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废除农业法案折射印度经济社会痼疾

近日,印度总理莫迪正式宣布决定废除3项农业改革法案,并敦促参与抗议的农民尽快结束抗议,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自此,长达一年多的印度农民抗议活动终于以印媒所称的“农民的胜利”而结束,莫迪领导下的印度政府当初所推出的农业改革法案几经波折,最终仍难逃黯然离场的命运。

一年前,印度政府推出了3项农业改革法案,即《2020农民(授权和保护)价格保证协议和农业服务法案》《2020农产品贸易和商业(促进和便利)法案》和《2020年基本商品(修正)法案》。然而,法案一经推出便饱受争议。

这3项农业改革法案最主要的内容是政府放松对农作物价格的管制,取消由政府为保护农民权益而强制设立的最低收购价。根据政府的解释,上述法案可以废除“中间人”制度,允许农民将农产品自由出售,从而免除手续费和课税。然而,印度农民普遍认为,这3项农业改革法案将让农民失去政府定价的保护,让大企业拿到定价的权力,从而使企业更容易压榨底层农民的利益,最终只会将农业不可避免地推向私有化,企业成为最终获利者。很快,来自旁遮普邦、哈里亚纳邦和北方邦的农民聚集在一起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要求废除农业改革法案。

res04_attpic_brief (2).jpg

印度阿萨姆邦的一个村庄遭遇洪水。    

起初,莫迪拒绝与抗议农民谈判,后来在抗议活动的巨大压力下,政府只能一次次答应农民团体所提出的条件。事到如今,莫迪政府终于宣布撤销这3项法案,并向民众致歉。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印度政府先是颁布改革法案引来抗议,最后在抗议下废除法案,看上去像是一出十足的闹剧,只是这闹剧背后多少也能看出莫迪在其任期内的经济改革之痛。

许多外媒分析称,莫迪最终妥协让步的直接原因是执政党当前选情不容乐观。一年间,针对改革法案的农民抗议不断升级,同时新冠肺炎疫情在印度国内反反复复,阿富汗局势也发生巨变,种种因素都让莫迪政府的民意支持率一步步滑落到危险境地。2022年是印度的选举年,而农民是印度最大的投票群体,抗议农民来源地之一的北方邦对于执政党而言更是选举要地。如果莫迪再不放低姿态,可能会使其所在的印度人民党满盘皆输。当然,放弃法案本身也有弊病,因为选择向农民妥协,莫迪的“铁腕”形象无疑将遭受较大打击,党内威望也会受损。而且法案的流产也将让执政党失去相当一部分大资本集团的支持。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执政党确实不敢冒险继续力推法案,只好“断臂求生”,先把农民稳住,改革的事从长计议。已经废除的争议法案本身对于整个国家而言到底利弊如何暂且不论,但这次失败无疑是莫迪在经济改革道路上的一次重创。执政党对于选票总是抱有顾虑,莫迪因此并不能如他所说的那样大刀阔斧进行经济改革,农业改革法案的彻底失败亦是这种顾虑的无奈后果。

除此之外,印度经济社会的痼疾之深,也在这次法案的失败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一位印度农民抗议活动的领导人曾向媒体表示,如果法案通过,企业肯定会获得定价权,之后农民就将失去土地和收入。他还说,农民不信任大企业,政府设想的市场机制只能在贪腐行为少、监管力度大的国家运行,但在印度不管用。定价权从政府手中交出,政府认为这是市场自由,而农民满眼看到的只有企业垄断,这说明当前印度农业市场的问题很多、很严重,可以说并没有进一步自由化的成熟条件。莫迪所推行的经济改革本就希望能够彻底根除这些痼疾,然而长久存在的资本沉疴现在反而让印度在经济改革的道路上处处碰壁,颇有一种“病重难医”的苗头。

3项农业改革法案撤销后,莫迪政府仍可在社会福利、基础建设等其他民生领域努力赢回一些选票,然而经济改革所面临的重重阻力并未得到根本缓解。这些问题拖得越久越难解决。印度这一年的农民抗议活动出现了不少死伤者,如果这并不能帮助印度冲破桎梏实现自我进化,想来多少令人唏嘘。

作者:施普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