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经济| 科教| 社会| 视频| 图片| 言论|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专题| 明白纸| 领导活动| 图说天下| 农技推广

民警参与拆迁被村民碾死 家属讨烈士称号无果

2013-08-14 22:30|作者:|来源:光明网

分享到:

2008年,刘大孬和老伴在北京旅游时的合影。家属供图

2008年,刘大孬和老伴在北京旅游时的合影。家属供图

刘国民的妻子展示丈夫生前照片。孙旭阳 摄

刘国民的妻子展示丈夫生前照片。孙旭阳 摄

3年前的拆迁现场。拆迁队正跟村民在刘大孬驾驶的白色货车(图右侧)前理论。村民供图

3年前的拆迁现场。拆迁队正跟村民在刘大孬驾驶的白色货车(图右侧)前理论。村民供图

刘大孬驾车冲向拆迁队后,几个人倒地。村民供图

刘大孬驾车冲向拆迁队后,几个人倒地。村民供图

  南都记者孙旭阳

  7月31日,郑州南刘庄村民刘大孬车撞拆迁队案二审开庭,未当庭宣判。案子发生在3年前。2 0 10年6月1日上午,在郑州南三环的一处拆迁现场内,5 8岁的警察刘国民,遭遇了60岁的农民刘大孬。两人原本无冤无仇,就在那一刻,刘大孬驾驶一辆货车,从刘国民的胸腔上碾过。这位即将退休的老警察很快在昏迷中离世。至今,他的骨灰还暂放在郑州烈士陵园内,等待组织给一个“烈士”称号。

  该案中,刘大孬的货车共碾死了4个参与拆迁的人员,重伤两人,另有5人轻伤。他被郑州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今年7月3 1日二审开庭之后,刘大孬被羁押于郑州一家看守所内,等待法律的最后裁决。

  即使河南省检察院的检察官,也承认刘大孬原本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这个老实农民的作案动机,还有待法庭的裁决。在法庭之外,刘大孬和刘国民等涉案人员的家属,也被此案改变了人生。

  7月31日上午,60岁的王静赶到郑州市管城区信访局。按照此前公示,这天接访的是管城区政法委领导。王静与这位领导并不陌生。3年来,她一直在管城区委、区政府、公安分局和信访局等多个部门讨说法。不过至今,有关部门还是没有满足她的诉求———给她丈夫刘国民申请一个“烈士”称号。

  2010年6月1日,时年58岁的警察刘国民死于拆迁现场一辆货车的碾轧。驾驶货车的,是管城区十八里河镇南刘庄村民刘大孬。那天与刘国民一起被碾身亡的,还有50岁的村民组长刘建礼、26岁的巡防队员李青岭和23岁的城管队员刘浩杰。另外,还有2人重伤、5人轻伤。

  王静质疑,该案已过3年,审判程序一拖再拖,刘大孬迟迟没有被惩处。在她看来,只有刘大孬被处决,刘国民的骨灰葬进烈士陵园,才算实现了公正。不过,事件的进展并不尽如人意,这位性情原本很温和的警察遗属感慨说,3年讨说法的经历,让她对社会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在王静等死伤者家属要求尽快法办刘大孬的同时,刘大孬及其家人也在煎熬中等待最后的裁决。去年11月23日,郑州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刘大孬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16名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共计107万余元。

  就在王静上访的同一天上午,刘大孬案二审在河南省高院刑事审判庭开庭。庭审中,控方并没有把刘大孬描述为一个惯于为非作歹的恶人。相反,和辩护律师一样,控方检察员也认为,刘大孬原本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旁听席上,还坐着一二百名来自刘大孬同村和郑州南郊及西郊的拆迁农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丝毫不掩饰对刘大孬的支持。庭审中,他们两次为辩护律师的发言鼓掌。

  2011年7月7日,刘大孬案一审开庭时,王静曾在旁听席上数次站起,斥骂刘大孬和辩护律师,激起旁听席上刘大孬支持者们的大声反击。不过,这次二审开庭王静并不知道,直到当天见到政法委领导,才被无意中告知。

  老警察之死 

  按照郑州市陇海马路派出所的值班表,2010年6月1日8时30分,本应是警员刘国民与同事交班的时间,他已经连值了24小时班。然而,在交班前一个小时,刘国民接到一个临时任务,要到南三环外的南刘庄为拆迁维持秩序。

  跟刘国民一起参与任务的警员的询问笔录显示,这次任务由管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冰指派,共出动30名警力,由办公室副主任王亚军带队。

  该案卷宗显示,管城区政府为这次拆迁,出动了公安、城管、房管、巡防队、农经委以及南刘庄所在的十八里河镇政府等单位,再加上南刘庄的村干部,拆迁队伍有二三百人。

  刘国民和同事们在管城公安分局集合后,赶往南刘庄。对一个派出所民警来说,参与拆迁并不陌生。曾经有一次,王静带着孙子逛街,就遇到刘国民正在商城遗址的一处强拆违建现场执勤。

  不过,这天却成为刘国民从警30年最后一次出警。在8时30分至40分之间,刘大孬的货车撞倒了刘国民,拖着他冲了十几米,又将他卷入轮下。警方勘验报告显示,货车的变速箱下部、右大梁和后保险杠上,都沾上了刘国民的血迹。

  大约半小时后,王静在抢救室里见到了丈夫。他当时昏迷不醒,浑身是血,双手手腕和左小腿折断。哭了几个小时后,王静被人架到了医院会议室内,获知了刘国民的死讯。

  原本再有一年多,刘国民就可以退休回家,带他最喜欢的孙子。“这个年纪的警察很少有继续值班的。”王静说,“我跟他提过,他说自己身体还好,还能坚持。”

  在刘大孬案的4名死者中,58岁的刘国民年龄最大。现场拆迁人员的询问笔录显示,在刘大孬的货车第一次冲过人群后,多人倒地,拆迁队正在救助,刘大孬又掉头回来,撞倒了刘国民等人。有人听到刘国民在倒地前曾对人群大喊“闪开”。王静则从管城公安分局领导那里听说,刘国民遇难前推开了身边的一名妇女。

  不过,王静一直没有被允许看到现场录像。据曾调阅录像的一名律师透露,刘国民被车轮碾过后的情况让人不忍目睹和描述。

责任编辑:黄慧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报道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