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经济| 科教| 社会| 视频| 图片| 言论|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专题| 明白纸| 领导活动| 图说天下| 农技推广

城镇化进程中簸箕刘村党支部书记董吉增的坚守与担当

2017-09-22 10:10|作者:|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分享到:

  百姓至上

  ——城镇化进程中簸箕刘村党支部书记董吉增的坚守与担当

 

 董吉增(中)在锦绣阳光城项目施工现场安排工作。

  图①为社区内的居民健身活动场所。

  图②为董吉增(右)与社区居民亲切交流。

  申相磊 刘强 本报记者 杨志华文/图

  “簸箕刘,簸箕刘,

  簸箕刘富得流了油。

  人人手里有股份,

  家家住上小洋楼。

  衣食住行全都管,

  生老病死全不愁。

  簸箕刘,簸箕刘,

  簸箕刘多亏老董头。

  天天围着大伙转,

  没日没夜像头牛。

  当官不为自己想,

  群众冷暖记心头。

  簸箕刘,簸箕刘,

  跟着老董有奔头。

  簸箕刘,簸箕刘,

  下辈子还在簸箕刘……”

  这是流传在鲁西北德州的一首顺口溜,里面提到的老董头便是山东省德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簸箕刘社区党支部书记董吉增。

  年近花甲、担任村党支部书记23年的董吉增一直怀揣“创幸福基业,奉百姓至尊”的信念,带领村民把一个集体负债50多万元的穷村发展到如今村集体净资产12亿元、人均70万元的富裕村,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子变成远近闻名的“省级民主法治示范村”“全国文明村”,探索出一条壮大村集体经济,实现“农村变城市、农民变市民、村民变股民”的致富之路。他本人也先后获得“山东省劳动模范”“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德州市乡镇企业家”“德州市优秀农村党支部书记”“德州市人民好公仆”等荣誉称号,并当选德州市第十五届、十六届、十八届人大代表。董吉增,用一个个传奇故事演绎出城镇化进程中一位村支书全心为民的坚守与担当。

  临危受命,先把村集体大河里的水灌满

  1958年,董吉增出生在簸箕刘村。1976年参军入伍,在军营的大熔炉里锻造了四年。1980年复员后,回村务农。1985年被推举担任村委会主任。1994年簸箕刘村集体出资兴办的砖瓦厂因经营不善,背负了50多万元债务。沉重的债务,压得簸箕刘人喘不过气来。再加上村里提留收不上来等一系列问题,不堪重负、一筹莫展的老支书坚决撂挑子不干了。

  怎么办?村民们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头脑灵活、敢闯敢干、时年37岁的董吉增身上。

  “秋水寒意雁识得,邦临危难士担当。”危难之时,董吉增不辱使命,毅然拣起了这个烂摊子。1994年7月5日,他接过村支书的重担走马上任。随后,他对砖瓦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治,实行厂长负责制,严字当头,降残次率,提高年产量……

  天道酬勤。新官上任第一把火这么一烧,竟烧出个开门红,当年砖瓦厂扭亏为盈,到1995年底净赚60多万元。

  在砖瓦厂捷报频传的同时,董吉增马不停蹄,乘势而上,他强力推动簸箕刘村成立了自己的建筑队。天元集团第六分公司承建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家具厂一千多万元的扩建工程,又为村集体积累了一部分资金。

  1998年,德州市成立经济技术开发区。簸箕刘正处于开发区中心位置,董吉增意识到,开发区成立后本村土地将会逐步被征用。“到时候土地被征用了,村民就断了命根子,补偿款过几年就花光了,那时候就只能坐吃山空。怎么才能让村民有份稳定的收入,一代一代越过越好呢?”那段时间,这个问题困扰着董吉增。经村“两委”成员慎重研究,决定抓住开发区建设这个机遇,成立了村集体企业——簸箕刘工贸有限公司。

  2003年,按照德州市城市规划,德州行政中心、文体中心、商务中心多个政府项目启动,将占用簸箕刘村的土地。董吉增看到了德州城市开发的机遇,决定成立本村自己的建筑公司,参与城市建设和土地开发。经过上级和相关部门批准,簸箕刘正式成立了德州宏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寓意“大展宏图”。

  宏图大展的时机,真的如期而至。2003年9月,簸箕刘村占地100多亩的砖瓦厂按政府要求被拆迁,政府通过土地“招拍挂”程序,将土地拍卖,因砖瓦厂土地已办理了国有土地手续,政府按有关政策一次性给予簸箕刘补偿金1200多万元。

  面对这1200多万元,按照董吉增的提议,簸箕刘人没有分光吃净,而是继续投入到企业中。接下来,簸箕刘启动德州最大的电动车交易市场,卖门店、出租商铺……收入滚滚而来。

  2009年4月,董吉增又接到一个艰巨的任务:当年10月全国运动会在山东省举办,德州市承办篮球比赛项目。而市体育馆的场址就在簸箕刘村边上。于是,该村面临整体拆迁,董吉增决定依托簸箕刘工贸开发公司和宏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自拆自建。这样,不仅解决了本村村民的住房,还有剩余房源对外出售,加上临街商铺售卖、出租,一个工程下来,簸箕刘村赚了一亿多元。

  以此为模板,簸箕刘的企业乘胜出击,又一举拿下改造八里庄社区、承建袁桥大社区大块头项目。水涨船高,簸箕刘企业迅速壮大,成立了山东簸箕刘集团有限公司,下辖德州宏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德州大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德州盛和酒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德州幸福基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村民变股民,让每个村民都有持续稳定的收入

  随着簸箕刘村新村建成为簸箕刘社区,施工项目越做越多,村集体实力越来越强。“要把这些收益落实到每个村民日常生活中,能让村民从村集体经济中长期稳定受益。”董吉增认为。

  于是,2010年初簸箕刘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启动。簸箕刘名下所有集体资产先报德州开发区长河办事处经营管理中心审计核实,确保集体资产的真实性。由办事处经管中心出具审计报告,并提交党员干部、群众代表会议通报。7月,从起草《簸箕刘社区居委会集体资产股份制量化实施方案(讨论稿)》到“参照稿”再到11月1日《方案》通过实施,其间董吉增组织村“两委”召开了10次专题会议,三次党员群众代表大会,两轮挨家挨户搜集征求修改意见,7天全社区公示。

  根据集体资产清查核算结果,簸箕刘将总资产分为两部分,即全员股和集体股,其中全员股占总资产80%,集体股占总资产20%。

  就全员股而言,按照2010年清产核资结果,以当时1600多位村集体成员计算,平均得出一个基本股。簸箕刘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按股份制量化方案中享受基本股100%股权,每人每月享受300元的生活补助费。2015年12月,簸箕刘党员、群众代表大会对《方案》进行第一次修订,将这一补助提高到每人每月享受600元。

  具体实施过程中,情况远比想象的复杂。在原有的村集体经济组织中,有的村民已经在城市定居,有的子女考上大学留在城市工作,还有外嫁女、新生儿等,这些人是否纳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各种具体情况千差万别,法律没有统一明确规定。

  哪些人可以参与分配,怎么分配,簸箕刘村规定,原本村在册农业人口、村庄改造前在本村有住房及其他三大类17种情况可以享受股权分配。同时,又明确以下情况不能参与分配股权:1994年元月1日以前参加过国家行政、人事等有关部门招聘安置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非农业人员;原籍不是本村、虽将户口迁入本村多年,但未参与最后一次(2001年)土地调整的;虽在本村有住房,但原籍不是本村又非本村成员家属的非农业人口;非双女户或多女户,出嫁女户口应迁未迁、村庄改造前在本村又无住房的;离婚或丧偶女子已再婚到外村;外来户口挂靠人员(空挂户);未及时办理户口注销的死亡人员等。

  有了可以参与股权分配的成员资格和范围,面对村里千差万别的具体情况,他们参照基本股权,根据不同成员,分为享受基本股权的100%、80%、70%、60%四类标准。一类是原本村的在册农业户口可以享受100%,村庄改造前在本村有住房且长期居住,但未参与最后一次(2001)土地调整的出嫁女、配偶及其婚生子女。二类是原籍是本村农业户口,因各种原因将户口转为非农业,但从未参加工作的等八种情况可以享受80%股权。三类是原籍是本村农业人口,将户口转为非农业且于1994年元月1日以后参加工作的人员,虽经政府部门在企业安置就业,但因企业破产、倒闭、裁员现已下岗的,这类情况可以享受全员股部分70%量化股份。四类是原籍为本村的出嫁女离婚或丧偶后回本村居住或将户口迁回本村的可以享受60%。

  股权量化到人后,簸箕刘向股东代表出具统一印制的记名股权证书,作为行使股权的凭证。股份设定是为了保障村民今后生活的,原则上不允许将股权转让、质押、提现。对于特殊期情况,比如出嫁女和举家迁出,须经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全体家庭成员共同申请并经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代表会研究同意后,办理相关手续。董吉增告诉记者:“一旦转让、提现,以后就不再享受全员股相应红利,也不能再享受集体股相应福利。”

  方案规定,可以参与分配的集体组织成员要采取动态管理机制,应进则进,该退则退,不能一次定终身。有违法行为的,结婚时户口迁入本村、离婚时没在本村取得住房的等情况由集体收回股份。量化配股以后,剩余集体资产作为今后集体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周转资金并为今后新增人员按规定量化配股所用。

  为界定新增人口,簸箕刘划定了具体日期,即2010年10月31日24时,这之后的新增人员(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家属)根据其户口性质,以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配股为基础,自截止日起新增人口每晚一个季度相应递减5%股份,每季度末调整该季度新增人员股份,下季度开始享受股利分红及福利待遇。

  集体股由集体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幸福基业资产管理公司)持总资产20%股份份额,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及企业所得的收益按照平等、平均的原则用于在本社区生活居住的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家庭成员各种福利。

  如今,簸箕刘村60岁以下村民每人每月可以领取600元的生活补助。60岁以上的村民除了每月600元补助外,还可以在集体股、幸福基业公司领取400元,加在一起一个月1000元。一对60岁以上的夫妻一个月至少2000元。“这比养个儿子都安心。”老人们高兴地说。

  奉百姓至尊,让老百姓共享发展成果和幸福生活

  “创幸福基业,奉百姓至尊。”这句话醒目地印在董吉增的水杯上,更刻在了他的心里。

  在簸箕刘社区,记者遇到31岁的刘海强,提起董吉增,刘海强直言这是他的“救命恩人”,言词间透露着无限感激。

  2007年,正在青岛读大一的刘海强突然被查出白血病。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而言,患上白血病,几十万元的医疗费用就相当于下了死亡通知书。

  但刘海强是幸运的。董吉增得知后,立即组织村“两委”开会研究制定帮助办法。随后,《簸箕刘社区居委会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制度》应运而生,2007年7月20日经簸箕刘社区党员、群众代表大会通过并实施。以每人年累计住院(县级及以上医院)医药费1万元为起付线,按就诊医疗费多少,分段制定救助比例。住院医药费在1万元以上(含1万元)至2万元(含2万元)的,集体救助总费用额的15%……住院医药费30万元以上的,集体救助总费用额的

  35%……

  在医院花费48万多元后,刘海强康复了,簸箕刘给报销了15万元,加上新农合以及村民的捐助,刘海强一家基本没有负担。

  “做百姓的坚强后盾,决不能让簸箕刘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不能让每一位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家庭成员因缺钱看不起病。”这是董吉增给自己定下的底线。

  2016年6月,年仅26岁的村民周霞患了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电话打到董吉增这里,听着那头病人家属泣不成声,面对昂贵的医药费打算放弃的时候,董吉增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他自己筹集20万元给患者家属打在银行卡上,后经村“两委”开会研究,大家一致同意提高重特大疾病报销比例。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医疗费用超过30万至80万元的,簸箕刘逐步提高报销比例,最高可达60%。最令人欣慰的是,经过半年多的治疗,周霞的病奇迹般地治愈了,82万元的医疗费用,簸箕刘村集体报销了近50万元。

  簸箕刘从集体总资产中拿出20%作为集体股,成立德州幸福基业资产管理公司,分配到现生活居住在簸箕刘社区的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家庭成员,除了大病医疗救助外,簸箕刘还设置了教育奖励经费。考上专科奖励1500元、本科2000元,考上德州市重点中学奖励1000元。

  在簸箕刘,路上看到的老人个个精神矍铄,满面笑容。原来,簸箕刘的幸福基业公司专门给60周岁以上的老人发了一项福利,即在老人生日当天,社区“两委”派代表把生日蛋糕送到老人家中,并按年龄段,送上1000元至1万元不等的生日祝福金。年满85虚岁以上老年人,生日当天,社区“两委”成员集体到场祝寿。

  记者在董吉增的办公桌上,看到这样一张表:簸箕刘村民春节福利标准,每人40斤面粉、10斤花生油、10斤大米、10斤水饺粉、5斤带鱼、1斤香油、1只扒鸡、150元鸡肉、鸡蛋、猪肉票;中秋节福利标准,每人40斤面粉、10斤花生油、10斤大米、1斤香油、1只扒鸡、1斤月饼、150元鸡肉、鸡蛋、猪肉票,还有老年人节日慰问金、冬季采暖补助、物业补助、新农合、新农保保费缴纳等。社区一年为居民发放各项补助、救助金达1700多万元。

  每天早上6点多,董吉增陪老伴儿散步,村里老人总是开玩笑地对他老伴儿说:“大妹子,你可得照顾好我这兄弟啊,我们都得靠着他多活几年呢。”

  “老人们的笑脸,这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也是最大的动力。我就想着让百姓晚年能更多地享受到簸箕刘的温暖。”董吉增笑着说。

  越拆越好,让天下第一难的拆迁变“喜迁”

  簸箕刘村地处德州市体育中心西北侧,在新城规划之初就在拆迁之列,由于行政区划变动,一直没能启动。2008年4月,该村又划归市经济开发区,拆迁问题被提上议事日程。9月,确定安置地点在德州市跃华学校西侧。第二年全国第十一届运动会部分项目要在德州举办的消息,加快了该村拆迁的步伐。

  2009年3月,市里考虑到在新村没有建好的情况下,整村拆迁难度很大,决定分批进行,先拆68户;同时在跃华西侧启动安置楼工程,建设多层17幢、高层7幢,容纳1294户。68户拆完后,4月20日,市里为了迎接全运会,开展了城建综合整治行动。4月24日,董吉增接到了上级命令,为了给全运会创造良好环境,簸箕刘村必须在5月底前拆完。

  俗话说:“故土难离,破家难舍。”要老百姓搬出祖祖辈辈住惯了的旧居谈何容易,更何况又是在新楼没有盖好的情况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么多人到哪里去租房?一系列困难摆在村党支部面前。

  于是,董吉增召开村“两委”班子成员会议,研究如何发动群众,如何解决拆迁中遇到的困难。然后分组分片召开村民会议。4月25日至26日,董吉增连着讲了两个早晨、两个晚上,把嗓子都累哑了,向村民讲解拆迁的原因、意义、前景,要求5月3日前,所有户搬出村,20日前拆完。接着实行村干部承包责任制,每天下午6点,村干部开一个碰头会。

  为了解除群众后顾之忧,村里规定:每户每月补助租房费600元;承诺当年年底前竣工安置楼,新楼建成后,村里统一为每户免费安装整体厨房、太阳能热水器、内装门,取暖、物业不收费。同时还跟群众算了笔放心账:拆迁补偿费每户15.3万元,新楼土地费村集体拿,按造价成本680元每平方米,卖给村民,200平方米的楼才13.6万元,光补偿费就花不了,经济困难的户通过拆迁就能大翻身。

  在拆迁中,随时解决群众遇到的困难。正当旧房拆迁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时,突然传来不幸消息,原村会计姜凤德突发心脏病去世。按农村传统,要在家设灵堂,亲戚朋友都来吊唁。但面对已经剩下半拉子的房屋,姜凤德灵堂设在自家已不大可能。

  董吉增多次和村干部商量,最终由村集体出资在村里买了一套即将拆迁的房子设灵堂,说服村干部,董吉增把村委楼里自己的办公室腾出来,用来接待来吊唁的亲戚朋友。

  一个干部的一言一行,看似简单,村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葬礼顺利结束,姜凤德家人一个劲儿地感谢董吉增。“这么忌讳的事,董书记都能主动揽起来,说明真是给我们百姓干实事的人,我们得支持他。”

  村民孙泽祥28岁的儿子,出车祸身亡。由于他家在附近八里庄租房,按农村习惯,死人不能停放在别人家。于是村干部出面,将村里一个将要拆迁的厂房买下来,搭起灵棚,村干部帮着忙了3天,办完丧事。有了这两档子丧事,于是村里便研究出台了搬迁期间特事特办的规定:搬迁期间,谁家有白事,村里补助2000元,有红事补助1000元,村干部帮着料理。

  村民孙汉芳接连搬了3次家,却没有怨言。他有94岁的老母亲需要照顾,60岁的老伴因癌症已卧床两年,要说搬家最令人头疼不过。他家原来住在村子的中部,2003年,新城长河大道改造时,拆了他家的房子,他到村东头租房住。当年3月第一批68户拆迁时,他租住的房子又在拆迁之列,他被迫又搬到了村西租房住。再一次全村拆迁,他又跟着重新搬家了。他对记者说:“我们村是越拆越好,我们早就盼着拆迁了。再说,村里又为我们考虑得这么周到,我们有困难也都自己克服了,不愿再给村干部添麻烦。”

  2009年,簸箕刘整村拆建的故事在德州轰动一时。全村一共496户、1859口人,一周之内,全部村民在外村找到暂居地,仅用了28天时间,整个村子全部顺利拆完。

  “看着是一次拆迁,考验的是平时的工作。”董吉增说,多年来,村集体为群众谋的福利,换来了群众对村干部的信任。一次拆迁是对村干部多年工作的综合测评,反映的是干部在群众心目中的威信,体现的是干部的号召力、凝聚力和战斗力。村干部只有在平时工作的每个细小环节上,都脚踏实地,落实到位,才能赢得群众信任。

  空中俯瞰簸箕刘村旧址,绿树掩映,五横七纵的村道依稀可见,转望不远处的新村楼宇,董吉增心生快意,他似乎看到了两年后锦绣阳光城小区竣工、售楼的火爆场面,看到村民个个成为百万富翁时洋溢着幸福的脸庞。

  23年来,由贫穷到富裕,从农村到城市,城镇化进程中簸箕刘村的变化翻天覆地,但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董吉增一直初心不改:“党的政策好,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关心帮助得好,班子成员和全体村民支持得好,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村支书,没有理由干不好!百姓至尊,共同致富,让村民们从咱身上体会到党的温暖,是我分内职责,更是我一生无悔的追求!”

  “大熔炉火炼真金,造就堪当大任人。卫国能教疆土固,兴邦敢创半城新。铁肩伟业千秋壮,义胆民生百姓亲。赠友无需我多语,公将行动颂军魂。”

  一个老战友王桂明的诗句,可谓是对董吉增的最好评价。

责任编辑:梁冰清
分享到: 更多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