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话题】保农民就业 为小康护航

主持人的话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对于广大农民群众而言,和全国人民一道步入小康社会,最直观的感受还是来自实实在在的收入。近年来,在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支持下,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势头,增速持续超过城镇居民收入增速。但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和疫情影响的背景下,如何保住农民增收的好势头?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年全国两会,看看代表委员支了哪些招。

  本报记者 李纯 吕珂昕

就业是民生之本。在农民增收的账本里,工资性收入占比超过40%,已成为最大的贡献因素。农民就业怎么样,关乎着脱贫的质量、小康的成色。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造成一定影响,党中央、国务院把保就业放在“六保”任务之首,要求各地各部门千方百计保就业,实施好就业优先政策,减负、稳岗、扩就业并举。如何稳住农民就业增收的好势头,是今年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同舟共济打赢就业保卫战

  改革开放以来,外出务工是农民就业的主要渠道。2019年,我国农民工总量超过2.9亿人,其中有1.7亿人外出务工。

  “由于农民工大多是一线的普工,灵活就业也比较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为直接。”全国人大代表、“农民工司令”张全收告诉记者,随着复工复产全面推进,农民工就业形势正趋向好转。但国外疫情还没得到有效控制,外贸企业开工率不足,与往年相比农民外出务工的难度大了不少。

  早准备、早行动,可以抢得先机。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商丘市市长张建慧介绍,在2月8日全市就启动了“全员返岗就业专项行动”,组织5400名干部下沉村组摸排登记、分类施策,加强与长三角地区、新疆等17个重点长期劳务协作地区对接,协调市内外企业到村开展定点招聘1378场,有力保障了贫困户、脱贫户等重点人群的就业需求。

  受疫情影响,企业经营出现不少困难,不少农民工面临失业风险。全国人大代表、正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印孙呼吁,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尽最大努力减少裁员,同舟共济打赢就业保卫战。

  “农民工学历不高,再没有一技之长是不行的。”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矽盛电子有限公司设备部主任郑裕财说,这方面浙江开化县的做法可以借鉴,各村都建有微信网格群,村里的干部会不定期发布由工会、人社局、住建局等各单位开展的面点、育儿、建筑技术等技能培训,提升了农民工就业质量。

  “只要肯下劲能吃苦,工作不会找不到。”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永安镇永兴村党支部书记贾红涛认为,新生代农民工需要的不光是就业门路,更需要就业启蒙。这份启蒙首先要由家庭、学校教育来完成,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择业观,社会舆论也要树立鲜明的导向,大力弘扬倡导勤劳致富、踏实肯干的精神,抵制不良风气。

减税降费增强企业抗风险能力

  “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我国城镇化正在推进,农民进城是大趋势。解决农民就业问题,必须多从产业发展下功夫。

  从就业分布上看,我国农民就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中小制造业企业以及相关服务型行业,而这些企业往往抗风险能力较差。一定程度上可以说,稳住农民就业首先要保住企业。

  “要坚决把减税降费政策落到企业,留得青山,赢得未来。”政府工作报告中这句话引发了代表委员们的强烈共鸣,“以政府真正过紧日子换来百姓和企业的好日子”的大智慧,必将走出一条有效应对冲击、实现良性循环的新路子。

  “减税降费,一定要提高针对性、精准性。”全国政协农委主任罗志军建议,对直接受疫情冲击的产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生产企业和服务业、中小企业重点扶持,给予政策支持。

  “我国全产业链条的稳定性,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贺定一认为,要加大力度推进制造业梯度由沿海向内地转移,既能大量吸纳农民工就业,又能避免制造业外流。

  长三角地区是农民工就业主要目的地之一。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省长袁家军建议,支持浙江等优势地区为全国“六稳”“六保”大局发挥更大支撑作用。在特别国债额度和中央资金分配上与各地减税降费力度相匹配。精准有效支持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农民进城务工正逐步从加工制造业向服务业拓展。”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泉州市政协副主席骆沙鸣提出,我国家政服务业具有万亿级别产业潜力,是吸纳农村妇女就业的一片“蓝海”。在“十四五”规划中应进一步扩大国家家政产业试点城市建设力度,培养一批产教融合型家政企业,加大对农村妇女等人群的培训力度,制定全国统一的家政服务标准,加强家政供需对接。

产业振兴让农民在家门口就业

  外出务工对很多农民来说,多少有些迫不得已,为了赚钱养家只能背井离乡。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农村产业日益兴旺,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在家门口就业创业。

  “我们村曾经是个贫困村,产业扶贫帮我们脱了贫,村民在家工资可能比外面要少一些,但是生活成本也低。”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榆树市永生村党总支书记王艳凤介绍,村里有苗木花卉等4家企业,一天可能就要用上100多人的劳动力,自己村里人手不够,还要去别的村找,而且能够很好地照顾到年龄大的劳动力以及残疾人群。

  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把落下的路程赶上来。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辉县市张村乡裴寨村党支部书记裴春亮一直忙着推进村里的“红薯革命”,筹建一座占地2000亩的辉县薯品产业园,打造从种植到加工的红薯产业链,通过“公司+农户”模式,把当地农民的“拿手好戏”变成“生财之道”,成为南太行百姓脱贫致富的生产基地。

  农民就业增收离不开产业兴旺,产业兴旺也离不开高素质农民。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代表委员们普遍建议应将农民职业技能培训作为重点之一。

  “乡村振兴正当时,农村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江西农业大学副校长刘木华建议,加大力度支持发展农家乐、农村自媒体电商、农村二手车市场、农村物流等新业态,采取财政、金融和土地等政策措施鼓励工商资本下乡,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推动企业和农业经营主体组建农业供应链,把家庭农场、农业合作社和小农户融入供应链,形成标准统一、质量可靠的产供销一体化共同体。

01.jpg

02.jpg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