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治理怎么搞 基层代表各有招儿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农民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来自基层的“村书记”代表们都在同一个问题上思考和探索:村民富裕了,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乡村治理如何不掉链子,满足农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贵州省惠水县濛江街道新民社区是一个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居民来自全县178个偏远村寨。全国人大代表、新民社区党支部书记罗应和带着自己的支部成员,每天往村民家里跑,时间久了,罗应和看出村民的不耐烦,“大家原本不是一个村子的,聚集在一个社区里,简单的入户没办法走进群众心里,想让群众掏心窝子跟你说实话,居委会的工作方法就要调整。”

  罗应和探索出了“十问工作法”,在入户调查时,就10个方面的问题唠家常,“家里有没有病人”“家里有没有人需要就业”“就业情况是否满意”……搬迁到新家的村民遇到的难处基本捋明白了,逐一对症解决。短短几年,新民社区幼儿园、小学、医院、文体广场、社区服务中心建设齐全,就业、就医、就学等十分方便,“原来有新房,现在有新家。”有村民这样跟罗应和说。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霄坑村党委书记王建伟也遇到了新问题,通过发展茶产业,村民们富起来了,很多人去城里安家落户,村庄人才面临“空心化”。王建伟则是通过升级村庄产业解决了问题。依托村庄良好的生态环境,霄坑村村“两委”带领村民“以茶带旅”,把村庄建设成茶园里的美丽乡村,村集体投资50多万元对房前屋后进行整理,垃圾收拾干净、废旧的猪栏厕所拆除一空,乡间小路上“见缝插针”,见土的地方都种上了花草。环境美了,霄坑村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打卡地,村民纷纷回乡创业,人才“空心化”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两会上,王建伟提出建议,要对村干部进行针对性培训,产业升级、组织建设,各方面的培训都应该有。最重要的是要提高年轻干部的待遇,鼓励他们在农村干事创业。

  1988年出生的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吴圩镇西孔村党总支第一书记王萌萌则是通过打造一个“学习型村庄”,提升了村庄的凝聚力。与当地检察院联系,“法制进乡村”成了村民的周末大课堂,以案说法,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教会农民懂法、守法、用法。几年下来,村庄的风气越来越正,“大家都学会了用法律规范自己的言行,保护自己,外出务工都多了几分底气。”王萌萌说。

  今年两会,王萌萌提出了推动数字乡村建设的建议,原因在于她在村里开设了“直播学习班”,村民们通过开通直播,不仅收入提高了,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村干部挨家挨户摸排走访,我就想,如果把数字技术也应用在村务管理上,不仅可以提高效率,还可以给村民建立健康档案、诚信档案、技能档案,村庄管理就越来越高效化、科学化。”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