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托管为什么那么火?
——广东茂名推进农业生产托管助推现代农业发展探析

农业大市广东茂名,今年初开始全面推进农业生产托管,现在农业托管的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

土地细碎分散、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农民组织化程度低、土地收益少,导致土地撂荒严重,一直是茂名发展现代农业的掣肘之痛。如何实现农地集中连片,考验着茂名执政者的智慧。

今年以来,茂名市积极探索实施农业生产托管项目,通过集中农业生产托管需求,倒逼农地集中,推进撂荒地复耕,实现适度规模经营,助推现代农业升级发展。项目实施后,效果十分显著。仅上半年,茂名市成功推动撂荒地复耕复种水稻2万亩以上。

农业生产托管行业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机遇期。目前,茂名市已有农业社会化服务主体2738个,服务范围覆盖全市72个镇(街道),今年上半年,农业生产托管面积超73万亩,服务农户16.8万户,建设示范基地14个。

农业生产托管缘何如此受欢迎?记者近日在茂名各地进行了采访,试图厘清农业生产托管大热背后的必然性。

算一算,还是托管更合算

十一月,茂名市化州石湾街道办旺竹圩村委会大坡村的“化州市水稻生产托管示范基地”里,禾苗生长旺盛,一眼望去,郁郁葱葱,仿佛一片绿色的海洋。

很难想象,几个月之前这里还是一片起伏不平、杂草丛生的撂荒弃耕之地。

“自己种地真的不合算。”谈起为何弃耕,旺竹圩村民赵燕春掰着手指头,算起了一笔账:“种一造水稻要打田、育秧、下肥、除草、收割、晾晒……单算农资,整个过程需要采购种子、农药、除草剂、尿素等,算起来投入大概需要590元。而一亩一造产量约为800斤干谷,按每斤1.3元来算,收入约1040元。不请劳动力,自己亲力亲为,一造稻谷的利润有450元。如果从外头请人,那肯定是亏本的。”

旺竹圩村委会书记潘伟权告诉记者:“化州是建筑之乡,老乡们出门打工的机会很多,到工地做工一个月都有5000来元收入,收入比在家种地高。农村家庭里有劳动力的成员几乎都出城打工了,请人种地又划不来,干脆就撂荒算了。”

变化源于生产托管单位的到来。但茂名市翔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一开始在旺竹圩村的生产托管推广之路并不顺畅。由于对农业生产托管的不熟悉,当地农民参与生产托管的积极性很低。为此,村干部针对撂荒田地的农民做了大量思想工作,引导部分村民将撂荒地全程托管出去。托管单位不仅不收取任何费用,还承诺水稻成熟后,分500斤稻谷给村民,如果产量低于500斤,则按市价补足费用。

“村民们发现,参加全程生产托管的农田,一造稻谷的平均亩产量超过了1000斤。”茂名市翔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黄春华坦言,“于是大家转变了态度,开始接受和欢迎农业生产托管了。”

为了更好地开展农业生产托管工作,今年6月,旺竹圩村集体将村民土地集中起来,发包给化州市茂美果蔬专业合作社,由合作社聘请茂名市翔龙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对种上的双季稻进行全程生产托管。按照协议,参加全程托管的农民不仅不需要支付费用,反而每年都能收到一笔每亩570元的保底费用,另外,村集体也能收到每亩30元的管理费。

“相比于自己种,还是将土地托管出去更合算。地不荒了,我们还从繁重的农活中解放出来,有能力的就外出打工赚钱,不愿外出的,就给合作社或者托管单位打工,或者当托管员,收入也高了。其他村子的村民都很羡慕我们。”赵燕春笑着说。

村集体充分发挥组织协调作用

长期以来,集体发包土地后,就很少参与到农户的生产中来,双层经营体制多停留在“分”的单层经营层面上,集体“统”的功能较弱。

茂名市副市长王小慧介绍道,“茂名在探索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过程中,积极发挥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协调、带动作用,走出了一条使小农户分享现代农业服务规模经营成果同时,让村集体经济得以重新焕发生机,发展壮大的新路径。”

“在推动土地整合流转上,如果由社会组织出面跟各个农户沟通,那肯定走不通。”化州市农业生产托管服务中心负责人全国龙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哪怕是一亩三分地,对农民来说,也是他的命根子。”

即使谈妥了土地租金,到了签合同环节,农民还是会犯犹豫。“农民的守土意识很强烈,对于签字的事情特别谨慎,每每都要打电话给家人问得清清楚楚,得到全体家庭成员同意才肯签字,或者要村干部把关、担保。否则,宁愿把事情拖黄了,也不会提笔签约。”全国龙认为,“主要还是对外人的不信任。”

相对而言,农民比较信赖有作为的村干部。“村干部出自村中,多少沾点亲,容易得到村民信任,而且鼓励农民将农田统一流转给村集体,再由村集体出租出去,这种方式也比较受到农民的认可。”化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叶颖邦表示。

承租主体也乐意跟村集体签约,这样一来还能减少了沟通成本,提高工作效率。

这一集中再托管,充分发挥了村集体的协调统筹作用,体现了家庭经营为主、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系的优越性。村集体也得以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或者利润分成。

“村集体收取的这些钱,最终也是作为服务村民和村公共事务的开支。”茂名市农业农村局农村合作经济指导科科长宁峰表示,“这种模式既重新焕发了撂荒地的生机,又充实集体经济组织的工作经费。”

让资本下乡更有底气

“乡村振兴需要人才,需要资本,引导一些有所成就的热心乡贤回乡参与家乡建设和发展,可以促使社会资本、村民、村集体形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为乡村振兴形成助力。”广东省委农办秘书处副处长、新安镇驻镇帮镇扶村工作队队长孔令辰表示。

化州市新安镇新塘村积极搭建乡贤回乡引领乡村振兴平台,从农村致富能手、外出务工经商乡贤、青年人才中物色人选担任村民小组长。山鸡塘村支部书记彭益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深圳从事高科技行业,事业有成,当得知村里正在招贤纳士共谋发展时,义不容辞放下手中的人工智能开发工作,怀揣多年积蓄,回乡投身村庄发展事业中来。

在新塘村农业生产托管示范基地里,380亩山坡地从高到低被开垦成一级级梯田,间隔整齐地种植上了尤力克柠檬、香水柠檬,齐腰高的果苗枝叶茂盛,有的已经挂果。“为了发展柠檬产业,全村经过商议,引入社会资本,引导村民以土地资产入股,成为农民专业种植合作社的股民,农民与社会资本方一同参与农民专业种植合作社的管理运营,共同建设柠檬生产基地。”安塘村村委会书记彭子玲介绍道。

“农业是有技术门槛的。比如说种苗的选购,市场上良莠不齐,如果不慎,买到了劣苗病苗,种了几年后才发现问题,就会导致颗粒无收,所有的投入打水漂。”彭益金坦言,“因此,基地从一开始建设,就引入了生产托管单位,将种苗选购、种植、打药、施肥等有技术含量的工作,都交给了他们负责。”

据介绍,该基地种植的柠檬果预计明年就能上市。扣除每亩180元的生产托管费用,销售所得收入将按照新塘村委会10%、山鸡塘村集体10%、入股村民20%,合作社60%的方式进行分配。

“如果没有生产托管单位‘包揽’生产各环节的难题,社会资本是断然不敢轻易下乡投资经营农业的。”彭益金表示,“引入托管单位后,村干部不用过于操心生产方面的事情,可以腾出手脚专心做好群众退桉工作,继续扩大柠檬、青柚产业种植面积。同时,有了托管单位的‘撑腰’,村民、村集体和资本方都对基地柠檬产业的成功和未来收益更加有信心。”

参与生产托管就是布局未来

今年以来,茂名遴选了一批社会组织作为农业生产托管服务主体,以项目形式予以补贴。7月起,粤农服平台托管助手小模块正式启用,实现了对项目实施全过程的线上监管。

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农村合作经济指导处三级调研员丁艳平介绍道:“现在,生产托管服务下单、合同签订、作业实施、作业验收、项目支付等流程,都可以在粤农服平台上进行线上操作。平台提供了标准化的服务合同,将服务标准、服务价格、服务验收标准等事项予以明确,这样既精准监督项目的规范实施,也可以有效促使整个行业趋向规范化、标准化。”

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参与到生产托管队伍中来,不仅为了单方面追求托管补贴或者托管利润,更多是把参加生产托管当做一个布局未来的机会。

“生产托管是实现精准农业的一个有效途径。”电白区谭儒种养专业合作社理事张两广曾到山东潍坊参观、学习精准农业的管护过程,连成一片的规模化种植场面,让他印象十分深刻,“田地需要施肥了,一个电话打过去,施肥队就带着化肥过来了,飞播机在空中一个来回,施肥完毕,整个过程既快速又有效。”

“以生产托管为主要抓手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一个发展方向。农业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通过参与生产托管,将土地实现服务规模,然后在规模化的基础上,才可能走机械化、标准化、绿色化、品牌化路子,为延长农产品价值链提供可能性。”王小慧认为。

作为生产托管行业中的“国字号队伍”,茂名市电白区供销社合作联社从整市全面推进农业生产托管肇始,就积极参与其中。

“供销社参与生产托管具有天然的优势。一是供销社在各个镇村都有门市店,各种农机设备齐全,便于服务农民;二是供销社系统常年来深入基层跟农民打成一片,比较容易得到农民信赖,开展生产托管较为顺利。”电白区供销社合作联社主任周文杰说,“参与生产托管,对扩大门市店业务经营具有良好的推动作用,除了赚取服务费,还能通过全程托管带动门市店种子、化肥、农药等优质农资产品的销售,增加收入。”

“供销社正处于深度转型期,我们的主要业务也重新放在了服务三农上,生产托管就是我们持续扩大三农影响力、扩展三农服务面的重要抓手。可以说,供销社深入参与生产托管,其实就是在布局未来。”周文杰表示。

作者: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曹成毅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