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农联体”联合出一片新天地

农业龙头企业的品牌资产通过产业链延伸稳定供应方能实现附加值,日趋稳定的合作社、家庭农场需要通过订单农业体现规模效益,广大的农户期待分享更多农业产业化发展带来的红利,这是近年来时时刻刻触动浦东新区各级农业主管部门的事。说到底,这是经历了一定程度的农业产业化培育之后如何走向更高效、利益共享更完善的一件大事。2019年,浦东新区出台《浦东新区关于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年)》,明确以组建农联体为抓手,通过以品牌+主体+基地为基础架构,形成品牌引领、主体联合、产销对接、利益分享的新型农业经营模式。

近日,记者深入浦东新区各个农联体,切身感受浦东新区“农联体”的脉动。

是时候联合起来了

“十多年前我是带着联合起来的美好愿望走进农业领域的,尽管一路碰壁,依然坚持这个初衷,是时候联合起来了。” 上海大河蔬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倪新华说到农联体,很是感慨。

记者了解到,在汽车行业事业有成的倪新华2007年转向农业,形成了一产果蔬种植、二产雪菜加工、三产休闲采摘旅游的格局,大河蔬果专业合作社基地就是一个小的农联体,各个单元独立运营。

2019年成立大河雪菜产业联合体前,大河蔬果专业合作社围绕雪菜的种植、加工、销售及研发创建了“老港”品牌,成功创建了国家雪菜种植与销售综合标准化示范区,并于2018年获得国家农民合作社示范社称号。然而,除了合作社自有的469亩地形成了一二三融合发展的园区,其它原料通过松散联合的方式获得,更谈不上融合发展了。

对于倪新华来讲,浦东新区推动农业农联体的举措如同雪中送炭。

供应链、产能得到了保障后的“老港”雪菜,其品牌效应很快得到体现。农联体当年收购雪菜原料1200多吨,带动周边合作社9家、农户1000多户,雪菜收购签约均价比市场价高出10%。今年雪菜集中收储保鲜项目投产,产能将从1000吨提升到10000吨,预计年产值突破5000万元。

“老港”雪菜是农业加工产品品牌,联合的效益快速体现了出来,那么,对于农产品初级品牌,联合后将会出现怎样的变化?为此,记者采访了“红刚”品牌“少帅”王黎娜。

“红刚”品牌是长三角青扁豆品类中极具影响力的品牌,上海红刚青扁豆生产专业合作社也是浦东新区乃至上海都市农业的一块牌子,合作社批发青扁豆年产值超过了3亿元。

王黎娜告诉记者,“红刚”品牌的成长靠的是和广大社员形成某种联合,通过品质和规模形成竞争力,如果能够紧密联合起来,连接三产推动二产,就能继续做特色小品类农产品的“隐形冠军”。

丰富性和高附加值是都市农业的竞争力所在,做小品类农产品隐形冠军是都市新农人最为看好的发展之路,要走通这条路,前提是实现有限资源的高效利用和高效合作。

“相比而言,上海新农人在合作效率方面占有优势,但在实现有限资源的高效利用方面往往受到限制,浦东新区以农联体为抓手,这步棋是走对了。”浦东新区农业农村委员会主任苏锦山说。

没错,这步棋是走对了。目前已经开展经营的浦东十个农联体都对市场竞争力和效率充满信心,大河雪菜产业联合体更是提出了2022年“老港”雪菜产值破亿的目标。

农户增收更稳妥了

都市农业的土地资源瓶颈和其它农业产业发展优势是如此鲜明,必须形成共识,即都市农业发展不能依赖规模效应,需要发展更多品类,形成品牌竞争合力,同时,更要保障好农民和村集体经济的收入。浦东新区在推进农联体过程中自觉意识到保障农户稳定增收和提高村级集体经济收入的重要性,无疑为农联体“航母”配上了“巨锚”。

上海良元农产品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01年,经历多次转型后成长为提供安全绿色食品的农业企业。良元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浦东新区首批5家农联体之一,农联体的特色是集粮食、水蜜桃及蔬菜三类产品联合于一身,特点是成功探索出定制+分红+保障的农户分配模式。

以粮食农联体为例:年初向农联体成员下达订单,以固定收购价的方式保障农户的第一部分利益;扣除生产经营管理成本后,经营盈利部分10%作为发展基金,30%按照农联体成员销售量分红,30%留给村集体,剩下的30%作为风险基金以丰补歉。

“在这个分配机制下,农联体成员都是为自己干,地位平等,联合的效率自然涌现出来了。” 上海良元农产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良元说。

今年61岁的王良元17岁就爱上了农业经营,从上海街头卖鸡到组建良元禽业再到地产蔬菜、水果,一路打拼,把品牌、品质、品种看得比他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因此创下了有口皆碑的“良元”品牌。当浦东新区开展农联体创建后,他毫不犹豫贡献出了“良元”品牌。

因为“良元”品牌带动和利益推动,良元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快速壮大,今年水稻面积达到5300亩,即便按照去年每斤优质大米订单价3.8元,以及平均每斤8元的销售价,农联体成员和村集体的收入就相当可观了。

清美蔬菜产业联合体依托“清美”品牌及渠道经营浦东地产蔬菜,其利益分享机制和良元农业产业联合体有所不同,采取了订单农业+土地流转+二次分配+就近就业的利益分配模式。

张家桥村是清美蔬菜产业联合体重要基地之一,村委会主任乔华说:“村办企业、工业目前已经没有了,依托清美品牌,土地收益和工资性收入成了我们村农民重要的收益来源。”

当然,保护了农户和村集体经济收入的清美公司也因此构建起了稳定的供应链。据统计,清美订单农业对接的合作社、家庭农场涉及浦东新区7个镇,采购69个蔬菜品种,平均日订单采购绿叶菜50吨左右。

新农人更有盼头了

农业产业化为新农人带来了很多的改变,在如此众多的改变当中,要数“自我实现”最受重视,不仅体现在功成名就的农业企业经营者身上,也体现在合作社成员、家庭农场主身上,而且,随着农业产业的发展,“自我实现”的观念越来越普及越来越强烈。

“自从有了农联体,我又有新动力了,这种感觉真的特别好。”上海越亚农产品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应雄谈到今年成立了越亚西甜瓜产业化联合体,开心得像个孩子。

应雄子承父业从事现代农业,经过多年打拼,“越亚”品牌成了上海瓜果行业拥有B2B供货及向上海市外供货的强势品牌,并成为浦东新区向品质、向稳定的市场要效益的佼佼者。

然而,应雄始终认为,“越亚”品牌可以通过联合更多的合作社、家庭农场和专业大户,通过稳定市场为农民和市民创造更多的利益。

记者通过浦东新区农业农村委员会了解到,浦东新区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19家,区级达标合作社209家,家庭农场539家,认定新型职业农民达3300人,遗憾的是,浦东新区的3家国家级龙头企业带动本地农户占比不足1/3,仅有23家合作社带动农户数在100户以上。

“调研发现,农联体能给予新农人实现自我价值的新动力,而这样的动力必将提升浦东新区农业产业化水平,改变浦东新区农民收入水平与浦东在上海的地位不相匹配的状况。”浦东新区农业农村委员会综合发展处副调研员纪帅说。

浦东新区明确提出,到2022年,构建各类农业产业化联合体20个,带动农民专业合作社150家、家庭农场200个左右,惠及农户约50000户,对接生产基地约10万亩,亩均产值增加15%以上,达到上海市领先水平。

记者采访发现,除了以王黎娜、应雄等为代表的年轻一代新农人围绕农联体实现自我价值,以王良元为代表的老一代农业创业者和以倪新华为代表的中生代创业者也都以各自的方式追求着自我实现,这是浦东新区完成上述目标最坚实的基础。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