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观察| 看“创之道”以小微培训赋能小贷金服

10月29日上午,在导师团队的带领下,来自河北、青海、山西的6名“中和农信——壳牌中国‘创之道’小微企业扶持项目”的第一届“创之道”小微企业管理高级研修班学员第三阶段游学考察走进平遥。他们在山西省平遥县卜宜乡落邑村考察了同期学员王在全的传统石磨香油加工厂。王在全是市级非遗传承人,创办企业4年来,发展也进入瓶颈期。经过参加培训,作为村主任的他,有信心进一步提升农产品经营能力,带领村民稳定增收。

“创之道”是壳牌集团的旗舰企业发展计划。源自1982年英国经济危机期间,壳牌为解决失业率居高不下而推出的帮助小微企业主创业创新项目。38年来,“创之道”已帮助17个国家每年数以百计的创业者、企业管理者参加培训。从2020年起,“创之道”第18个国家之旅在中国启程——携手中和农信,赋能金融服务。“创之道”项目将全面进入中和农信服务体系,帮助小微企业主在创业中成长并实现可持续发展。

“创之道”项目2019年11月启动。2020年1月中和农信成立“创之道”工作坊,制定与落实项目实施方案。5月,中和农信从其分支机构推荐的百余名小微创业者中遴选了23名从事生态环保农业以及非遗行业的创业者,举办了开学典礼。7月进入第一阶段,完成了近40次的网络直播营销课。8月进入第二阶段,来自七省(区)的18名学员在北京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面授课程。10月进入第三阶段,组织学员及导师前往甘肃榆中和山西平遥进行结业游学考察。其实,这个培训的程序并非独创,有创意的是这个培训的组织形式。企业培训与中和农信的金融服务相结合,实现了小微培训赋能小贷金服的创举。

中和农信是一个创新企业。2008年,他们从中国扶贫基金会小额信贷部转制成为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时就确立了企业宗旨:为不能充分享受传统金融服务的县域内中低收入农户量身定制以小额信贷为主的多元化金融服务产品。2019年,已经是蚂蚁金服控股的中和农信遇到发展瓶颈,业务增速放缓。公司提出2020年战略要“变”,由单一的小贷业务变成以信贷业务为核心,小额保险和中和农服为辅助的“一体两翼”战略,以更好地践行“打通农村金融最后100米”的使命。一年的“创之道”实践表明,创业培训由于强化了中和农信小贷业务的陪伴功能,是金融服务的有效延伸。

“创之道”是一场检验,一场对“中和农信”服务模式的生存力的检验,也是对社会企业参与培训市场能力的检验。每个市场主体目前都面临着创新压力,而合作创新是最基本的模式。一方面,在国家扶贫政策推动下,近年来各大型国有商业银行都开设了普惠金融业务,尤其在小额贷款方面,银行和农村信用社系统普遍推出了低息小额贷款,优化了贷款手续,“不能充分享受传统金融服务”的农户越来越少了。今年以来,中和农信的在贷户数一度就有明显下滑。另一方面,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开发农村人力资源。重点围绕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整合各渠道培训资金资源,建立政府主导、部门协作、统筹安排、产业带动的培训机制。探索政府购买服务等办法,发挥企业培训主体作用,提高农民工技能培训针对性和实效性。”2017年以来,农业农村部累计在国贫县投入农民培训资金18.3亿元,累计培训脱贫带头人和贫困户83.3万人。2020年,投入力度、覆盖范围和支持政策只增不减。面向贫困村培养“一村一名产业脱贫带头人”。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实现52个未摘帽贫困县和5个定点扶贫县扶贫培训全覆盖。“创之道”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找到了合作的契机。

中和农信的客户现在大多都能申请到银行的小额贷款,不少也都参加了政府组织的培训,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被“创之道”吸引?中和农信山西区域管理部总经理、山西中和农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云德说,中和农信进驻山西20年来,在支持扶贫、小微、三农方面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特别是通过“陪伴式服务”帮助客户进入良性发展轨道,形成了中和农信独有的特色。“创之道”小微企业扶持项目是针对中和农信小微企业主们量身定制的,非常适合我们需求。张云德所说的这个“量身定制”,就是在中和农信,对客户的培训没有“时间表”。课程有结业的时候,但是中和农信是客户身边永远的“辅导员”。学员们更为珍惜的是,客户之间的“抱团取暖”交流模式也是重要的再教育再合作的平台与资源。

45岁的李俊星来自河北巨鹿县官寨乡何寨村,注册了“中方家庭农场”,是中和农信河北巨鹿分支的老客户。他初中毕业,靠自学取得大学文凭。目前农场经营耕地240亩,其中100亩是投资200多万的高端果蔬大棚。此外他还经营了2000亩订单粮食。他研究利用牛奶做叶面肥,用中草药防治病虫害,独创绿色品牌。2016年以来,他参加各级政府组织的展销会,果蔬产品年年获奖。他也参加了政府组织的各种培训,获得了新型职业农民证书,成为科技致富带头人和联盟组织的负责人。两年来,他的免费直播课时长超过了450小时,累计在线观看3万多人次,在村里现场教学200余场。像李俊星这样的“成功人士”还需要参加“创之道”培训吗?非常需要。他说,搞果蔬产业不能盲目依赖龙头企业,必须自己脚踏实地探索市场。参加“创之道”培训让他找到了新的切入点,打开了新思路。过去经营家庭农场更多关注点在技术上,现在认识到了品牌建设和财务管理的重要性。特别是财务管理这个短版,一定要抓紧补上。他白天学习,晚上和学员聊到深夜,还带动儿子一起学。他是本届培训班最善于交流的一个学员。

河北省巨鹿县睿龙家庭农场主焦彦周也是2016年参加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并获得证书。2017年成立并加入巨鹿县新型职业农民创业联盟,任理事,并参加了中国农业大学职业经理人培训。2018年成立邢台市职业农民联合会,任监事,并联合其他新型职业农民成立了巨鹿县沃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有机肥。他2016年办家庭农场时有500亩耕地,目前只保留了300亩小麦。他说,目前种粮食没有大问题,他们为今麦郎订单种植强筋小麦“师栾02-1”。今年收益最好,亩利润能达到千元。种粮收益有国家政策和企业订单双保障,比较稳定。但是想多种经营增加收入就比较难了,基层没有形成发展粮食生产那样的政策环境、市场环境和管理能力。2016年当地发展苗木产业,他种了120亩的果树苗木,买时每株100元,现在卖是每株5元,亏损30多万元。今年的鹌鹑养殖因为新冠疫情运输限制,也亏损了20多万元。他说,我们农村经营组织特别需要“创之道”这种系统的陪伴式辅导,我们才能成为政府决策的助手,才能保护农民创业增收的积极性。56岁的他是本届培训班最年长学员。

中和农信的金融服务面向的是“不能充分享受传统金融服务”的县域内中低收入农户,同样,目前国家面向农村的培训工程也是不可能做到“普惠”。2020年6月3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做好2020年高素质农民培育工作的通知》,按照农业农村部、财政部的要求,对做好今年高素质农民培育工作进行了部署。今年“优先满足粮食和重要农产品生产培训需求,重点支持生猪生产恢复发展三年行动、大豆振兴计划、奶业提质增效行动等工作人才需求。县域围绕2—3项主导特色产业集中开展全产业链培育。”可见,政府培训工程更大的意义在于政策导向,农村广大人群的培训,需要广泛有效的社会补充。

祁生红是中和农信在青海省大通县的一个贷款客户。1998年,29岁的祁生红在矿洞坍塌中砸伤了脊柱,后半生只能轮椅为伴。没有固定收入的祁生红一家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2016年,祁生红开始学习手工编织技术,后来开了一家手工坊。2019年,村里为他免费提供了创业场地。几年时间,他培训了200多残疾人、贫困户、留守儿童,其中40多位残疾人、贫困户都在他的手工坊干过。祁生红先后遇到资金、销路、管理等困难,中和农信帮他贷了款,现在,又为他提供了“创之道”免费培训。参加培训期间,他对产品重新定位,又注册了专业合作社。现在,他对合作社的发展充满希望,更对中和农信产生了依恋。

32岁的赵迎龙是平遥县林泉村人,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当过水暖工,学过厨师,开过货车。2010年结婚后留在农村,也揽了不少活,但收入都不稳定。2018年8月中和农信一推出“中和金服·极速贷”APP他就下载了,夫妻两人授信额度达到3万元,两年申请贷款累计18.4万元。今年他在落邑村租房办了一家“全盛现磨面粉”作坊,6月又在县城开了一家面粉店。他告诉记者,中和农信放款快,手续便捷,没有套路。这几年口碑很好,特别是服务好,即便利息高点也是在这里贷的多。他从客户经理那里听说了中和农信的“创之道”培训,希望自己明年也能参与进来。

毋庸置疑,中和农信的金融服务优势并没有被传统金融机构取代,因为客户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了,更是“陪伴式服务”,是“发展中辅导”。 “中和农服”探索的也不是“非金融类服务”,而是“陪伴式服务”的再拓展。对于农村小微企业主来说,他们有了资金支持后,缺的是创业安全支持。他们需要有人来“扶倒”。“创之道”项目的最大特点就是“辅导”。中和农信有5000名土生土长的客户经理,这种其他金融机构不具备的“基础设施”,给了他们创业安全感,如今再加上“创之道”这样的创新,就给了他们发展安全感。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统筹发展和安全”的新观念,可以预见,“创之道”在中国的社会效益必将在以后的实践中逐步走进人们的视野。

“创之道”的培训模式,也期待“政府购买服务”。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