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经济| 科教| 社会| 视频| 图片| 言论|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专题| 明白纸| 领导活动| 图说天下| 农技推广

谁是守护我们家园的人

2018-08-17 09:40|作者:南妮|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到:

  石块垒砌的院墙,结满梨子的大树,几间简朴的农屋,一条乡间小道。这其实是马路转向山洼的一个拐角。高高的石砌院墙就这样占满了我们的视线。我们几个在院墙前留影,红裙更红,牛仔更蓝,白衣闪现它从未有的光芒。空旷的天际是最好的幕布。而我们的微笑从没有这样自然。

  之前,我们问一旁笑吟吟的农人:“梨子可以摘吗?”

  农人答:“随便摘好了。”

  再之前,我们在大树、绿草、池塘、村舍间溜达,惊喜莫名。

  自自然然没有任何雕琢的一个乡村,名为“蓬岛村”,属于浙江省尚田镇。正是这样一个纯粹的乡村,瞬间唤醒了我的童年记忆。时空暂时在此静默,将美丽的山水凝固成一幅幅画。有一些原始,有一些空寂,但简朴与纯和也正是它的引人之处。

  压力重重的都市,被各种声音挤压,你听不到自己心灵的声音。

  “归属”与“家园”于是成了每一个都市人灵魂的叩问。公司不是归属,新村也不是家园。

  友人告知,这个蓬岛村是颇有文化渊源的。天福十五年(公元950年),吴越国尚书胡进思卸官后,携妻和次子游览四明奉化排溪时,只见此地“石楼翠峰、蓬岛东蔓”,天地之间,幽静之极,唯闻鸟溪之声,胡公脱口曰:“此篷岛之仙境也。”游至安岩之翠峰山,泉水奔涌而出,击石而喘,其声响彻云霄,飘荡成一条白溪。胡公吟咏唐李白作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浑然天成之诗篇,朗声曰:“此溪名白溪可也。”故今排溪,古“白溪”名之由来。次子胡庆不负父嘱,为人淳朴、厚道且威仪公正。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他建造楼房120间给族人居住。至今篷岛还留下当年的米鱼照墙遗迹和他手植的槐花树。村里还有幢展示胡氏家族荣耀的建筑同庐院。白溪胡氏建造纪念胡进思的祠堂为“灵昌庙”。

  贤哲选择空灵之所,而山水因为他们将福泽绵延。

  下午四五点光景,夏日热烈的日头变得柔和,灵昌庙与同庐院镶嵌在蓝天绿树之中,苍苍茫茫的,仿佛与天地长在一起。

  百年老院子,住着6户人家,我们闯进去。四合院宽大老旧,闲坐的、做手工的、玩牌的老人们安然而善意地看着我们,对我们没有丝毫的好奇。猎奇的是我们。在窥探别人的生活方式里琢磨着自己的纠结与自己的遗憾。

  没有中年以下的人。也许农村的年轻人,全到城市里去了。

  车子掠过一块一块的田园。绿色的庄稼衬着远处绿色的群山,蓝天白云时是一幅水彩画,晚霞来临时是一帧油画。154平方公里的尚田,地形以低山缓坡为主,横山水库坐落其中,幢幢民宿五彩缤纷。停下来,站在山坡,远眺,令你想起阿尔卑斯山的风光。祖先留下的“尚山尚水,福田福地”,眼见得有勃勃的现代化的生机。

  是黑莓结果的季节。我们在山坡上进入丛丛茂盛的黑莓林。小小的黑色果子滋味美妙,据说,它的营养价值超过了蓝莓。

  田侠就这样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尚田镇鸣雁村人,80后,高大、帅气。西南交大毕业,学的是电子芯片专业。2010年大学毕业,在宁波外贸从事太阳能水泵的工作。2016年回乡务农。梦想将小浆果种出名堂,带领村民共同致富。他的黑莓是从南京农科院引进的优质品种。如今,不仅黑莓种植成功,黑莓产业也初见成效——黑莓饮料、黑莓蜂蜜、黑莓酵素经过细致的包装,闪亮驻市。田侠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多去了华为这样的大公司,而他选择了返乡,并有一生埋头苦干的趋势。“以收入而言,从事农业可能没有做工程师挣钱。但是我们的生活环境好啊!”

  在故乡的家园里生活并创业,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字眼更激动人心?田侠在给新采摘的黑莓装盆,田侠戴着帽兜在蜂箱旁忙活,田侠携手小儿在山坡漫步……新一代农民的生活方式与理念成为“朋友圈”中令人羡慕的对象,他们将新兴农业,将市场、包装、营销这样的现代化内容引入了古老乡村,加强了农村与城市的连接。

  马冰杰,中国美院建筑设计专业毕业,浙江某建设公司负责人。支持他的青年同乡创业,无偿设计制作旅游高速标牌,道路路牌。我们没有见到他。“他在忙”。

  王良杰,锦屏街道人,乡创咖啡馆负责人。凭着一份对咖啡的执着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投身乡村,致力于把咖啡文化和城市文化带到乡村。咖啡的香混合着桃子的香,无法不令人喜欢。山里的咖啡馆也像山一般的气派与淳朴。一切的想象,以及豪迈由此滋生。

  赵洁,“尚田+”青农创客空间负责人。80后,溪口镇三石村人。在北京念的是外语专业。2005年大学毕业,身为独生女的她毅然返乡。爱好旅游的小赵在日本、中国台湾等地了解到了“农业主题”的概念,深受启发。通过几年的实践,如今衍生出草莓巧克力、草莓饼干、草莓蛋糕等“草莓景观”;桃干、桃茶、桃子酒、桃子露、桃子肥皂、桃小妹的蜜桃日记本等“桃子景观”。这些敢想敢干的年轻人,不仅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也用自己的创意激活了乡村。

  乡创客咖啡馆的里间,五六个中年农民正在把桃子装箱。想起了赵洁说的“我们创业,不与农民抢饭碗”的话,不禁莞尔。瞧着装桃子的老妈妈们那小心翼翼又满足的神情,不禁为这些年轻人叫好。“对种植,对土地,他们了解比我们深;对市场,我们可能更在行,如今我们配合得很默契。”

  临走前,我买了一些桃子送亲朋好友,想把这独特的味道带回城里,在我看来,所有的乡愁,所有的羁绊,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想象全在里头了。

  一方水土只养一方人。土地有自己的辽阔,土地也有自己的偏爱。

责任编辑:刘一明
分享到: 更多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