稳产保供为今后农产品生产流通带来哪些启示?代表委员共同探讨、建言献策。  

  生猪生产抓大不能放小

  去年以来,猪肉价格一直备受关注。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猪稳产保供,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拿出真金白银鼓励推动生猪生产。据农业农村部生猪生产调度情况,自去年10月份起,能繁母猪存栏量止降回升,连续7个月恢复增长,生猪存栏量也连续3个月增长。

  四川是我国生猪生产大省。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畜牧科学研究院院长蒋小松介绍,2019年底,四川在《关于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九条措施》的基础上,发布了《促进恢复生猪生产八条举措》。春节以来,四川省农业农村部门一手抓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手抓恢复生产,势头良好。“总体来说,政策效应到5月已经显现出来,到6月底以后,全省生猪存栏数和已经出栏数能够决定全年生产能力以及全面保供能力。”蒋小松说。

  养殖户陈黎新建的猪场位于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水磨河村,他做这行已有7年,“最开始是自繁自养,不能很好避免市场风险,技术、防疫、资金缺乏,赔钱都得自己担,所以我选大公司当‘靠山’。”眼下,他一个人管理的家庭养殖场存栏量已达2000头。“公司抗风险能力强,把疫情给我带来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在四川,受丘陵山区地形影响,小农户数量多,抗风险能力低,现在猪肉价格高,仔猪价格也相应提高,但是对于小农户来说,一旦判断不准,就会产生很大风险。”蒋小松表示。

  稳住像陈黎这样的中小规模养殖户的生产,对加快恢复生猪生产意义重大。我国规模场饲养的生猪占52.3%,中小户饲养的占47.7%。抓大带小,发展龙头企业,通过龙头企业带动中小农户,共同补栏增养,同时提高防疫水平是生猪生产恢复过程中的一项重要工作。

  “在我国生猪养殖产业中,中小规模养殖户仍占较大比例,不可能被完全放弃。”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食品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乔晓玲建议,制定生猪产业“十四五”规划,指导各地确定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和中小散养户布局。

  对恢复生猪生产而言,大型养殖企业所发挥的作用不容小觑。在辽宁,生猪产业大项目正在快速推进。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农业农村厅厅长陈健介绍,牧原、温氏、新希望、正邦、伟嘉、大北农、扬翔、双汇等企业都在投资建设生猪产业项目,在建生猪养殖大项目306个,年底前可新增生猪存栏200万头以上。

  “当前生猪产业仍处于产能恢复期,不同区域、省份之间产能布局存在差异,单一区域与省份内种猪产能与仔猪供给尚不能实现自我平衡,大企业内部与企业之间需要跨区域、跨省份调配种猪与仔猪,实现全国生产布局。”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永好建议,在当前的产能恢复期,在严格落实非洲猪瘟疫情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应创新政策安排,支持鼓励符合条件的企业在内部和企业之间跨省、跨区域调配种猪、仔猪,优化全国生猪生产秩序。

  “菜篮子”产品产得了、卖得出

  “菜农卖不出,超市没有菜,二三月份的时候还是挺受影响的。”尽管眼下已经跨过了最难的槛儿,说起周边菜农过去一段时间的经历,全国政协委员、河北邯郸市肥乡区卜寨村村委会主任刘卫昌还是唏嘘不已。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地区“菜篮子”产品出村进城受阻,出现产地“卖难”、销地“买贵”的现象。对此,农业农村部专门设立“菜篮子”产品保供组,加强统筹调度,推动出台并贯彻落实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压实“菜篮子”市长负责制做好农产品稳产保供工作的通知》,会同有关部门努力逐项打通制约“菜篮子”产品生产供应的堵点、难点。

  “疫情防控初期,短期内农产品流通确实受到了一些影响。”陈健表示,随着一系列政策措施的落地,在春节过后很短时间内,就恢复了本地市场的有效供给,同时,结合局部直销、电商直播、与对口城市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打通市场等举措,解决了部分地区由于物流不畅导致的滞销问题。

  “作为蔬菜生产大省,我们既要保证本地市场的农产品供应,又要为武汉提供保障。”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山东省委会主委、山东省济南市政协副主席段青英介绍,以济南为例,为了保证“菜篮子”农产品供给,年初济南全市46万亩菜田满负荷生产,疫情防控期间消费者也能吃得上平价菜。

  农产品批发市场连接产销两端,我国约70%的“菜篮子”产品通过批发市场流通。疫情防控期间,各大批发市场不停摆,确保农产品充足供应。“全国各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始终战斗在抗疫和保供稳价第一线,尤其在保障湖北武汉等疫情严重地区和本地农产品供应及价格稳定、组织蔬菜等经营主体安全复工等方面发挥了突出的应急保障作用,充分体现了农批市场在大型公共事件中的公益性作用。”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商丘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党委书记、总经理乔彬说。

  疫情的“危”与“机”,催生保供新思路

  “疫情给农产品生产流通带来的既有‘危’又有‘机’。”段青英认为,“疫情防控期间农产品生产流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让大家得到了新启示。运用信息化手段,农技专家可以远程指导农业大户进行春耕生产,这样的线上春耕图让我们看到了数字经济发展的春天。”

  “如果冷链物流设施都建起来了,疫情防控期间遇到的一些供需不平衡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刘卫昌说,通过建设冷链物流设施,农户可以实现错季销售,夏天产的东西可以冬天卖,既可缓解非常时期农产品供给压力,也可以帮助农户增收。

  “对农产品批发市场来说,加强冷链物流建设,可以让冷链物流网络高速运转,各节点连接效率得到充分发挥,从而有效延长生鲜农产品保存期,保障新鲜度、保持营养成分,为消费者提供安全、新鲜、营养的农产品。”乔彬建议,加强农批市场冷链物流标准化、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和整体性建设,注重科学规划。

  “农产品价格有周期性的波动属于正常的市场调节,如何减小价格波动幅度,对保障农户收益意义重大。”陈健认为,加强市场监测预警体系建设,对市场发布监测预警信息,帮助市场主体提前进行预判,提早采取相应措施,既有利于农业生产者妥善应对市场变化,又有利于稳定农产品生产供应。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陕西省委会副主席、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助理霍学喜表示赞同:“要充分发挥市场在保障农产品有效供给中的调节作用,重视协调政府行为与市场调节间的关系。”

  “挣一年,平一年,赔一年”,生猪养殖户口中的“猪周期”问题困扰市场已久。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民建江西省委会副主委、江西农业大学副校长刘木华建议,加快国家层面的基于生猪全产业链信息化、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平台建设,打破信息壁垒,为政府精准决策、科学计划与预警服务,并在国土空间规划体系中科学布局生猪产业用地。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东营市副市长冯艺东认为,对基层政府来讲,养殖业税收贡献较小,还要占用大量土地,并带来环保、防疫、食品安全等多种责任压力,导致基层政府觉得发展养殖业“不划算”。如何更好发挥税收调控杠杆作用,在对现行养殖业税收政策进行优化调整的同时,避免给养殖户带来额外负担,也值得进一步讨论。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