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鲁威

“威”观察| “保险+期货”聚焦到人才话题上了

今年,大连商品交易所主办的“2020中国玉米产业大会”开在“云”端上了。但是十三届的玉米产业大会一路走来,这次“云”端上的话题却给人前所未有的踏实感。玉米的价格行情不再是热点,围绕“保险+期货”,期货人才队伍建设问题成为避不开的焦点。这是一个信号,一个全产业链向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集体转型的信号。无论是草根农牧企业还是高大上的国有银行,同时发出呼吁,要融合发展。在大会的饲料养殖论坛上形成的这一主题让说明,“保险+期货”试点已经取得突破性成果。

随着“保险+期货”的影响越来越大,一些传统农牧企业已经认识到期货人才培养决定了企业下一步的竞争力。唐人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饲料事业部采购中心副部长朱明呼吁,多数饲料企业没把饲料的原料采购看成整个产业链条当中能够创造价值的环节,不注重人才培养,采购部门缺少有全球视野的复合型人才。去年做玉米期货套保的企业账户上都是亏钱的,对此,缺少科学的交易评价体系。企业采购工作必须现代化。必须认识到现代采购模式创造的价值,从人才激励、管理创新、资源布局等角度进行变革。现代的企业与供应商要建立相互提供价值,相互实现价值的合作关系,联手去赚整个市场趋势的钱。企业只有把采购人才看成专业技术人才去培养,才能应对新的竞争环境。

为了让期货更加贴近企业现状,交易所千方百计提供合适的产品和工具。据大连商品交易所农业品事业部高级执行经理于源介绍,2013年大商所上市鸡蛋期货后,边运行,边完善。2017年,创新了鸡蛋期货每日选择交割的制度。配合车板交割,每日生产,每日贸易,把每一个交割月,每一个交易日都作为产业客户可以提出交割的日期,延长了交割时间,提高了交割频次。鸡蛋期货的交割区域随着产业变化也在不断扩展。目前,国家级的重点龙头企业都以通过不同方式参与鸡蛋期货市场,有一些作为生产厂库,有一些作为车板交割场所,还有一些参与鸡蛋期货的交易交割等等。几年来,成交和持仓都在稳步上升,尤其是在今年鸡蛋现货价格波动剧烈的情况下,截至目前,鸡蛋期货的成交量就已经超过往年,持仓也保持在较高的规模。到目前为止,今年的交割量已经超过所有以前的历史记录。

为企业客户服务,期货公司的创新就在每一单。浙商期货研究所所长蓝旻介绍,玉米期货上市15年来,已经形成期货和期权并存、场内和场外互通的新格局。近五年来走上快车道,成交量、持仓都在比较高的位置。从2015年以来,浙商团队就参与了大商所农保计划,在粮食主产区以及相关产业主体做了很多风险管理的操作。他们把企业的风险分为非金融风险和金融风险两大类。其中金融风险里面商品价格风险是近两年企业经营管理的主题。在衍生品工具运用上,期货套保已经比较成熟了,但对于场内、场外期权,还在认识过程中。做产地的“保险+期货”做的就是看跌价格保险。跌下来产生赔付,价格没跌的话,保险费损失掉没关系,可以以比较高的价格把玉米卖出去。做企业的“保险+期货”其实就是反过来,养殖企业做看涨价格保险。饲料价格上涨产生赔付。浙商探索用豆粕和玉米构成猪饲料成本指数,客户企业买了一个价格看涨期权,价格上涨可以产生赔付,这个赔付刚好可以抵消掉因为价格上涨而导致多余成本的支出,形成综合的收益曲线,在价格上涨的时候,企业的最大支出是可以稳定下来的。但是如果价格下跌它又可以节省采购成本。这就是场外期权,用猪饲料价格保险来规避价格上涨就是这个原理。

两年来,由于价格指数期货与企业实际需求有很大的拟合性。目前企业缺少期货专业人才,猪饲料成本指数加场外期权再加保险,这种形式刚好满足企业的多重需求,很快从浙江推到全国。此外,大商所还推出了蛋鸡养殖利润指数,蛋鸡的饲料成本指数等等,给养殖企业提供了更多的风险管理手段。蓝旻呼吁企业多去用,多用才会产生更适用的保险产品。如在“保险+期货”基础上,还可以深入做含权贸易。含权贸易可以把价格风险、基差风险都锁住。做场外期权、“保险+期货”、含权贸易,本质上就是个性化、定制化的服务。如果企业进一步想掌握定价波动率,还有场内期权。场内期权行权价是固定的,时间是固定的,合约是固定的。在价格波动很大,资金承压又有限,选择做场内期权,尤其是虚值的场内期权,对于企业或者产业客户而言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无论选用哪种方式,都可以通过场内期权或者场外期权来实现管控目标,这就是期权的魅力。

农牧企业现在急需建设自己的期货团队,提高风险管理能力。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期货部负责人朱建业介绍,随着公司规模的发展不断扩大,价格风险在逐渐增大,公司专门成立了期货团队,从内部外部选拔精英人才。我们期货业务研究有五六年的时间,但真正加速发展是在近一两年的事,业务今年才开始做。目前,牧原确立了运用期货管理企业经营风险的指导思想。统一了理性看待期货帐户的盈利和亏损的套保理念。正在建立工作机制,探索自己的模式。企业现在最需要交易所以及期货公司提供的帮助和服务就是期货专业人才的培养,我们发现,期货理论很好学,但是真正操作就不容易了。我们也参与过各种各样的培训,包括交易所和期货公司的培训。但是,总觉得不够系统。他希望刚开始做期货的实体企业与期货公司建立更紧密的合作机制,实现期现互补,找到一个加速产业客户成长的有效途径。

怎样的培训更适合农牧企业?大商所从早期千村万户,千企万厂工程,到“保险+期货”,再到农民收入保障计划,企业风险管理计划等等,这些不断扩大和升级的试点项目,本质上就是一个庞大系统的培训工程。大商所产业拓展部副总监李华说,我们是从现货中来的,期货市场理所当然应该是现货企业风险管理的工具,但好像不那么理所当然;期货市场期货工具是很重要的金融衍生品工具,理所当然是保险、银行最重要的业务发展合作伙伴,但好像也不那么理所当然;期货工具作为有社会公益功能的风险管理工具,理所当然是政府社会管理的重要手段和途径。但好像也不那么理所当然。大商所这么多年的努力,搭建了三个平台,品种工具平台,培训交流平台,试点实践平台。其实到今天我们才明白,最后这个平台就是一个融合的平台,一个培训的平台。只有各方都上台唱戏演兵,按照“保险+期货”试点的简单化、标准化,按需设计的逻辑,才有了“保险+期货+N”这样的创新。多年实践证明,谁参与,谁成长。还有什么培训比实干更有效?还有什么创新比融合更给力?只有大家都参与,农民收入保障计划才能融入到国家的农业风险保障体系中去。李华说:“简单地说,我们想把自己嵌进去。”难道你不想吗?想?就要干。

产地政府在“干”中提升民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副县长高洪才从2016年就参与到“保险+期货”项目,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保险+期货”让桦川2019年实现脱贫摘帽。他认为这个项目有几点经验必须分享。第一坚持政府主导实施,政企户联动。第二坚持结合实际设计产品。从保价格到保收入再到整县覆盖,都是实际需要。第三坚持农户全程参与。第四坚持及时理赔,赔到位。他从基层角度建议:“保险+期货”覆盖面要从单品种的整县覆盖向全品种整县覆盖迈进;以县定损、以县理赔可以完善为“以县定损+精准理赔”;由“保险+期货”向“保险+期货+N”转变,让不同的金融工具能够发挥优势,共同参与到“保险+期货”这项工作中来。

农牧企业在“干”中掌握技能。朱建业介绍,2019年牧原食品也参与大商所的农民收入保障计划,将饲料成本指数的“保险+期货”项目落地。通过实际操作,我们对期货、期权工具的认识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对我们今年期货业务的实际操作非常有用。我们和国泰君安以及中国人保郑州分公司做了收入保障计划,为规避玉米和豆粕价格上涨风险,单独购买玉米或豆粕两个品种的保险。保费的70%由国泰君安先期垫付,30%我们公司自缴。从去年7月底开始到12月份完结,我们分十几次单独对玉米和豆粕进行操作。因为“十一”之前我们没有把握好行情,预判失误,错过了比较好的盈利机会。最终总费用是71万,我们获得20多万的赔付,赔付率大概29%左右。虽然我们通过做这个项目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获利,但是我们认为,在行情下跌过程中,我们规避了买入现货或者直接操作期货对我们造成的损失,这基本就满足了我们业务需求,满足我们采购控制价格风险的目的。对于期货的产业新客户,“保险+期货”项目是最好的大课堂、练兵场。待生猪期货上市之后,我们不仅可以利用生猪期货管理价格风险,还可以利用期权或者保险帮助下游仔猪客户管理风险,这是我们非常想达到的目标。

商业银行在“干”中寻找商机。中国工商银行是2018年和6家期货公司包括人保财险在延长县初次尝试“保险+期货”项目。中国工商银行机构金融部非银机构处副处长胡蔚蔚说,这也是我们初次尝试的“保险+期货+银行+N”的模式。这个N在哪儿呢?就在当地的生活中。当时政府也提供了配套资金,还有核心企业、交割库和种植户。这个模式取得非常好的效果,也为银行参与到“保险+期货”打下很好基础。2019年我们把这个模式引入到工行在四川的四个定点扶贫县,着力解决产业扶贫中价格风险管理j。在大商所支持和帮助下,联合华泰期货在四个定点县做饲料成本价格风险,效果非常好。今年的规模上比去年增长了2倍多。通江县今年生猪参保头数达到54万头。万源县参保蛋鸡企业去年只有9家,今年36家。参与的农户今年达到2万余户,其中建档立卡户是2400多户,比去年增加近5倍。2018年工行在延长县投入保费资金是130万元,去年250万元,今年达到450万元。今年参与的机构主体也有所扩大。平安保险加入进来,期货公司也从从华泰一家扩展到四家,新湖、国投、华西以及华泰。去年因为一家期货公司做,就是一个策略,今年是四家拿出了四种完全不同的策略在四个定点县落地。“保险+期货”提高了我们的眼界。

胡蔚蔚说,“保险+期货”为金融机构提供了非常好的合作平台。在2017年之前银期合作,主要是以资金合作为主,没有嵌入到双方的核心业务当中。“保险+期货”这个模式给这几家金融主体提供了能够相互了解对方核心业务非常好的机会。而且我感觉这种合作大家都是情怀合作。从去年开始,我们初步把“保险+期货”融入到融资当中,主要给定点县的养殖企业包括养殖大户提供贷款。“保险+期货”确实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征信手段。双疫情下养殖企业要复产,有“保险+期货”帮他们把控饲料成本,我们银行可以比较安全的发放信用贷款。我们能把资金给到企业,及时让企业恢复生产,这是比较好的感受。

银行目前遇到的问题是,深入推进“保险+期货”需要建立新的行业认同机制。同时,期货培训也要进银行,才能更好的“保险+期货”嵌入到银行融资当中。建议以核心企业为主来进行融资。企业财务人员也要能向银行宣传期货对企业的作用,让银行的信贷、审批环节都能够有更深刻的认识。以企业的口径去介绍期货工具效果会更好。

保险公司在“干”中越走越快。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农险部副总经理王建国介绍,截至2019年 ,中国人保财险的“保险+期货”的业务已与31家期货公司进行合作,21家省级分公司开办了“保险+期货”业务,为37万农户提供风险保障71亿元,业务规模达到5亿元。从近几年“保险+期货”工作亮点来看,一是业务规模快速增长。二是收入保险规模近两年倍增,中国人保在2019年期货收入保险业务规模达到1亿元,同比增加4500万,占整体“保险+期货”规模21.8%;三是政府的参与度越来越高,尤其配套资金支持比例以及额度上都在增加。到了今年,从整个“保险+期货”的模式上,在横向升级上到了收入保险。在2019年大商所农民收入保障计划,我们中国人保财险成功开展了9个项目。第二个是在纵向模式升级上,一个模式就是“保险+期货+基差+收购”模式,以桦川县为典型代表的县域覆盖模式。第二种就是“保险+期货+银行+收储”模式,在黑龙江嫩江做的5万亩保额3700万元的期货收入保险项目。银行以收入保险作为增信,做了300万元专项贷款。同时,贸易公司与合作社签订保价卖粮的合同,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以收入保险为增信目的,以全产业链金融期货的模式。这两个模式给“保险+期货”更加丰富的内涵和广阔的前景。“保险+期货”作为基础,可以加进来的N实际是无限的,它带来的机遇、机会和保障实际上是无限的。对于“保险+期货”来说,中国人保财险付出很多,得到更多。

王建国认为,要抓紧建立“保险+期货”专业人才的培养机制。从整体化的风险分散和常态化的运营管理来看,人才的培养已经遇到瓶颈。保险端和期货端,应该是共同走专业化人才培养之路。像桦川县,未来要按地块,按土壤商情做承保和理赔。实际上在大商所收入保障计划中,这些思路和想法,试点或者典型案例都已经有了。在内蒙古扎鲁特旗收入保险项目中,就分了旱地玉米和水地玉米,这就是两个保额;旱地玉米又分了南部和北部,这又是两个保额。这实际上就更加聚焦这块土地,从保险来讲,被保险人拥有这块土地和种植玉米保险标的的价值。对此,我们在大商所保障计划中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就是同一个县不同的区域位置,同一个种植品种产量是不同的。而且受气侯条件影响也会有不同。所以,关于这些问题都归类在专业化人才培养上。王建国呼吁,所有参与方应该高度重视人才的培养,而且这种人才的培养一定是跨界式的。

话说回来,那还是要各方继续深入地参与到“保险+期货”的崭新的实践中去。有了今年的共识,我们相信,明年的此时,一定会有更振奋人心的成果在这里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