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观察| 你现在开始做风险管理了吗?

今年是中国期货市场成立三十周年,期货市场越来越成为实体经济规避价格风险,实现稳定经营的利器,期货市场的风险管理功能在极端行情下一次又一次得到检验。截止目前,我国已经上市了90个期货和期权品种,基本覆盖了农产品、金属、能源、金融等领域。目前我国期货市场的资金保有量突破8200万亿元,资金量和持仓量都创下历史新高,其中机构投资者的资金占比超过了六成,持仓量占比超过了五成,已经成为市场的主要力量,我们中国期货市场的机构化的趋势越发明显。在此背景下,大力促进各大产业的期现联动,推动跨界融合,服务实体经济,实现六保六稳,更是急需突破的问题。

据大连商品交易所产业拓展部总监程伟东介绍,大商所是中国重要的期货交易中心和中国最大的农产品、塑料煤碳和铁矿石交易市场。在致力于产业服务的同时,高度重视市场各方参与者的培育和发展,通过推动产融合作,促进产业企业和投资机构的良性互动和协作共赢。近年来,大商所深耕农业板块,不断创新产业服务的模式。自2005年开始率先开展“千村万户市场服务工程”和“公司+农户”,“期货+订单”试点,到2015年首创“保险+期货”模式,连续五年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为我国农业风险管理体系注入新鲜血液。2018年在“保险+期货”基础上,集纳“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收购”等多种形式,整合期货公司、保险公司、商业银行还有产业企业等多类型机构,覆盖种植、养殖等多个板块的大商所“农民收入保障计划”成为产融结合服务农业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成功典范。截止目前,累计推动了38家期货公司,6家期货公司和6家商业银行开展了183个项目,覆盖全国25个省区,累计金额8000多万,共服务产业企业171家,这里面大多是产业的龙头企业。

11月28日,由大商所支持银河期货主办的第二届产融结合服务实体经济高峰论坛在上海举办,其中两位期货从业者呼吁产业界能听听他们的声音。

永安期货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石春生:

期货市场服务产业高质量发展

我觉得遗憾的是,我们很多产业大会,最后还是谈怎么判断价格。我从业28年,近十多年基本不敢判断价格。现在期货公司的子公司越来越多地去学习产业,而很多产业企业却摒弃了它的优势,天天还在判断价格。到了企业非常重视我们的时候,基本是到这个价格他已经无法承受了。我们的玉米跟国外差了将近五百块钱的差价,很多深加工企业的终端产品能传递下去吗?它的原料怎么控制成本?

实体经济如何与衍生品共成长?这是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近几年很多产业面临价格倒挂,甚至有的竞争对手出现高买低卖。过去低买高卖是高手,现在高买低卖是高手。看不懂对方是怎么玩的,对方怎么这么多的上下游,远期定价、一口价、基差定价、保底价等等。所以很多企业已经开始关注期货市场。当我们进入到一个产能过剩的周期,企业如果不发挥自身在供应链、产业链的优势,合理利用好衍生品给上下游提供服务,还是博弈价格,赌价格,你肯定是要被整合的。随着衍生品的运用,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很多行业无论从贸易方式、业务模式,都要重构。我们很多企业注重制度、产权、科技的创新,但是提高核心竞争力,衍生品都是你重要的一个抓手。现在期货公司子公司目前主要做期现业务、做市商业务、场外业务。我们的体会是,你的定位是非常关键的。如果因为受到价格冲击匆忙进来,一定走不远。利用衍生品的定位是什么?这是产业企业、机构投资者要考虑的问题。

期货公司如何服务实体经济?我们的子公司去年以来已经有将近两百亿的贸易额,主要业务就是给产业做合作套保,做场外等等,这方面需求越来越强烈。从国际市场来看,场外市场也远远大于场内市场,做不了的事情都在场外做市商之间对冲,满足一些个性化诉求。现在很多实体企业条块是分割的,像农产品的油脂行业,如果不用衍生品去挣加工费,现在这种价格波动很多企业就被洗出去了。这就给我们专业机构提供了机会,我们的基差、合作套保、仓单服务、场外衍生品,在解决客户需求上,市场空间非常大。期权业务市场空间也非常大,当年我们在“保险+期货”上已经体现了它的价值。去年我们做了31单,其中10单左右是几个交易所支持,其他20多单都是我们市场化运作。产业和机构投资者也从中看到了期货公司的服务价值,今年将近500家上市公司也参与进来。利用期货公司子公司的专业服务的时代已经来了。

我们现在面临怎样的阶段呢?今年年初整个期货市场资金保有量就4000多亿,到目前8200亿,历史上没有过的。而且65%—70%都是机构投资者和产业。因为中国改变了大宗商品的整体格局。这十年实际上大宗商品走的是熊市,很多农产品价格是四年前的。豆油、玉米、橡胶、棉花,这些年都是这样的。专业投资者看到了它的投资价值,而金融机构进来跟产业还不同,过去以散户为主的阶段,市场追涨杀跌,看技术,听消息等等。这几年很多行业、很多品种是贴水的。因为基差一套进去就不动了,无论产业,无论我们的子公司,基本上以套利、对冲为主。但是机构投资者可能从资产配置、风险管理角度又是一种逻辑。江浙一带很多资产管理公司纷纷成立期现公司去深耕产业,去了解真实的供求关系。而很多产业摒弃了自己的优势,去判断价格。这方面产融结合是非常有必要的。

有人说,行情都让你们做期货的给搅了。我认为,现在没有一个行业组织能够控制得了价格,尤其在中国这样分散的市场,价格还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期货市场有助涨助跌的功能,这正是给我们实体企业的机会。未来中国一定会诞生大宗商品的投行。区块链技术,智能仓储,对中国打造大宗商品投行提供了条件。很多中小企业不必搞自己太专业的团队,把你的风险敞口卖给风险管理公司就行了。我觉得这个时代也到来了。

银河期货大宗商品研究所负责人周伟江:

利用衍生品工具服务产业风险管理

我从业15年。在服务一家企业的十年里,这家企业换了三任期货负责人,换了两任分管期货的高管。十年之后,今天我还需要给这家企业培训期货基础知识。我发现企业不认同现代风险管理工具,核心原因是企业的管理体系问题。国外的大宗商品公司从诞生起,期货就是他们决策必要的参考。而国内上市公司目前只有8%参与期货。国内企业是有了非常成熟的现货体系以后才有了期货市场,所以,想要“加楔子”阻力非常大。至于人才问题,如果一个公司有非常成熟的体系,人才其实是非常容易产生的。由于十年间没有哪个传统行业整个构建起了企业风险管理架构,最后,一批又一批优秀人回到投资市场。

2017年国内开始上期权,当初大家认为期权是非常广阔的市场。但期权市场绝大部分的成交和持仓都是金融行业,大宗商品的场内期权交易量很少。如果想把场内期权作为期货公司业务开拓市场是不行了。2017年我第一次接触大商所企业风险管理计划,那时候我更多地是用开发场内期货的套路来理解企业风险管理是什么。从去年开始,银河期货逐渐明确:研究员的定位就是做企业风险管理,做企业衍生品的风险经理。路径是首先用期权。最好的办法就是企业把风险管理要求交给期货公司,由期货公司子公司解决风险对冲问题。我们跟客户沟通的时候不谈期权,只谈含权贸易、二次点价、比例期权等等。每类企业适用什么策略,我们内部设置了风险管理词典。

比如每个企业都想高价卖货,一般的用期货工具是实现不了的,只能用期权,它可以让你实现高价卖货的诉求。如果纯粹用一个平值或者实值期权,价格是很贵的,这时候要做组合期权。做组合期权的时候也不必告诉客户组合期权是什么,只要用这种工具,就很容易生成标准化的产品。比如说到了冬季,企业库存逐渐增加,这时期货价格如果很高,就有对库存保值的需求。我们就可以设计出比当前价格高5%甚至更高比例的风险管理工具,对你的库存进行保值。我们在设计这个避险策略的同时,已经把对你不利的所有风险同时覆盖掉,解决掉。

农产品加工企业经常会做点价,时机稍微抓得不合适,可能就没有利润。这时特别适用期权工具。我们设计的策略是“二次点价”,对豆粕、油脂类加工企业尤其好用。企业最担心点完之后价格跌下来了,二次点价让你零成本获益。而风险就是如果二次点价后价格继续疯涨,你可能挣不到额外涨价的钱了。但依然有解决方法。所有的策略都可以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组合比较多。一个策略可以利用四到五个期权工具。然后结算可以只涉及现货,企业如果不想做期货、期权都没有关系,可以把货卖给我,我们通过现货合作的形式实现企业的诉求。最后就是容错性比较高,签合同那一刻,企业未来面临哪些风险,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很清楚为产业服务的得与失。一是我们需要时间的付出,用新的工具帮助企业解决问题,需要耐心的等待。二是我们要坚守期货公司子公司的业务导向。现在子公司的运营模式很多元,有的只靠个股期权一年可以挣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利润。而服务实体经济我们收获的是成长。我开始也觉得期权非常复杂,但跟企业接触之后,尤其是抛开期权,放下曲线,真正去解决了客户的问题的时候,期权反而就不复杂了。行业发展,需要所有人共同服务,需要所有人共同用长时间来服务我们的实体企业,尤其是服务我们的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确实没有人才。目前,期货公司子公司这个平台力量比较弱小,需要跟整个行业产业一起,花长时间共同磨铁杵,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