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经济| 科教| 社会| 视频| 图片| 言论|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专题| 明白纸| 领导活动| 图说天下| 农技推广

歉收莫怨天气坏

2017-02-17|作者:|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分享到:

  龙玉纯

  父亲从我手里接过我带给他的礼品保健酒,又习惯性地往旁边看了看,我知道他在找什么。去年回家除了给他买的礼物,还有我新出版的书和几个红色的获奖证书。今年就只是酒了。

  我的农民父亲今年七十有三了,虽然身体不太健康,但还坚持在家乡的田野上顶风冒雨劳作不止。他说除非万不得已,只要自己能动手就不要儿子供养。他在我参加工作时就对我约法三章,当父母的最高兴的事情是自己的孩子在外面有出息,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之人,不希望孩子每年回家来送多少钱多少物,他更愿意看到孩子工作有成绩、事业有进步,这才是孝敬父母最好的礼物。可今年我从年头到年尾忙忙碌碌,并没有换来自始至终期盼的结果,这肯定也是他老人家不愿意看到的。

  我故作轻松、没心没肺地笑着对父亲说,今年儿子的工作成绩平平,业余写作也几乎没有收成,可以说遇上了难得一见的荒年。虽然有点特殊情况,但全面歉收确实有些不应该,今天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送您,对不起您老人家了。他认真地看着我,笑着回答说,我们当农民的最喜欢讲这句话,,辛勤自有好收成。相信儿子知道这个道理。今年荒了,明年就不能再荒了,是吧?

  父亲这两年对我的业余写作很感兴趣,近几年我连续出版了几本散文集和小说集,他不但戴着老花眼镜每一本都认真看,而且还给予我口头点评,既有热情鼓励,又有中肯批评,还有满腔期待,让我心里暖暖的,给我的创作注入了无限动力。父亲问我为什么往年写稿多今年写稿少,我毫不隐瞒地告诉他,今年我心浮气躁,再加上杂事太多疲于应付,渐渐地笔头生锈就再也找不到往日下笔千言的感觉了,于是干脆停下了笔。父亲说做事找不到感觉最痛苦,强扭的瓜不甜,暂时放一放是对的,可以静下心来多读书,多到外面走走,说不定哪天好感觉就悄悄地回来了。

  除了关心我的创作,父亲最放心不下的是孙子的教育问题。父亲问我,孩子上初中后有什么变化?我告诉他,小家伙好像稍为懂事了点,但还是玩心太重,学习的自觉性和主动性都不强,主课成绩也比小学有所退步。父亲提醒我教育孩子要讲究方法,尤其是要多鼓励多肯定,孩子也不容易。

  你的头发今年白了那么多,肯定是在忙什么费心费力的大事吧?把你的工作情况也给我说说。父亲盯着我看了又看,话里顿时多了心痛儿子的成份。我老老实实地对父亲说,今年我在忙棚户区拆迁改造。难怪,如今拆迁是天下第一难事,难为你这个笔杆子了。父亲的语气明显比开始时软多了,话语中还有了浓浓的担心情绪。我底气十足地告诉父亲,棚改拆迁确实是难事,因为这直接影响到居民的切身权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利益诉求,要做到平衡很不容易,但只要坚持公开公平公正拆迁,一个政策一把尺子量到底,真正阳光拆迁,难事也是可以办好的。居民的搬迁协议都签字了吗?有没有集体上访的?父亲很内行地问我。我如实回答,通过反反复复细致入微的做工作,拆迁户都在规定时限内签字了,而且没有集体上访的。不简单,不简单,父亲笑着肯定道。

  团聚的几天在我与父母的交流和劳动中一晃而过。告别时,两位老人依依不舍,车子在发动时父亲大声对我说:“纯伢,你是农民的孩子,当父亲的送你三句乡里话,但愿对你今后的工作和生活有所帮助。一句是田不勤耕、五谷不生;一句是田地耕得深、瘦土出黄金;一句是一滴汗珠万粒粮、万粒汗珠谷满仓;希望你记住!”我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回答:“儿子记住了!”

责任编辑:孙建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报道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