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国际贸易高质量发展基地首场片区交流活动成功举办——
“转折之城”绘蓝图 扬帆远航风正劲

红色基因,绿色生机。7月11日-14日,农业国际贸易高质量发展基地(以下简称“国贸基地”)首场片区交流活动在贵州省遵义市举办,来自西部片区各省(区、市)农业农村部门负责人和国贸基地企业家代表,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北京海关、中国质量认证中心等部门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商我国农业国际贸易高质量发展路径。

“我们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农产品贸易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而西部又是我国战略大后方,选择在中国革命的‘转折之城’举办这次交流活动,对于帮助西部基地强能力、筑信心,进而整体提升农业国际贸易高质量发展水平,具有重大意义。”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副主任宋聚国说到。


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茶农在采茶。林明 摄


位于贵州省遵义市凤冈县的永安镇田坝村是西南地区最大的有机茶生产基地。侯刚 摄

提质量,强效益,着力打造农业国际贸易高质量发展排头兵

“我们从2017年开始做出口,最开始一年出口额只有几百万元人民币,2020年出口额已达到8000多万元了,今年应该能突破一个亿,产品主要销往东南亚、欧盟等地区。”位于遵义市凤冈县的黔雨枝生态茶业有限公司是凤冈最大的茶叶出口企业,今年被农业农村部认定为国贸基地。公司负责人任斌告诉记者,严控产品质量是公司出口快速增长最重要的因素。“我们的茶园都安装了高清摄像头,打开手机APP就能实时监测有没有违规施打有害农药化肥的情况。国际市场都认可我们的茶是干净茶、放心茶。”

遵义市农业农村局负责同志介绍说,为切实保障茶叶质量安全、提升茶叶出口水平,遵义市积极扶持龙头企业、核心基地开展欧盟标准农残筛查检测,不断提高茶园认证的质量和数量,全市已建成雨林联盟认证茶园9.55万亩、欧标茶园16.37万亩、有机茶园面积6.66万亩、绿色认证茶园19.964万亩,湄潭县、凤冈县、正安县、余庆县成功创建国家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茶叶)质量安全示范区。今年前四个月,遵义市出口茶叶237吨,同比增长117%,出口额4958万元,同比增长60%,占全省同期出口茶叶总量的62%。

遵义茶叶出口的逆市上扬是我国农业国际贸易发展迈上新台阶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我国农业国际贸易规模不断扩大,具有比较优势的农产品出口潜力得到快速释放。农产品贸易额由2000年的243亿美元增至2020年的2468亿美元,年均增速12.8%,成为全球农产品第一大进口国、第五大出口国、第二大贸易国。

同时,贸易结构不断优化,农产品出口目的地更加多元。2020年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64个国家农产品出口额272.4亿美元,占农产品总出口额的36%,较2016年上升5个百分点。

在产业发展平台上,已经启动建设国家农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和农业国际贸易高质量发展基地,今年首批认定的115家国贸基地,年出口额超过60亿美元,占我国农产品出口总额的8%左右,获得省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认定的占三分之二,市场涵盖日韩、美欧、东盟、中东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名副其实的农业国际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排头兵。

搭平台,强服务,积极应对农业国际贸易新挑战

尽管我国农业外贸基本盘总体保持稳定,但我国农产品出口自2019年以来已经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农产品出口面临高成本、高关税、人民币汇率升值等诸多压力。交流活动中,多位专家学者围绕疫情影响、贸易壁垒、汇率波动、地缘政治等深刻影响农业国际贸易的因素展开深入分析研判。

从外部环境看,近年来,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逆全球化呈现加剧态势,尤其是2018年以来,美国发动贸易战,对我国出口农产品进行定向打压。“以美国301调查为例,对我国出口美国的涉及1170个税号的农产品加征10%甚至25%的关税,几乎覆盖所有农产品。”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副会长于露说,这直接导致我对美国市场出口严重下滑。

同时,疫情导致的流通不畅、成本增加、跨境商贸活动受阻等直接影响也持续存在。2020年5月以来,国际海运成本大涨,今年5月全球集装箱运价指数(WCI)同比上涨3.8倍,刷新历史高点。对此,记者采访的多家企业代表都表示飞涨的海运费导致了订单和利润的双双下降。

“我们的茶叶主要销往美国,以往正常年份一个柜的海运费在3000美元左右,现在已经涨到20000美元,就这还一柜难求。”贵州贵茶集团有限公司外贸部副经理王泽琴告诉记者,贵茶集团主要出口高端茶叶,产品单价较高,尽管利润被海运费摊薄,但还可以维持,有的小规模企业已经不敢接订单了,被迫放弃了海外市场。

对此,重庆市鱼泉(榨菜)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印辉深有同感。“目前船公司给我们的报价是每吨15000美元,榨菜产品货值本身不高,运费接近货值三分之一,确实给我们这样的出口企业造成很大压力。”

“农产品单柜货值相对偏低,海运费占出口成本比重大幅增加,企业库存周期也被动延长,从原来的20天增长到目前的40-60天,部分中小出口企业由于资金压力被迫退出市场。”于露告诉记者,“情况更为严峻的是,从去年6月份起,人民币汇率震荡走高,到今年5月底累计升值12%,挫伤了外贸企业的出口积极性。”

从自身条件看,尽管我国有2万多家农产品出口企业,但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产品附加值低、缺少自主品牌、核心竞争力较弱、不懂国际营销等情况普遍存在。因此,打造国贸基地,并以此为依托,搭建同业交流平台、宣讲贸易政策与国际规则、强化出口促进公共服务,正是帮助农产品出口企业加快提升竞争力的重要举措。

补短板,强能力,抢抓农产品国际贸易发展新机遇

应对挑战与压力,核心在于千方百计提高市场主体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最要紧的是加快补齐短板,倒逼产业转型升级,提升软实力。对此,专家们从不同角度频频支招。

“国际认证认可是市场经济的‘信用证’,也是国际贸易的‘通行证’,出口企业积极申请国际认证,有助于打破市场和行业壁垒,促进贸易便利化,减少制度性交易成本。”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农食产品认证业务发展部部长姜南说。

北京海关一级巡视员冯学平则从海关AEO(经认证的经营者)互认的角度给出建议。“认证企业可以享受互认国家双方海关的通关便利,包括优质的服务、较低的查检比率、较短的通关时间、简化的办事流程、有效的降费措施等,从而提高产品的国际贸易竞争力。”冯学平介绍说,目前我国已与18个经济体、45个国家(地区)签署了AEO互认安排,正在加快推进与20余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重要贸易国家的AEO互认工作规划。

此外,技术性贸易壁垒也是我国农产品出口中经常遭遇的问题。“发达国家农产品技术性措施覆盖率接近100%,一些不合理的措施给我们农产品出口造成较大损失。”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产业安全处副处长李婷提示说,企业在遇到技术性贸易壁垒的时候要积极应对,“双边沟通谈判、WTO通报评议、特别贸易关注、WTO争端解决程序等都是有效的应对手段。”

要积极应对挑战,更要勇于抢抓机遇。

“要充分利用自贸协定带来的红利。”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区域贸易处副处长马建蕾说,“伴随全球最大自贸区RCEP签署,我国已经与26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稳定的优惠贸易安排。企业要充分了解自贸协定降税安排,积极谋划跨国农业产业链价值链布局,主动谋划市场,提升竞争优势。”

于露认为,对健康食品的需求是当前我国农产品出口应当抢抓的机遇。“在全球疫情大流行背景下,国内外消费者对健康食品的需求将进一步增长,功能性食品、植物性蛋白、天然食品、有机食品面临出口机遇。”

此外,与会专家还从农产品出口跨境电商及海外仓运用、农产品跨文化品牌传播以及人民币汇率风险规避及汇率工具运用等方面出谋划策。

“通过这次学习,我们对国际认证、优惠政策、风险规避、信息搜集和查询等有了更加系统全面的认识。”重庆市鱼泉(榨菜)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刘心发说,“以后即使遇到问题和困难,我们也知道了解决方案和渠道,对未来的产品出口更加有信心和底气。”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彭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