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怒族能人”搞活“半山旅游”

新华社昆明7月2日电

朝霞、峡谷、云海……每天清晨,“怒族能人”郁伍林都要在朋友圈“直播”美景。这是他近几年养成的习惯。

站在自家房子前,把拍摄的高山云海“发出去”,会有很多人点赞。

郁伍林的家所在的村寨叫老姆登,是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一个小山村。虽地处偏远,但却是游客向往的“人间仙境”。

老姆登村美,村民们勤劳。在郁伍林的带动下,村民们守着绿水青山,开客栈、办农家乐、种高山茶,一改贫困落后的面貌,阔步迈向小康。

小山村崛起“美丽经济”

老姆登是怒族语的音译,意思是人们喜欢来的地方。在怒江州,提起老姆登村,几乎无人不晓。

从州府所在地六库出发,沿着新修的“美丽公路”向北行驶,差不多两小时的车程,便抵达这个村寨。

据当地干部讲,换作以前可没这样的“待遇”,一路颠簸不说,如果遇到塌方,就只有在车里过夜。

早年,这个美丽的村寨并不为游客知晓。但近年来,到老姆登村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每逢节假日,村里有的客栈一房难求。

采访当天,记者住进了郁伍林家的客栈。得知有客人来访,正在山上挖野菜的他,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到了家。

见到记者,他一脸憨笑。不过记者很快发现,坐在面前的这个老实人相当有经济头脑,他不仅经营客栈,还种茶卖茶。

“家乡的风景这么美,不搞旅游可惜了。”他给记者算了一下账,一年下来收入少说也有二三十万元。

“这个叫雪菜,生长在海拔4000米以上,只有每年5月雪消了才有。”郁伍林指着刚从山上背回来的野菜说,都是挖来给游客吃的。

郁伍林的妻子鲁冰花是独龙族,话不多,手脚麻利,很快就给游客端来了四菜一汤。

看大伙儿吃得赞不绝口,郁伍林笑着说:“这些菜,现在村里的客栈家家都能做。我们就是要让游客觉得老姆登村不仅好玩,还好吃好住。”

火塘夜话“旅游脱贫”

“小时候,家里的房子漏雨漏风。”

“放牛和砍柴时,脚经常被扎得流血。”

……

火塘边,记者听郁伍林忆苦思甜。

很多人未必知道,在怒江州,有怒族、独龙族、傈僳族三个“直过民族”。新中国成立后,他们一跃千年,直接从原始社会末期过渡到了社会主义社会。

1996年,郁伍林作为怒族的代表,被选派到上海展示怒族文化,那是他第一次走出大山。大都市的繁华让郁伍林意识到,家乡怒江其实是“另一个世界”。

当时,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贫穷的生活。但具体怎么改变,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从2000年开始,家里不时有背包客借宿。临走时,会给我的孩子二三十块钱。”郁伍林说,对于自己的家乡,我们习以为常,可背包客很稀罕。这对自己有所触动,开始意识到发展乡村旅游是一条出路。

2008年,郁伍林先是从农村信用社贷款,又跟亲戚朋友借钱,东拼西凑一共投了16万元,在自家院子里建成了村里第一家客栈。

“没想到后来游客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好。”郁伍林说,经营客栈没几年,自己就摆脱了贫困。

“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郁伍林从小喜爱怒族歌舞,前几年还被云南省选定为怒族民歌“哦嘚嘚”的传承人,到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演出。

作为老姆登村发展乡村旅游的“领头雁”,这是他的“软实力”。

“哦嘚嘚、哦嘚嘚……”只要家里有客人来,郁伍林都要在家里举办“火塘KTV”,他边跳边弹唱,为客人助兴。

见过世面,又是村里公认的“能人”,郁伍林获得了村民的认可。有位村民告诉记者,郁伍林有本事,学着他干准没错。

“以前能吃饱就很满足,现在大家都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郁伍林说,村里人看到他赚了钱,就跟着开起了客栈、种茶卖茶,日子越过越红火。

老姆登村有种植茶叶的传统,生长在碧罗雪山的茶叶在当地有口皆碑,但对于常年生活在大山里的人来说,好东西也愁卖。

为解决这一难题,在朋友的帮助下,郁伍林创立了属于自己的茶叶品牌,除了卖给游客,还在网上售卖。

“网上的需求大,我自己家的都不够,就把其他家的收购过来卖。现在村里很多人都种茶,收入还不错。”郁伍林笑着说。

“云上,早安!”翻看郁伍林的微信朋友圈,这是他发的最多的一句话。不难看出,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谈及未来,他说:“现在云南正在建设大滇西旅游环线,已经开始在怒江修建半山酒店。怒江的旅游资源禀赋是世界级的,我们迎来了新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