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泗县:“清单+网格”贯通基层公共服务链条

“这件事该找谁解决?”这是安徽省泗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县综治中心)主任夏鑫常听到的一句话,来到县综治中心反映问题的群众十有八九都会问这句话,大部分还带着情绪,称找谁谁不管。“就像链条的两端——一端是老百姓问,这事该找谁解决?另一端是乡镇或者村(社区)反馈,这事我们能管吗?权责不明导致解决问题的链条断裂,老百姓找不到人,基层单位不知道自己的权责界限,部门间也鲜有互动。这需要有一个接洽双方的媒介或者一种机制,连接每一个环节。”夏鑫介绍。

有效的制度就像多米诺骨牌装置,一个很小的初始能量,就能推动问题一环扣一环地全部解决。为了让基层治理实现“多米诺效应”,2020年,泗县从县到村布局清单制治理模式,同时加强基层网格化管理机制。“清单,给每一项工作写好了‘说明书’,网格员和代办员成为群众和基层治理单位的连接点,两项制度相互交融,贯通基层公共服务环节。”泗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赵光勇表示。

探索:派单制到清单制

2019年年底,泗县县委政法委在各村镇进行走访,了解到岗位责任不明、干部为民服务无方向是群众反映强烈的治理难点。“群众有事,村里说不知道哪个部门负责,找到乡镇,乡镇说这事儿得村里管,老百姓再回村办理。要是有互相推诿的情况,这皮球又踢给老百姓。”赵光勇介绍。泗县为此设计了“派单制”治理模式。实行了几个月,起到一定效果,但效率不高。派单制是一事一议,每一单甚至每个环节都需要县里“推一把”,没有在制度上理顺办事流程和压实责任。

2020年4月,泗县下发《泗县加强基层网格化社会治理机制的意见》,在全县15个乡镇187个村(社区)设立了2000多个网格员岗位,拉起了一张“服务网”,方便群众随时找到对接人。同年7月,泗县下发《泗县推行服务“清单制”实施的意见》,要求各村(社区)将困难人员低保办理、残疾人救助、临时救助申请服务、人民调解服务等服务事项纳入公共服务清单中。

随后,泗县每一个村的村委会都贴出了公共服务清单,列有每一项事务的责任单位以及代办员的姓名、联系方式,自此,派单制转变为清单制,2000多个网格员成为对接群众需求的“站点”,形成了基层服务运行网络。

制度:村级事务办理有了“说明书”

墩集镇石梁河村的村委会服务大厅里贴着该村的公共服务清单,上面列有民政社保、食品安全、安全饮水、红白喜事、电力服务等17大类的服务项目,每一大类都分为若干小项。清单上的服务小项密密麻麻将近100项,几乎涵盖了乡村生活的方方面面。以民政社保这一大类为例,该大类分为养老托残服务申办、丧葬费补助办理、社保卡代办等13个小项。每一个小项都标着镇责任部门的联系人姓名、电话以及村代办员的电话。同时,这张表格里还有9个网格的网格长以及网格员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这就像一张说明书,你办事要找哪个人、怎么找,都一目了然。”石梁河村蒋王庄网格长付金斗说。

付金斗最近正忙着给村民办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缴费事项。“我们村的村民付飞常年在上海工作,他通过微信把需要缴纳的费用给我,我帮他交钱办手续。整个儿过程,他只需动动手指。我办事也方便,新农合缴费怎么办、找谁办,都在清单里。”付金斗说,他已经帮50余名村民完成新农合费用缴纳。

上个月,身有残疾的村民尹某联系付金斗说,他的轮椅坏了,需要向镇残联申请一部新轮椅。付金斗到村委会查看清单,马上找到了镇残联的联系人和村代办员的联系方式。“我给村代办员打了电话,把相关手续发给他,轮椅很快就被送到了村委会。我把轮椅送到尹某家里,前后不到一周。”

在清单制的推动下,网格员、代办员以及相关单位形成服务“接力”链。当村民有了需求,只要找到网格员就相当于按下了问题解决机制的启动机关,网格员接单后,将任务交给代办员,代办员按照清单的指引逐步落实,事情的解决如摧枯拉朽、一气呵成。

考核:村干部绩效百姓说了算

屏山镇镇长王凤仙表示,清单还将村、镇两级各部门的责任定得稳稳地。“哪个部门再想说‘这不是我的事’,都张不开嘴。那清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部门的名称和负责人的名字。”王凤仙认为,这才是清单制最大的优势,“清单不仅仅是‘说明书’,也是‘责任状’。”

大庄镇曙光村村民孙远贺经营着一个家庭农场,有一片占地60亩的蔬菜大棚。孙远贺大学毕业后,曾经在上海打拼过几年,刚回到家乡时,他一度产生了心理落差。然而这一年,他的想法有了变化。“在村里办事的方便程度超出我的预期。”孙远贺介绍,他的大棚以前使用临时用电,只是从家里拉一根电线解决照明等问题。最近,政府打了灌溉机井,他想使用机井就要改电。“没想到通过微信和网格员说了一下,第二天就有人上门服务。”孙远贺想到在大城市生活的压力,不禁感慨,“还是老家过得惬意。”

赵光勇介绍,以清单制打通村级服务的脉络之后,泗县的老百姓普遍认为生活更加便利,然而真正让老百姓说话算数,还得制度“撑腰”。根据《泗县推行服务“清单制”实施的意见》,村干部干没干事、干多干少、干好干差,由群众评定。“每年乡镇组织群众代表给村干部打分,分数与薪酬挂钩。用制度落实干部责任,让老百姓说话算数。”赵光勇表示。

据了解,泗县实施清单制和网格化一年多以来,到县综治中心反映问题的群众减少了30%,村级公共服务普遍得到百姓认可。

作者: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李婧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