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经济| 科教| 社会| 视频| 图片| 言论|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专题| 明白纸| 领导活动| 图说天下| 农技推广

窦华茂:如何解决小农户贷款难的问题

2019-03-28 17:40|作者:|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

分享到:

  

    中合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 窦华茂: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会议,作为服务农业领域23年的金融机构,中合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最早起源于1996年,目前我们在世界银行进行了一个项目,目标在于解决贫困地区脱贫的问题。项目结束之后,就会把这个项目移交给中国扶贫基金会。我们在一个小额信贷的基础上不断的发展,早期的时候两三个人,全国两三个县,一年创一两百多万,钱非常少,基金会的领导给我们说几个要求,第一个要求就是说你们一定要找到需要发放这个小额贷款的主体,这些农户在哪里。第二要把这些钱收回来。第三最重要的是这几个人怎么能活得下去,用商业的手段可持续的发展下去,解决社会问题。

  我们用了10年时间,到2008年成立中和农信项目管理公司,我们一直摸索用商业的手段解决社会问题,具体的路径是什么?

  到08年成立中和农信项目管理公司之后我们找到一条很好的发展路径,如今我们覆盖全国21个省300多个省,累积放款额达到400多个亿,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业界很多机构的支持。在2010年红杉资本和世行作为战略投资人投资我们。把国外的优秀经验和技术传递给我们,让我们后续发展更加的迅速,到2016年我们跟蚂蚁金服达成合作。到2018年,一些海外的投资也进到中和农信股东结构里面。

  我们在中国的农村里面,把中国社会结构分析了一下,叫一个橄榄球,橄榄球的头部是什么,农村也有高收入人群,是当地的一些企业主或者大型的金融主体、大型的合作社,他们就是属于整个在农村里头部的群体,他们也有贷款的需求,刚才主持人提到农村贷款难、贷款贵,他们这个群体有没有贷款压力呢?也有,服务他们的是当地的各类银行。往下走是中坚阶层,属于是中低收入,属于中等收入的群体,等于说是做经营做种植的,在家庭来讲是相对比较平稳,他们是在整个县域比较庞大的,最底端的就是属于低收入群体,包括我们国家的建档立卡的贫困户,80%丧失劳动能力,是需要社会低保的服务的。我们看到在低收入群体和中低收入群体里面,它的交接处其实是很模糊的,我们给它定义叫什么,脱贫的一个缓冲期,很多低收入家庭刚刚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变生活,刚刚步入属于中收入的底端,也许经过一次经营,资金没有刺激到,影响整体的现金流,一下就回到贫困群体。

  所以我们中和农信定位的人群来讲在灰色的部分就是在低收入群体顶部和中收入群体的底部,这就是我们服务的群体。

  我们看到这些2018年的数据,我们贷款主体里面88%都是农户,100%是无抵押贷款,女性客户占比比较高,原本只贷款给农村的妇女不贷款给男性,长时间发现女性在农村里是属于家庭,男性是个人,很多时候来讲,男性贷款不会给家里的老人和妻子商量,女人作为主体贷款会跟丈夫、老人、孩子商量之后,会做出决定。我们整体的额度是2.5万左右,42%是用在种植,按照两三年的标准来讲是下降的,种养殖达到八分之二三十以上,也在逐渐的转经营性的贷款是比较多的,在当前在小农经济里面,在城市种植或养殖不挣钱,也就导致慢慢的地荒了,在300多个县我们经常要下去看,很多地已经荒了,很多已经不种了,种地不挣钱,不如外出打工。

  贷款客户没有在其他的金融机构贷款过的属于征信白户,我们02年跟人民银行接入征信系统,我们可以查客户的征信报告,同时贷款记录也需要完善,后来发现在2010年、2011年最初80%的客户属于白户,在人民银行没有任何的记录说明他们没有在银行办过一张储蓄卡。

  农村的这些小额贷款从刚才分布来看,很多的是金融机构不太愿意做的,其实原因分成了三个部分,一个是属于信息不对称,第二个是属于风险不对称,第三个是属于成本和收入来讲不匹配。

  第一个信息不对称,因为我们现有的小农户,包括今天上午他们各个领导和各位企业来讲都在谈论,希望能够扶持一些小的农户,在这个农业的一些领域里面让它更好的发展,但是呢,你们也会发现这些小的农户来讲,本身因为他经济活动来讲是相对比较薄弱,所有没有任何的数据。包括像他可能没有银行的这种流水,也没有所谓的互联网大数据作为支撑,所以这些数据是无法给金融机构一些依据,发放贷款,即使是一两万块钱。风险不匹配,他所有的这些和抵押的来讲几乎是没有的,比如说他的土地,包括他的作物,包括他的生产资料,都是很难作为抵押物跟银行进行抵押的。

  第三个来讲就是属于收入和产出,我们跟县域的一些政策金融机构也对比过,假设我们发放一笔5万块钱的小额贷款,跟县域的邮储也好城商也好,操作成本来讲是一样的,如果我要想获得同样的一种收益的话,我要发放10亿才能达到5万的这个额度,但是收益只是他的1/10,基于这几年来讲我们也是在操作上,进行大的这个调整和改变,希望能够在整个操作效率控制之后,来降低我们的成本。

  我们给这些农户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呢,三项比较特殊的。第一来讲就是门槛比较低,所以说我们这些中小的散户来讲,第一他们不需要抵押物,刚才说100%是不需要抵押的,不需要你有车,不需要你有房,也不需要你把土地证发给我作为质押,都不需要,只要你能找到一个担保人,这个担保人可能也跟县域可能都来自于县域大家也都了解,现在在县域里的贷款来讲,如果是大额的话,是需要公职人员担保的,我们这边不需要,就只需要在农村找到一个担保人为你担保就可以,这个是我们小组贷款,还有一个小组贷款3到5户,一个村里大家都有这个需求,借一两万,大家组成一个组来讲也可以贷款,这是门槛比较低的第一大特点。

  第二服务更好,在传统的金融机构来讲是属于坐商,做在银行里等着客户来,我们是行商,如果客户有贷款需求的时候,只需要给我们客户经理打电话,客户经理就安排时间直接上门服务,给客户说准备好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在家里等我们就好,然后约好时间就去,这样我们成本会增加很多,在内蒙我们有差不多将近40个县,有些面积很大,有的时候一个客户电话过来,我们信贷员需要开车将近500公里到客户家发放一笔贷款。但是作为服务来讲处于两个目的,减少客户在借款过程当中的隐性成本,如果你是说自己开车到县城办贷款,往返的路费来讲这个相应的成本也是有,也会耽误他实际的工作时间。

  所以我们直接去按照我们自己的行程规划,按照一村或者几个村把一些客户的入户调查的工作也就完成了。同时到客户家帮客户办手续,还有就是作为软信息和数据的调查,看看家里的基本情况,在没有大数据的支撑情况下,软信息在小额贷款里面就显得更加的重要。软信息一种是来自于你直观的去观察他,另外就是在本村进行交叉性的验证。

  第三个我们可能与传统的金融机构相比较是在放款比较快的,一般客户提交申请,如果他是符合我们条件的话一般3到5天这个钱可以打到他的卡里。在2015年之前我们还是靠的现金放款,当时我们客户里面几乎都没有银行卡,到那个时候我们客户规定一个放款日,我们统一在银行取到现金一户一户的放给客户,那个时间相对比较长,随着这两年客户整个金融也在下沉,然后也都有卡,我们是通过银企的方式,直接打到客户的卡里,有的时候一般1天到2天就可以打到客户卡里。我们面对的一些客户,这些小散客户来讲是没有资金规划的领域,他需要的钱都是比较急,不像大企业来讲在融资来讲有计划,我在6月份可能需要50万,在3月份就会进行整体的规划。但是我们这边的客户是属于他知道5月份要进行春肥,恰恰在4月份的时候,发现他的孩子要上学,或者有一笔钱没有回来,这个时候差两三万块钱,如果走这么一些渠道的话需要15天到40天的时间,需要更快速的金融机构来帮助提供服务。

  现在来讲我们这块的业务,已经覆盖全国21个省,有31个县,这是我们整体的一个布局,后面我主要讲一下我们是怎么做到这些事情的?

  我们现在整体的架构来讲是23年以来,一直没有大的变化,然后消费标准比较简单,区域和分支,我们全国直属员工将近6000人,重点讲一讲我们在300多个县里机构的构架是什么,每个县里我们都会有一个主任,这个主任在当地比较强一点,然后名下会有1到2名的业务指导,然后每个业务督导下会有新的信贷员,并不是要求他的学历怎么样,我要求的是他负责一个乡镇,他一定要是这个乡镇土生土长的人,第二个来讲,必须还住在这个乡镇,如果说这个人我原来生在这个乡镇,但是我现在在县城里住,对不起,这个不可以,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约定,我们也是在整个信贷员的业务下来做划块的这个管理,一个乡镇3到5万人,从小生活在这里的话,你的人脉关系是相对成熟的,你采集信息相对来讲比较容易,对他们的要求是比较严格的。也就是说这个客户经理每天的工作也是说营销、放款、收款,这是本职工作,同时我们总部会给他大量的培训,还有一些课件要做金融教育,我们前年300多个县来做的金融教育,每个个体加起来近万场,就是组织当地的让当地的老百姓坐在一起学习征信,学习民间借贷,学习法律知识,我们也在慢慢的讲一些保险知识,让他们提高整体金融的素养。

  最后,近几年我们也在金融基础上做延展,一部分借助阿里的大数据的支持,我们也是在慢慢的尝试,给我们的一些老客户或者是一些优质的农村的小客户让他有能力有意愿加入,一个五六十岁的人使用智能手机,但是不会用全部功能,只会用微信发红包,其他的来讲我们就会发掘一些稍微有能力,愿意去尝试的,我们给他装APP,让他去体验线上的贷款,这个线上贷款来讲比我们线下贷款效率更快,但是额度会更低一点。在去年底我们推出之后,已经现在有用户数20多万,通过这个线上的授信已经达到8亿多,达到几乎是我们整个全年的放款量的不到10%,我们希望未来的量还可能再进一步的扩展。

  第二,我们还会给我们农村的客户,提供保险的一些咨询的服务,提供一些类似于小额保险、农业保险的咨询服务,在农村我们跟客户交流过程中,很多的地方,这个防火防盗防保险,大伙对保险的意识不太好,刚才提到刚刚脱贫的客户,这种小额保险,60块钱到100块钱,或者100块钱左右的意外健康补充类的保险外,他们的诉求是非常高的,对他们的保障能力也是非常大的。

  第三块也是今年我们在刚刚尝试的,我们尝试的给当地的这些农户发放的一些农资的,跟当地也是一个互联网的农业技术服务公司,然后与他们合作我们做的一次农资的贷款,2018年洛川那边也是受灾了,然后整个在减产,当地在农资这方面有很大的资金压力,我们这边就把金融服务和当地的企业来进行结合,就像刚才提到的,李总提到的一块用套餐的方式,把优质的融资套餐打包在一起,向我们当地的合作社进行一个推介。然后同时我们在这个环节中,提供金融服务,减缓农户贷款的这个压力。

  最后我们希望中和农信虽然我们20多年,我们还是扎根农业,还会一直做下去,但是同时我们也发现,农村在变化,客户也在变化,也是希望跟更多农业技术服务公司来携手,我们是互相弥补的一种关系,我们金融来可能对在座一服务上是如虎添翼,但是你们的服务对我们来讲可能是资产更有效的保障,希望就是说在未来路上我们能够携手把中国农资的整个服务产业来讲推向更高的一个台阶,让我们最终的老百姓来讲能够受益,这是我的微信,大伙愿意可以加我微信,这是我们公司的口号是打通农村最后一百米,以及现有的线下的服务力量来讲,能够把好的一些技术和服务快速在现有的300多个县里发展起来,谢谢! 

责任编辑:李沅津
分享到: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