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经济| 科教| 社会| 视频| 图片| 言论|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专题| 明白纸| 领导活动| 图说天下| 农技推广

【我们村的这五年】党建激活湖山村

2017-10-13 08:58|作者:|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分享到:

  本报记者 何红卫 乐明凯

湖山村班子成员正在讨论村庄发展。

湖山村主题党日活动现场。

 

湖山村积分制颁奖现场。资料图

  湖山村是位于我国中部地区湖北省荆门市钟祥市胡集镇的一个普通村庄。虽然已名列荆门市“十强工业重镇”,但在2012年以前,胡集所属的湖山村却是有名的穷村乱村,班子无威信、服务无阵地、经济无特色、集体无收入,基础设施完全不能满足村民的生产生活需要。

  2012年底,按照“开放思维选干部、经济能人当班长”的思路,从小在湖山村长大的企业家郑雄回乡参选。新班子成立后,村“两委”一班人用5年时间,建强基层堡垒,带着村民打造出一个“全新”的湖山村,先后获省、市先进基层党组织和红旗类党组织等荣誉。湖山村从落后村变成了湖北省的平安村、文明村、生态宜居村、新农村建设示范村。有村民形容,新班子真是让村里活起来了。

  湖山村的基层党建等工作得到各级领导肯定。在党的95岁生日前夕,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于绍良以普通党员身份参加湖山村“支部主题党日”活动,与全村党员一起唱国歌、重温入党誓词、诵读党章,畅谈参加“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活动的体会与打算。

  时任荆门市委书记、现任湖北省政府秘书长别必雄也多次到湖山村调研,他说,荆门农村基层党建要学湖山,农村基层党组织书记要学郑雄。湖山村在村级班子选配、农村“三资”盘活、运用积分制管理等方面探索出了新路子,值得总结推广。

  村干部职业化打卡上下班

  1962年2月出生在湖山村的郑雄是村里第一位考出去的大学生,他的人生经历十分丰富,在钟祥卫生系统工作20年,具备多年从政管理经验,又有创业积累大量财富的辉煌业绩。2002年10月,他响应钟祥市委号召,离岗创业,经过十年努力,先后创办和领办了3家民营医院、1家磷矿企业,公司拥有固定资产近亿元,员工近500人,年产值1.2亿元。

  郑雄是有名的孝子,他母亲常讲家史给他听:“湖山的乡亲们对我们家有恩啊!”郑雄两岁那年,邻居家修房子,一面土墙因雨水浸泡倒塌,他的两个姐姐不幸遇难,母亲的一条腿也砸成了残疾。很长一段时间,他像一个孤儿,在村子里吃百家饭,住百家屋。

  人穷不能志短,人富不能忘本。在荆门市号召能人回乡、选派第一书记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大背景下,2011年10月,郑雄向钟祥市委、胡集镇委提出回村申请,得到各级领导支持。当年11月,郑雄参加湖山村“两委”选举,高票当选为湖山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在湖山村,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二次“创业”。

  湖山村属岗丘地区,虽然有1.2万亩土地,但耕地只有4000亩。2012年村民人均纯收入仅5600元,还有近百万元的债务。同时,村里宗族派系斗争严重,干群关系紧张,有几人长期在上访。郑雄回村时,村里甚至没有水泥路,没有自来水,没通网络电视,好几个组的电连饭都煮不熟。“以前下雨天非要穿胶鞋出门,骑车走几步就要用棍子拨几下泥。”湖山村的老人们回忆说。而且作为一个企业大老板突然回乡当村官,当时村民也是议论纷纷不理解。有人认为他是回村里圈地赚钱,也有人认为他是作秀留名。

  面对这样的局面郑雄怎么办?他没有解释,因为他知道老百姓要看的是效果,只有办出实事来,村民才会信服。郑雄认为,村干部不应该是副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一心难以二用,既想当好村干部又想兼顾企业是件很难协调的事。于是,郑雄回村参选时就先从企业“退休”,将医院、磷矿等产业全部交给妻子和职业经理人打理,这些企业不与村里发生任何关系。在他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后,承诺自己将专职在村工作,但不在村里拿一分钱。

  独木难成林。郑雄左思右想后,决定着手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班子。怎么建?湖山村碰到了与全国大多数农村类似的情况,能人和年轻人均外出打工,村干部待遇低,宗族势力不好管,村干部不好当。

  郑雄决定继续借鉴现代企业管理经验,按照“三个1/3”配班子,即班子成员除了本村选举产生占1/3外,还有招聘来的党政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干部和外来大学生各占1/3,打破了过去村干部只在村内选、裙带关系复杂的局限性。就这样,经过一系列程序,曾在村小学教书多年有威信的教育战线退休干部李先春,年轻有闯劲的北京高校毕业大学生包安娜等管理能人充实到班子里来,老中青三结合,大幅提升了班子的战斗力和凝聚力。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2015年后,湖山村的变化每天都不一样,为了进一步规范村“两委”干部的行为,充分发挥村干部“探路者”的作用,郑雄开始试点村干部职业化管理,村干部打卡,上下班记考勤,按考勤来发工资。

  湖山村着力加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以村民大量在中午、晚上才有空办事的现实需求为导向,便民大厅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并由办事村民评选每周的“微笑服务之星”。按照12章120条村规民约,从财务管理到公章使用条条清楚。公章放在办事大厅,92项村民常办事项办理流程上墙,服务一目了然。

  村干部待遇总体偏低也是制约村干部职业化的重要因素。如何让村干部合法合规获得体面的收入?不找政府找市场。郑雄想了一个办法,村里不自办企业,但可引进企业,村干部对引进到村里的企业项目实行“一对一”全程服务。

  2014年成立了村党委,并把一部分党支部建在企业上,干部服务、助力、监管企业的同时,即可获得相应合理报酬,年薪3万元左右,企业还能参与村级基础设施共建工程。

  湖山村全村耕地流转给新布局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公司建党支部,村党委委员包安娜兼支部书记,对流转土地运行情况进行监管。村小组组长即网格员被正大新布局专业种植合作社聘为管理“片长”,2000左右月薪,基本达到胡集镇机关工作人员水平。

  村里还将党支部建在武汉丰硕园畜牧养殖合作社,并入股100万元,每年有18万元的固定收益,村党委委员白长山兼支部书记,对合作社的运行情况及资金使用情况进行监管。

  钟祥市胡集镇党委书记任海清表示,湖山村发展壮大后,胡集镇积极探索以富村带穷村、村企共建等新模式,设立湖山村联合党委,以一村带十村,打造出“1+10+N”的新型农村建设示范圈。

  盘活做大村级资产

  郑雄下海经商后,没回村任职前,基本上年年都会给村里捐钱。回村任职后,又个人捐资上百万元,硬化了村里的主干道,改造升级了电网,打了一口公用机井,恢复了中断三十多年的通组广播,在重点区域安装了电视监控。从此,郑雄发现村民喜欢和他说话了,喜欢和他交心了。

  可郑雄发现如果只是单纯做慈善,村里还是山河依旧,光靠外来化缘、国家补贴显然不是长久之计。郑雄思考着,在农村有句俗语,“手里有把米,鸡子跟着跑”,如果湖山村集体经济没有可持续收入,公益事业建设和困难群众托底都干不了,也不会获得群众的长久支持。

  如何才能壮大集体经济?郑雄在村里深入调研后发现,村集体经济不是没有赚钱的资源,而是被少部分“狠人”侵占:村级林场120亩,年租金每亩不到10元;200亩的精养鱼池,30年租金仅10万元,只有一个口头约定;村里资源资产很多过了承包期,仍然被长期无偿占用;有的虽然签了合同,但没有交足承包款,拖欠款无人追还……

  5年前的湖山可以说是集体“三资”管理混乱无序,分配不公,富了少数,亏了集体,村民有怨气,干部无正气,经常引发集体上访事件,十年换了四任村支书。

  在上级党委政府和纪委的支持下,郑雄带着村“两委”一班人为湖山村确定了“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村富带民富,村民共富”的新农村建设思路。同时确立了“一年打基础,三年大变样,五年换新天”的目标。还请来华中农业大学等单位的专家教授编制了《湖山村新农村建设总体规划》,并把规划效果图放大以后挂在村子的大门口,村民们看了心里敞亮,对湖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按照规划,湖山村在全村系统化开展普法教育,民主化建章立制,法制化清理“三资”。党员干部集中学习《物权法》《土地承包法》《土地管理法》以及相关法律法规30余次,通过召开党员、村民代表大会,开展“三资”管理等各类专题讨论20余次,最终制定了湖山村“三资”管理办法等,并学以致用,逐项细查清资金,深入核查清资产,拉网排查清资源。

  这次清理,涉及到小部分群众的切身利益,工作难度极大。打铁还需自身硬,郑雄拉下脸皮六亲不认,首先从亲戚开刀。他有个姑老表,多年占用村集体8亩多土地,听说要收归集体,放出狠话:“只要他郑雄敢来收,我就不认他这个亲戚,永远不来往。”

  郑雄先让村干部上门给该亲戚做工作,行不通,自己两次上门也做不通,最后请80多岁的老父亲出面,于情于理讲了很多,终于做通了工作。村干部和党员也先后带动亲朋好友积极配合清产核资工作,村民看到村干部们对亲戚都那么认真,大多数村民都主动退出了侵占的村集体资源。

  实在不配合的,湖山村则通过法律诉讼打官司,挽回集体经济损失。2015年上半年,因清理一人非法侵占村集体两亩堰塘,郑雄家祖坟的墓碑被其砸断,最后郑雄坚持原则,依法将堰塘收归村集体。后来郑雄也没去兴师问罪,还主动将这位村民的儿子介绍到企业工作。

  几年时间,湖山村已清收资金30余万元、村集体土地1000亩、堰塘120口、鱼池200亩、山林50亩。湖山村对清理出来的资产进行了分类盘活、盘大、盘强。全村通过清理规范合同,改无偿为有偿,改低价承包为合理承包,改一次性交纳为年度滚动交纳,村集体每年增收50万元。引进育肥羊厂、生态种植园、高效农业示范园、盆景植物园等规模农业企业,先后采取承包经营、入股分红等方式,将小钱变大钱、死钱变活钱、变一次性收益为年年稳定收益,实现“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不仅新增村集体收入1200多万元,还建立了每年80万元的村常态收入机制。

  有了钱好办事。最直观的变化是村容村貌的改观。5年多来,湖山村按照新农村建设标准,连片规划整合利用土地,用来发展村公共事业。高标准修建了党员群众服务中心、院校专家科研培训中心、生态运动公园、植物园、采摘园、农耕文化园、高效农业试验基地,配套了村办公室、议事厅、农资超市、医疗室,开通了所有农户自来水、网络及有线电视,改造升级了电网,修通了30公里通组、通湾、通户水泥路,每户村民出门都不用再走泥巴路了。

  通过资金投入,湖山村基础设施建设焕然一新,明显改善了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湖山村通过互助共建的模式改造了3个自然湾,建立农民新居,由村里出资,请设计师统一设计农民小区规划图,以及为村民免费设计房屋结构,村民自己出资建房。

  湖山村不组织集资建房,只做好基础设施配套建设,鼓励村民拆旧房建新房,有效利用旧房各种建材原材料以及村民互助建房,平均每户降低新房建造成本8万元。这样一来,不仅降低了村民建房成本,而且提高了村干部威信,群众满意度高。

  为把教育从娃娃抓起,加强儿童基础教育服务,湖山村党委一班人动员有社会资本和责任感的人士开办幼儿园。帮扶湖山村五组村民陈道红开办了湖山村苗苗幼儿园。2017年又引进在外开矿做生意的湖山七组村民陶宗金投资数百万元修建了高档次、高标准的英才国际双语幼儿园。村民们高兴地说:“村党委支持社会力量办学是给我们最大的实惠。”

  5年来,湖山村所有建设资金90%靠村自筹,没有向村民收一分钱,村里没有新增任何债务,同时还有近300万元的现金积累,集体资产达到2630万元,村债务全部化解。同时,湖山村还争取到了国家项目支持,对全村80%的土地进行了平整,实现了沟路渠配套,引进正大集团流转耕地,基本实现了村民变居民,农民变工人。

  积分制激发党员群众内生动力

  湖山村的土地流转有效拓宽了群众的增收渠道,农户不仅每年每亩可获得流转收益,还可就近到镇里、村里的企业或外出打工。2016年村民人均纯收入达2.2万元,是5年前的近4倍,无一人上访。

  5年多来,郑雄严格兑现竞选时的承诺,没在湖山村领一分钱报酬,没在湖山村办一个企业,上无一片瓦,下无一分地,郑雄之前所办企业与村集体没有任何关系,村集体所有财务收支全部透明公开,清理收回的集体土地没有改变生态农业的用途。

  村民们在享受湖山村建设发展成果的同时,从内心消除了对郑雄当村官动机的怀疑,对这五年来的工作给予了认可。各级组织和领导也对郑雄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他先后被评为湖北省劳动模范、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湖北省第十一届党代表、湖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十九大党代表。

  村民逐渐富起来以后,如何提高村民整体素质是湖山村“两委”重点考虑的事情。于是,“今天你积分了吗”被刻在了村委会大门口,也逐渐成为村民茶余饭后的问候语。

  农村靠群众、群众靠发动、发动靠活动。2017年2月,湖山村党委决定创新改革积分制管理模式,采取好人好事正积分,坏人坏事负积分,以积分制为载体,定期、不定期开展活动,密切党员干部与群众之间的联系,根据参与活动等积分情况来奖励先进,鼓励后进,最大限度激发村民们主动参与建设村庄的内生动力。

  湖山村出台了涵盖党员活动、村规民俗、服务群众、建言献策等村级工作方方面面的积分制管理细则,面向全村全体党员、干部、群众积分。设置村干部、普通党员、群众三类积分项目及奖惩制度,干部积分要求高于普通党员高于群众,相应的干部奖励也少,扣分更大。年底积分兑现后清零开始下一年度的积分。

  在流动党员管理中,湖山村党委发现在深圳务工的党员陈冬兵,常年为求助对象不记名捐款累计30余次,总共捐款金额2万多元。2017年3月陈冬兵被授予湖山村党员积分制管理第一季度特别奖。

  先进典型毕竟是少数,如何调动大多数人参与积分的热情?从制度设计到全程推广的湖山村副主任包安娜告诉记者,现在的积分制奖励,是将总奖金的45%用于奖励三个类别的第一名,55%的奖金用于抽奖,奖励所有参与积分的党员群众,人人可获奖,奖品为日常生活用品。

  当前湖山村生活水平已大幅提高,如果仅靠有限的奖金不足以最大限度激发党员干部群众的参与热情。5月24日下午5点,湖山村农民广场座无虚席,一台由农民自导自演的湖山村积分制管理颁奖文艺晚会正式开始。

  晚会上,湖山村将积分制管理同群众文化娱乐生活有机结合。获得月冠军、季度冠军、年度冠军的村民不仅有物质奖励,还将在全村大会上隆重被授予流动锦旗,并且一个年度后,将在积分制管理中表现突出对象的事迹材料编辑成宣传册,印发到全村并永久存档。负积分及倒数后三名将在全村通报批评并谈话。增加了积分对象的荣誉感和紧迫感。

  在湖山村,村民们积的不仅是分,还凝聚了党心、赢得了民心、扮靓了乡村。村干部郑雄、李先春带头成立了湖山村党员义务服务队,老党员李国权带头成立了老年义务服务队,包安娜组织成立了巾帼、青年以及儿童志愿服务队,联合开展锄草、清淤、美化环境等多次义务帮扶活动,带动更多村民参与到积分制管理中来。

  农村好面子。湖山村有的农村妇女赋闲在家以前总爱玩麻将,看别人都在参与积分后,自己也每天去田间地头参与劳务互助,收入增加了,生活充实了,家庭也和谐了;有的村民家中小孩产生厌学情绪想辍学,忙被劝阻,要不然家里就会被扣分,被人看不起;有的村民曾因耕地纠纷闹得不可开交,积分后,这两户村民的关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主动冰释前嫌成了相互关照的好朋友。郑雄认为,可不要小看这些积分小活动,互帮互助多了,邻里关系就好了,村民幸福感就提升了。

  郑雄说,回想这5年,虽然很累,但他内心觉得很快乐,也真正弄明白,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担当,什么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一个共产党员,只有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思想不通,万事皆空;认识到位,事半功倍。”钟祥市委书记林长洲表示,近几年,湖山村依靠党建引领,成功打造出创新社会治理的“湖山模式”,下一步,要毫不动摇抓好农村产业融合发展试点、农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乡村积分制管理试点以及群团组织改革、矛盾纠纷排查化解、脱贫攻坚等各项工作,激发新动能。

  记者手记

  湖山村的成绩,再一次用实践证明,在能人回归后,注重党建引领、解放思想、真抓实干,村还是那个村,土地还是那块土地,村民还是那些村民,但无论是农村的外部环境,还是群众的物质和精神层面都会发生较大改变。

  当前农村呼唤能人的回归反哺,不仅仅只是经济上的捐赠修桥修路,还需要德才兼备的乡贤驻村,需要有在机关企事业单位从事党建或管理等岗位的人才、退休干部回村任职。

  农村民主决策、村务公开等规范工作也一刻都不能松,要给村民营造一个公正的生产生活环境。村干部也要实实在在地为农民谋福利解难题,干群关系才能持续融洽。

  郑雄认为,湖山村未来发展的道路还很长,要做的事还很多,他将在上级组织坚强领导下,倾尽全力,努力把湖山建设成为“基础设施规范化、绿色基地科技化、自然风光田园化、人居环境社区化”的美丽乡村。下一个5年,湖山村会变成什么样,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高雅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报道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