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 时政 | 部委 | 经济 | 科教| 地方| 国际| 图片| 读报

四十年后再出发——致敬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 ——

1978年,新年的第一缕晨曦像往常一样唤醒中国,即使最大胆的预言家也不敢想象,在这一年接近尾声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坚不可摧的幕布,会被撕开一个口子;并从这个口子开始,以摧枯拉朽的态势在中国大地上熊熊燃烧起来。一个改变亿万中国人命运的大时代开始了。从此,踏上这条道路的中国,开始不停地奔跑、跨越,其心志之坚决、力量之强大、速度之迅疾,在近代五百年大国崛起中,无与伦比,无可企及。这条道路,就是改革开放。 【详细】

20个中央一号文件概要(1982-2018) ——

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批转1981年12月的《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这也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改革开放后第一个中央一号文件,其主要内容就是肯定多种形式的责任制,特别是包干到户、包产到户。这份文件提出,包产到户、到组,包干到户、到组,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明确“它不同于合作化以前的小私有的个体经济,而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并第一次以中央的名义取消了包产到户的禁区,且宣布长期不变。文件的另一要点是强调尊重群众的选择,不同地区,不同条件,允许群众自由选择。同时还提出疏通流通领域,把统购统销纳入改革的议程,有步骤地进行价格体系的改革。 【详细】

陈锡文:农村改革四十年 ——

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启的。农村的改革迄今已整整40年。回顾农村改革这40年的历程,细数农业、农村、农民在这40年间所发生的深刻变化,无法不使人感叹:真是“弹指一挥间”而又“恍若隔世”!40年前的1978年,安徽省凤阳县梨园公社小岗生产队的18户农民,在他们决心搞“大包干”的那份契约上按下18颗鲜红的手印时,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准备承担的那份风险竟然并没有降临;他们更没有想到,那18颗红手印竟然就成了点燃中国农村改革的星星之火。 【详细】

《农民日报》与农村改革同行 ——

在农村改革的风云际会中,《农民日报》应运而生。近40年来,《农民日报》始终与农民同行,是改革开放浪潮的亲历者、见证者和记录者。在“三农”发展的每一个拐点,在攸关农民权益的每一件事上,都能看见《农民日报》的身影、听到《农民日报》的声音。在庆祝农村改革40年之际,我们摘选了《农民日报》40年来的精彩报道,与读者共飨。 【详细】

庆祝农村改革40年图说三农新变 ——

农村改革开放40年来,亿万农民群众依靠各级党组织领导走实践创造之路,三农事业成就辉煌,一幅幅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乡村振兴画卷徐徐展开。党的十八大以来,智慧农业体系基本建立,创新服务模式不断涌现。智慧农业的广泛应用,推动农业竞争力提升和农业可持续发展,现代化水平大幅跃升。智慧农业投融资市场十分活跃。“十三五”期间,智慧农业装备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3.8%。,市场收益1300亿元,精细化、标准化、高效化和绿色化农业,成为供给侧安全保障。农业告别旧有生产方式,城乡居民“米袋子”“菜篮子”日益丰富。粮食年产量由3亿吨跨越到超过6亿吨,肉蛋奶果菜茶及水产品等日益丰富,实现由供给短缺、品种单一向种类繁多、供给充足转变。 【详细】

庆祝农村改革40年图说三农巨变 ——

农村改革开放40年来,亿万农民群众依靠各级党组织领导走实践创造之路,三农事业成就辉煌,一幅幅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乡村振兴画卷徐徐展开。党的十八大以来,智慧农业体系基本建立,创新服务模式不断涌现。智慧农业的广泛应用,推动农业竞争力提升和农业可持续发展,现代化水平大幅跃升。智慧农业投融资市场十分活跃。“十三五”期间,智慧农业装备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3.8%。,市场收益1300亿元,精细化、标准化、高效化和绿色化农业,成为供给侧安全保障。农业告别旧有生产方式,城乡居民“米袋子”“菜篮子”日益丰富。粮食年产量由3亿吨跨越到超过6亿吨,肉蛋奶果菜茶及水产品等日益丰富,实现由供给短缺、品种单一向种类繁多、供给充足转变。 【详细】

家庭联产承包——农村改革启大幕 ——

中国农民,向来有着解不开的土地情结。从刀耕火种、茹毛饮血,到开疆辟土、男耕女织;从井田制、均田制到一条鞭法、摊丁入亩……一部中国农业文明史,就是一部中国农民与土地关系的变迁史。尽管土地制度一变再变,在土地上辛勤躬耕的农民,却始终难以摆脱饥饿与穷困的命运。1984年,国庆35周年游行,当载着“联产承包好”牌扁的拖拉机,轰隆隆驶过天安门广场时,现场观礼群众与电视机前的广大农民一片欢呼。这欢呼,源自内心无法抑制的喜悦,源自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限期待和想象。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以农民家庭为单位、承包经营集体的土地和其他大型生产资料、自主进行生产和经营的“一项基本经济制度”,被誉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农民的一项伟大创举”。 【详细】

乡镇企业崛起——“异军突起”逐新路 ——

新世纪以来,乡镇企业内涵外延不断变化,服务乡村振兴的能力不断提升。到2017年底,乡镇企业总产值85万亿元,乡镇企业从业人数1.64亿人。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华章中,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乡镇企业都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不仅是因为它继“包产到户”之后进一步解放了乡村生产力,推动经济进入高速增长的通道;更因为它在整个国民经济由计划向市场转向的过程中,充当了“马前卒”与探路者的作用。   40年改革,白云苍狗,沧海桑田。在人头攒动的农贸市场里,从普通家庭不断宽裕的手头上,透过高速行驶的列车车窗……作为中国经济奇迹的组成部分,乡村的巨变有目共睹。作为乡村工业化起点的乡镇企业,不仅是这些成就的直接参与者、贡献者,在经历了时间与市场大潮的历练后,本身也从稚嫩一步步走向成熟。 【详细】

村民自治——民主新风起阡陌 ——

40年前,安徽小岗村18位村民在“包产到户”契约上按下红手印,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38年前,广西合寨村的85位村民选出全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并在“村规民约”上按下红手印,开启了我国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新篇章。当年,从一个小山村走来的村民自治,与包产到户、乡镇企业一道,被誉为中国农民的三大历史性创造。而今,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村民自治为主要内容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之一,村民自治的内容和形式不断深化创新,亿万农民在实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同时,享有着更加广泛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权利。 【详细】

统购统销制度退出——放活市场供销旺 ——

粮票、布票、肉票、油票……这些名目繁多的票证曾经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每一个中国家庭购买生活必需品的“硬通货”。如今,即便是从那个时代一路走来的中年人,享受着便捷的手机“扫一扫”支付功能,要在头脑中寻找那段物质短缺的岁月,记忆也会变得斑驳。在新中国成立的69年历程中,粮食等农产品的“统购统销制度”是备受争议的农业政策之一,它曾是在“艰难时期下做出的正确决策”,是支撑着一穷二白的新中国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两弹一星”核心技术,打破帝国主义的武力威胁和核讹诈的制度保障;它也曾导致城乡居民收入的“剪刀差”,形成农产品价格管理体制的僵化,从“特殊时期”的战略配套保障制度演变成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阻碍。 【详细】

农民工进城——民族脊梁筑广厦 ——

纪念的意义在于重新发现历史的价值。40年改革开放,风雷激荡,波澜壮阔。领路人的力挽狂澜,开拓者的艰辛探索,弄潮儿的创业传奇……种种精神、件件故事,我们忘不了,也听不够。此刻,有一个庞大而沉默的人群需要我们特别纪念,他们在改革开放中“野蛮生长”,在负重中奋力前行,却终将告别历史舞台。这个人群曾是卑微的代名词。他们在脚手架上砌筑着摩天大楼,在流水线旁组装着手机电脑,在大都市里穿行着收发快递,在荒山野岭间架设着高速铁路……勤勤恳恳地干着“苦脏累险重”的工作,只为了千里之外的家人能过上好日子。这个人群正是伟大的创造者。 【详细】

取消农业税——千年税赋一朝免 ——

中国农业博物馆四号展厅中央,有一尊高约一米的三足青铜圆鼎,在人们的抚摸下,鼎腹已是红中透亮。鼎上不是古奥的篆书文言,而是用现代白话铭记了历代田赋变迁。岁月失语,惟石能言。2006年这尊由河北灵寿县农民王三妮铸造的“告别田赋鼎”,向世人宣告2600年“皇粮国税”的历史终结,代表着亿万中国农民的希冀和喜悦:历经数千年风雨沧桑,卸下因袭重负的中国农民,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惠农新时代。如今,铸鼎的王三妮已经71岁,家里种着10亩地:“现在不仅不用交税,种地还有补贴,每个月还有100元的养老金。”闲适之余,他和老伴每天都到村里新建的广场下棋、散步、跳舞。取消农业税,是中国5000年农业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改革,是我国40年改革发展中继“大包干”后进入新世纪以来最具标志性的惠民善举。 【详细】

农村社保——织牢底网惠民生 ——

四十年时间,弹指一挥间。我国农村民生领域不断推出的民生政策,承载着亿万中国农民健康与养老的托付与期盼。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中去书写,也许一句“农村社会保障体系日益建立和完善”便足以概括。四十年时间,又是何等非同寻常。从“老农合”到新农合,从“老农保”到新农保再到如今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亿万农民个体生命状况和生活质量截然改观,无数鲜活的农村家庭走出“因病致贫、老无所养”的困境,值得历史的如椽巨笔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章。推进社保的公平和普惠,不论是城市居民还是农村居民,让每个公民都沐浴在社保的阳光之下,这是党的性质和宗旨本质体现,也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客观需要。新时代,党中央明确提出“坚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详细】

承包地“三权分置”——赋能活权润乡野 ——

走进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服务中心,一摞摞《农村土地经营权证》《产权流转交易鉴证书》摆放整齐,信息公告屏上实时显示着土地流转信息和土地经营权抵押融资需求信息。自2016年启动试点以来,截至2018年9月,彭山区已发放农村土地经营权贷款1413笔、6.73亿元,有8家银行参与。土地经营权贷款快速推进的背后,是近年来彭山区现代农业的蓬勃发展和农村改革的深入推进。尤其是针对当前农村土地经营“碎片化”的普遍难题,作为第二轮农村改革试验区的彭山区以落实土地“三权分置”为核心,以放活土地经营权为突破口,探索形成了土地流转新机制,围绕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创新构建农村金融体系,激发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 【详细】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沉睡资产焕生机 ——

回望我国农村集体经济的改革和发展之路,有三个必须定格的历史瞬间:定格一:1956年,第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了《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示范章程》,明确了土地、大型农具等生产资料归集体所有,标志着我国农村集体经济的确立;定格二: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珠三角的广州天河、佛山南海和顺德等地,悄然开始了一场农村土地股份合作制改革,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到每个村民,村民变股民,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由此发端;定格三:2016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改革时间表、路线图一一明确,改革由此全面铺开。三个历史瞬间,标志着这个地球上人口最多国家的农村,走出了一条独一无二的集体所有制发展之路。 【详细】

乡村振兴——神州热土涌春潮 ——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强调农业农村优先发展。这是着眼于全局发展对新时代“三农”发展确立了新的历史方位。百年梦想近到眼前,更在脚下。乡土中国的华丽转型离不开“三农”发展的现代化。乡村振兴的号角一经吹响,从北国的万里平原,到南国的千尺丘陵,从东部的渔家海岸,到西部的旱地戈壁,乡村热土一片沸腾,一幅新时代乡村振兴的实践画卷已在神州大地徐徐铺开。回顾发轫于农村改革的40年改革开放发展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金光大道来之不易,弥足珍贵。 【详细】

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种业装上“中国芯” ——

还记得北京三环内的150亩“最贵农田”吗?与寸土寸金的地理位置相比,生长在这块中国农业科学院试验田上的小麦、玉米更为珍贵。从这里培育出的中单2号、丰抗系列冬小麦等品种,累计在全国推广面积均过亿亩,给我国农业增加了数以百亿计的效益。距此两公里开外,有座三层红砖小楼,看似不太起眼,却是几十万份种子的“诺亚方舟”——国家作物种质库。雪白墙壁映衬下,以麦穗装饰的绿色琉璃瓦圆柱更显古朴。穿过长廊,推开厚重的金属密闭门,零下18℃的低温中,一排排高达房顶的架子上“睡”着42万多份种质资源。正是有了它们,才有了“最贵农田”培育的良种。种质资源是农业原始创新的物质基础,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战略资源。 【详细】

超级稻——中国饭碗端得牢 ——

时间如果倒退到40年前的1978年,高中毕业后回家务农的刘守银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跟水稻打一辈子交道。40年后的今天,刘守银58岁了。这位江苏省东海县平明镇老庄村的农民,早已是经营着230多亩稻田的家庭农场主,一亩地,随随便便产量就上650公斤,年收益达到了20多万元。“原来种水稻,一亩地最多产300公斤,现在,亩产600公斤完全不在话下!”见到记者,刘守银颇为兴奋,“种了整整40年的水稻,我算看明白了,这种稻啊,一定要种超级稻!能有今天,我可多亏了它!”何谓超级稻?超级稻——这绝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稻种,也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名词。在中国水稻的发展史上,它是一个无比响亮的名字;在中国粮食安全的功劳簿上,它更是当仁不让的功臣。 【详细】

旱作农业——不让农田再“喊渴” ——

“如果没有旱作农业技术,没准到现在我们还种着亩产二三百斤的小麦,四处借粮吃呢。”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广河县城关镇十里墩村,已经卸任的老支书马春海对记者说。十里墩村是我国西北旱区的一个典型村庄,在1978年的时候,由于干旱,地里长得庄稼只够吃半年,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每年还差着2个月左右的粮食。1983年,全国旱地农业工作会议召开,正式将旱作列为农业的主攻方向之一,进而彻底改变了旱区亿万农民的命运。“这几年,靠着全膜双垄沟播技术,玉米产量已经稳定在每亩1400斤,不仅不用愁粮食,农民还搞起了种养结合的循环产业。”如今,十里墩村的现任支书马忠海再也不用像马春海那样跟水抗争了,而是把全付心思用在如何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 【详细】

抗虫棉——为了棉花姓“中国” ——

很多人知道转基因抗虫棉,是从26年前爆发的那场棉铃虫灾害开始;更多人知道中外转基因抗虫棉品种市场争夺战,是从一个叫做Bt的蛋白基因开始。我国棉花生产从绝处到逢生、棉种市场从倾覆到逆转,转基因抗虫棉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棉花产业自主创新的缩影。截至2010年底,中国已获审定的抗虫棉品种近200个,河北、山东、河南、安徽等棉花主产省抗虫棉种植率达到了100%,累计推广应用面积达3.15亿亩,新增产值超过440亿元,农民增收250亿元。抗虫棉的应用不仅使棉花棉铃虫得到了有效控制,还大大减轻了棉铃虫对玉米、大豆等作物的危害,杀虫剂用量降低了70-80%,有效保护了农业生态环境,减少了农民喷药中毒事故,为棉花生产和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详细】

农业机械化——现代农业“马力”足 ——

上点年纪的人都曾记得,农业生产机械化曾是新中国几代人的梦想,更是亿万中国农民的渴盼。但让梦想成真,把农民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繁重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从束缚了几千年的土地上解放出来,创造农业古国几千年未有之惊天动地的巨变,却只是短短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时间。是的,是改革开放,将亿万农民的农机化梦想变成了现实。 【详细】

设施农业——一年四季菜篮鲜 ——

40年前的冬天,北方老百姓的餐桌上,萝卜、白菜、腌菜是历久未变的旋律。春节到了,即使在首都北京,也仅有极少量的黄瓜,走亲访友,几根黄瓜就是“厚礼”。近些年来的冬天,即使在隆冬时节,走进批发市场,走进超市,走进社区菜站,时时处处可见瓜果蔬菜琳琅满目。老百姓对丰富的“菜篮子”已习以为常。“改革开放前,想吃啥没啥,80年代,有啥吃啥,90年代以来,想吃啥有啥。”东北老百姓对吃菜问题的质朴评价反映了我国北方蔬菜供应的巨大变化,从冬春季的严重短缺,到供需的基本平衡,从够吃,到吃够、吃得更好、吃得健康。变化的背后是北方设施农业的从零星分散试种到集中连片的迅猛发展。 【详细】

“互联网+”——农业插上新翅膀 ——

螃蟹生产季,江苏宜兴高塍镇养殖户邵宁伟习惯每晚入睡前,在手机上点开“渔业云”小程序,看看自家70多亩蟹塘的溶氧情况,轻触手机屏,蟹塘的增氧泵就进入工作状态。“这个物联网养殖系统不耽误事儿,机器比人工精确,省力省心。”像他这样,把手机作为“新渔具”的养殖户,在高塍镇少说有七八十家。“32分钟,各个平台超越了去年1小时的销售量。”2018年11月11日00:37,北京密农人家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孔博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当天,有22吨、货值35万元的农产品从“密农人家”位于北京密云、天津、河北的基地直通城里人的餐桌。同一天,在位于河南省浚县白寺乡李桥村、编号F0055的益农信息社里,信息员刘建国帮十来波村民下了3000多元的订单。 【详细】

绿色食品——优质安全树新标 ——

如今,走进超市,置身于琳琅满目的食品柜台,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生鲜的还是加工的,是袋装的还是罐装的,在许多产品的包装上都有一个统一醒目的绿颜色标识——和煦的阳光、绿油油的叶子以及含苞待放的蓓蕾……这个标识象征着“安全”“优质”,带有这个标识的产品正是经过认定的“绿色食品”。起步于1990年的中国绿色食品事业,从无到有,从默默无闻到深入人心,从理念到产业、从局部到全国、从中国经验到世界影响,通过28年的大胆尝试和艰苦实践,走过了一程荡气回肠的进阶之路。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绿色食品企业总数12407个,产品29108个,已创建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基地635个,面积1.6亿亩,总产量1亿吨。绿色食品已逐步开创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食品安全建设之路,并成为引领安全优质农产品消费的“风向标”。 【详细】

畜牧业转型升级——绿色发展六畜旺 ——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畜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保供给、保安全、保生态能力持续加强。保供给:2017年,全国肉蛋奶总产量达到1.53亿吨,肉类和禽蛋产量稳居世界第一,奶类产量世界第三。肉类人均占有量达到62.1公斤,已超过世界43公斤的平均水平;禽蛋人均占有量22.2公斤,超过发达国家水平。保安全:在各级党委政府、部门和全社会共同努力下,全国动物疫病综合防治水平大幅提升,全国动物卫生状况明显改善。我国动物防疫的法律法规体系逐步完善,兽医管理体制机制不断健全,动物疫病防治战略规划初步建立,在国际兽医领域话语权明显增强,在区域兽医合作中逐步发挥引领作用。动物疫病防控成效显著,动物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水平明显提高,为养殖业生产安全、动物产品质量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提供了有效保障。 【详细】

渔业可持续——奋力“鱼跃”新时代 ——

如今,紧紧抓住“转方式、调结构”主线,咬定“提质增效、减量增收、绿色发展、富裕渔民”总目标,促进绿色兴渔、质量兴渔、品牌强渔,已经成为我国渔业发展的新航道。“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渔业持续快速发展过程中,渔业生态环境恶化和资源严重衰退的矛盾越来越尖锐。为了实现渔业可持续发展,我国从1995年开始致力于渔业产业结构调整,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强化资源保护,发展理念也从单纯注重经济增长向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转变。进入新世纪,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绿色发展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局长张显良介绍道。1995年,国务院进一步完善海洋伏季休渔制度,批准首次在东海、黄海实行伏季全面休渔,到1999年休渔范围扩大到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四个海区,涉及沿海11个省(区、市)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休渔渔船达12.4万艘,涉及渔民上百万人。 【详细】

小岗星火燃九州 ——

在中国改革开放破浪远航40年之际,我们将目光重新投向出发的原点。作为中国农村改革的“红色圣地”,小岗人并不祈盼每次都能“红”运高照,他们以由表及里的探求为己任,去归纳、去总结、去推测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绿色革命”正在挺进,生产、生活绿色升级,让这个皖东北村庄焕发新的生机;敢闯敢试、求真务实、自我创新的蓝色风骨,一以贯之,激励着小岗年轻一代以及与之同行的我们,迎风而上、砥砺前行。这就是他们的事业,一份不简单的事业。今日小岗,绝对不是单一面相。红色、绿色和蓝色,三色小岗,既丰赡以多姿,又善始而令终。全国十大名村、中国幸福村、中国乡村红色遗产名村、全国生态文化村、全国旅游名村、中国美丽休闲乡村等一系列称号都花落小岗。 【详细】

勇立潮头看华西 ——

一滴水可以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一个地方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风貌。改革开放40年,中央大胆放权,地方大胆尝试,民间大胆创新,改革推动了开放,开放也倒逼着改革。作为我国农村改革发展的一个历史缩影,华西40年来不断创新实践,不断铸就辉煌。为什么华西总能准确地踩着国家改革的步点,完成新旧产业的科学布局,实现发展路径的顺利转轨,在各个阶段都交出了闪闪发光的成绩单?梳理华西经验不难发现,其中首要的一条就是解放思想。华西改革开放的40年,就是思想不断解放的40年。把握“统”与“分”的辩证,化解“公”与“私”的矛盾,推动“量”到“质”的转型,明确“好”与“久”的目标……从华西经历的四次思想大解放来看,每一次思想大解放,都带来了老百姓能力水平、生活追求、文化素质的一次大提升。 【详细】

韩村河里流金波 ——

激荡四十年,“韩建”与改革开放同岁;辉煌四十年,韩村河是农村改革开放的注脚;荣耀四十年,韩村河用成绩为改革开放庆生。这是一部非凡的创业史。几把瓦刀,赤手空拳,韩建集团党委在田雄和田广良的带领下,从“寒心河”走出,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四十载雨雪风霜,波涛汹涌,打造了国家特级资质的“韩建集团”。   这是社会主义新农村最生动的写照:家有别墅,水暖无忧,幼有所教,老有所养。企业富了,反哺乡邻。他们揣着一颗赤子之心,用一项项货真价实的“韩建福利”,堆出了韩村河人的光荣与梦想。无论企业走多远,韩村河都是他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无论企业多富强,村民都是他们心里最割舍不下的牵挂。让村民共同富裕,是他们最初的梦想,也是他们一生的信仰。 【详细】

裴寨精神耀太行 ——

在乡村振兴大幕方启之际,我们近距离地观察裴寨村,可能会获得更多启示意义。13年前的裴寨村,同全国大多数村庄的处境一样,就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小山村。这种村子何其之多,它们的振兴靠什么来激活?大多发展起来的村庄都像裴寨村一样,有一个“春亮”式的“领头羊”。“领头羊”要有资源。基础设施对于村庄发展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而对于裴寨人而言,甚至吃水、住房都是困难。如何打通致富路上的这一道道关卡,需要裴春亮一样的“领头羊”激活资源,解决村民办不到的事儿。“领头羊”要有公心。裴春亮回村后,全心为村谋发展,一心只为报村恩。“公其心,万善出”,村民们对他信服,因此能被他带的队伍组织起来攥成拳,打赢“削山建村、凿石引水”这一场场胜仗。 【详细】

官桥八组迎蝶变 ——

官桥八组40年,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步。“八组传奇”既是这个伟大时代的注脚,也是历史发展的见证。我们今天重温“八组传奇”,恰恰是在阅读中国农村改革的历程。官桥八组的成功并非偶然,经验有三:一是选对了领路人。一个好干部,就是一面旗,周宝生这个组长一当就是40年,正因为有他,八组才能一直走在改革创新的道路上;二是找准了思路。八组始终坚持“先行一步,多走一步”,敏锐觉察时代的发展需要并顺势而为。正是在这种理念引领下,才能成为改革的先行者;三是咬住了目标。40年来,八组始终坚持共同富裕的目标,坚持集体利益至上,保障每个村民的权益,将每个人凝成一股绳,带着同组、同村、同镇的人共同走向富裕。八组的成功,离不开好时代好政策,但更离不开农民自己的努力。 【详细】

西部海龙再腾飞 ——

曾经长期落后的村庄,17年来经济持续跃升,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海龙村在我国西部城市郊区崛起,取得的成就正在受到愈来愈多干部、群众的称赞。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科学化、农村基层党的建设科学化,关键都在于按客观规律行事。海龙村党组织的同志懂得发展是自己的第一要务,他们在抢抓机遇、谋划发展起步时就意识到,由于农村生产力发展和经济社会结构变化,一家一户分散经营已不适应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发展方式、加快农民增收致富步伐的要求。于是他们引导农民创新组织载体,完善生产关系,通过各种股份制形式形成新的利益共同体,使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经济共同发展这一基本经济制度的优越性,在全体村民共建家园、共享成果进程中得到了更好的展示。 【详细】

村美业兴得利斯 ——

这是一只在诸城乡村远近闻名的“金凤凰”,不靠市区和城镇,没有矿产和美景,然而全村2800口人90%实现了在本村就业,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6887元。这是一个“村企融合”发展的幸福新农村,村庄基础设施完善,又保留了传统村庄“居住独门独院,出门熟人社会”的乡土气息,村民普遍缴纳社保,就地享受着完全市民化的生活品质;这是一处在改革开放40年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明星村庄,从西老庄村到得利斯村,伴随着“但愿人长久、相伴得利斯”这句广告语,为世人熟知,催生了农业产业化这一宝贵经验 【详细】

农旅融合兴鲁家 ——

改革开放四十年里,中国舞台涌现了大批明星村:他们中有些是凭借政策的扶持,巧借东风扶摇直上,摆脱了靠天吃饭的命运;而又有一些,是在波澜壮阔的工业化浪潮中,敢于吃螃蟹,抓住了发展先机,率先致富。随着经济社会转型的加快,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入,传统的明星村在新时代不可复制,中国乡村的发展亟需一些以农旅融合为内涵的新典范。带着这样的思考,近年来,记者一直在浙江寻找样本。几年前,安吉县的鲁家村走进了视线。论资源特色,这里既无名川大山,也无名胜古迹;论区位条件,优势比其显著的不胜枚举,可短短五年,它愣是从一个村集体收入不足2万元、负债150万元的落后村,摇身一变成了享誉全国的小康村。 【详细】

南庄克难焕新生 ——

在广东佛山,无论在哪,只要随便拦到一辆出租车,说要前往中国陶瓷总部基地,司机保准熟门熟路地将你带到目的地。中国陶瓷总部基地,在陶瓷业界可谓赫赫有名,汇聚了国内外多家知名陶瓷企业的决策、研发及销售总部。然而,让许多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国字头”的基地,竟在一个村里。其实,陶瓷总部基地所在的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南庄村,早在清朝便已“走红”。这里是清代探花罗文俊的故乡,也是拥有800多年历史的村落“活化石”。走在南庄村的小径上,也许,迎面而来的一座古民居就有数百年历史。一条罗元环村河把南庄村隔开两边,一边是摩登前卫的陶瓷总部基地展厅和写字楼,一边是古朴静谧的乡野民居。现代与传统相互辉映,也浓缩着南庄村多年来的发展轨迹。 【详细】

西北乡村数前进 ——

前进村的发展实践证明:能人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选准一个能人就能带动一方发展。前进村党委书记马志祥不仅传递党的声音、用活党的政策,而且还能牢牢把握机遇,始终带领群众走在绿色发展的最前沿,另一方面,他利用在市场摸爬滚打积累的创业经验,搭建发展平台,使全村致富带头人由几个激增到几百个,形成带头发展和带动发展的新气象,实现了一子激活全盘棋、带领群众同致富。前进村能从一个穷村、弱村,数年发展为富村、强村,靠的是群众信服干部、人人争先入党所形成的巨大合力。在前进村,最大的政治是发展,最多的话题是民生,村党委始终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千方百计为群众谋实惠,把群众的力量凝聚起来,无论是建大棚、种红提,还是养奶牛、建新村,党委有什么号召,党员干部就有什么行动,群众就有什么响应,架在党组织和群众之间的“连心桥”,使全村干部群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开创乡村发展新局面。 。 【详细】

袁隆平——惠泽苍生的东方稻神 ——

在湖南长沙市城东马坡岭的一个院子里,一位个子不高、脸颊瘦削、精神矍铄的“小老头”走在路上。过往的人们见到他都会停下匆忙的脚步,尊敬地叫一声:“袁老师好!”他也面带微笑、亲切和蔼地说:“你好!”也许你根本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人,不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还是国家发明特等奖、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以及18项国际奖项的获得者,更是一位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造福的伟大农业科学家。这位早已功成名就的老先生,今年已经88岁了,仍坚持奔走在水稻科研路上。他就是“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一个与水稻打了一辈子交道却依然乐此不疲的人。 【详细】

黄大发——引水入村的当代愚公 ——

在黔北莽莽群山深处,有一个被层峦叠嶂的山峰遮挡的小山村。千百年来,他们因缺水而穷。引水入村是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的期盼。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一个普通的农村大队长带领村民,用钢钎、锤子、风钻在峭壁悬崖上凿出了一条“天渠”,让潺潺渠水流进了昔日的贫困村,涓涓清流浇灌着山里人们的幸福生活。36年的时间,成功开凿的“生命之渠”绕三重大山,过三道绝壁,穿三道险崖,绵延9400米,滋润了途中的3个山村。村民用朴实的语言称它为“大发渠”,感谢他们的“头雁”——贵州省遵义市平正仡佬族乡草王坝村老支部书记黄大发。 【详细】

张伟基——共富南岭的改革先驱 ——

年逾古稀的张伟基时常想,如果把自己到目前为止的人生掰为两半,上半部分的人生刚好在改革开放前,充斥着贫困与饥饿,艰险与阻碍,下半部分人生恰逢改革开放,虽然也历经波折,却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了时代的节拍上,在盛世中奏出和谐响亮的乐章。广东省深圳南岭村,一个红透半边天的改革名村,以率先实现“外引内联”、率先成为“万元村”、农村集体固定资产高达数10亿等傲人成绩屡屡收获世人的关注目光和由衷赞叹。在南岭村,有一个人的名字总是和全村的命运呈现在同一块历史背景板中,那便是张伟基,1983年南岭村4个生产队整合为一个村集体之后的第一任党支部书记。38年前,改革开放如同一声春雷唤醒了神州大地,置身于改革洪流的张伟基带领南岭村中流击水,奋楫争先。 【详细】

徐文荣——筑梦横店的传奇智者 ——

改革开放40年,风云际会,造就无数风流人物。但像浙江横店的徐文荣这样,作为全国乡镇企业的元老级人物,已经84岁高龄,仍然精神抖擞,不断描绘着一个又一个新的梦想,不说独一无二,也是屈指可数。没有人比他更“草根”,也没有人比他更热爱横店。哪怕他的事业早已走出横店,遍及全国,走向世界,他也从未动过“乔迁”的念头。不管谁跟他交流,不出三句话,他就会提到“横店的老百姓”。在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都督南街233号横店四共委,徐文荣向记者宣布:2017年横店农民人均收入6.4万,已经提前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到2025年,这个数字要达到10万元,走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入富裕的社会主义。然后,经过25年努力,到2050年,让横店农民人均收入突破20万元。看来徐文荣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详细】

刘永好——深耕农业的卓越民营企业家 ——

在中国改革开放全面起步的1982年,现任新希望集团董事长的刘永好和自己的兄弟辞去各自的“铁饭碗”,来到四川省成都市新津县农村创业。在激荡的改革大潮中,他们顺势而为,敢闯敢试,不断发展壮大。如今,新希望集团已成为中国农牧业企业的领军者。刘永好也常说自己得益于改革开放,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新希望集团的今天。而企业家若要取得成功,必须要“内”“外”兼修。从业36年间,他不断苦练“内功”,履行企业家的责任担当。相继获评中国十佳民营企业家、中国改革风云人物、中国十大扶贫状元、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 【详细】

张玉玺——农产品流通“航母”的掌舵人 ——

在首都南部地区有这样一个地方:它由路边自由市场转变而来,发展成为北京交易规模最大的农产品专业批发市场;它承担着首都90%以上的农产品供应,交易量、交易额连续十四年双居全国第一,是首都名副其实的大“菜篮子”和大“果盘子”;它先后获得“全国文明市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等多项荣誉,它的农产品价格指数成为引领中国农产品市场价格的风向标和晴雨表……站在历史长河中凝眸回望: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这个昔日荒凉的皇家狩猎场,如今可谓车马熙熙,商贾云集,吞吐万象,方圆流金。回顾30年的新发地市场发展史,与一位近70岁的老人血脉相连,是他带头创建了新发地市场,并带领市场领导层锐意进取、深化改革,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树立起代表中国农产品批发市场风貌的一面旗帜。 【详细】

钱晓明——弄潮现代渔业的佼佼者 ——

长江有三鲜,河豚、鲥鱼和刀鱼是江浙一带流传已久的美味食材,然而,长江三鲜之首的河豚却让人们纠结不已。南宋时期,辛弃疾将河豚誉为食材中的抗匈名将卫青,同时也叹息河豚之毒:“河豚挟鸩毒,杀人一脔足。”这一千年的纠结,在20世纪中国的改革开放大潮中终告结束,无毒河豚在现代化水产养殖工厂中诞生,人们再也不必拼死吃河豚了。这个神奇的工厂坐落在江苏省海安市,其创建者是中洋集团的董事长钱晓明。钱晓明,一个经营20亿元河豚产业的大型企业领导者,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工程师。谈起改革开放40年来的那些精彩瞬间,钱晓明娓娓道来,不经意间流露出当年创业的意气风发。 【详细】

王传喜——代村振兴的“领头雁” ——

干净整洁的水泥路,一排排村民“小洋楼”,房顶有太阳能,院里有盆栽花草;人气十足的沿街商城店铺林立,昔日村民变身“新市民”;村民文化广场的绿荫下,三五成群的老人正在下棋、聊天,悠然自得……这里叫代村,山东省兰陵县卞庄街道,但“村”已不再是原来那个“村”,俨然成为一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田园新城”。 【详细】

葛柏林——逐梦最美农场的垦荒人 ——

43年前的中秋佳节,皓月当空。几名身处北大荒农场的知青一边赏月品酒,一边畅谈理想。有的说想当干部,有的要当作家,有的要当警察。其中有位青年满怀激情地说:“我想拥有一片土地,自己耕耘,自己收获!”话音刚落,其他人大笑:“你这是做梦,土地是国家的,怎么能让你拥有?怎么能让你自己耕耘自己收获呢?”43年后的今天,这位被同伴戏称做梦的“痴人”,真的实现了他的梦想:在三江平原腹地,建起了拥有耕地7000亩,林地3000亩,湿地1000亩,总经营面积1万多亩的现代化家庭农场。他就是黑龙江农垦八五九农场“家庭农场”场长葛柏林。他是我国第一个自费进口大型农机具的农户,自费保护湿地第一人、“全国十大种粮标兵”;他创办的圈河家庭农场被称为“中国最美家庭农场”,被评为AA级景区。 【详细】

薛拓——追求“长丰”的种粮管家 ——

今天的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一派省会城市的繁华景象。然而,多年前的这里还是片片农田,年轻人纷纷涌向西安市区发展。而1960年出生于长安区斗门街道中丰店村的薛拓,却对故乡的土地爱得深沉,一直坚守至今。他多年的心愿就是种好家乡的地,带领乡亲们致富。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薛拓在关中平原腹地这片热土上付出心血和汗水,敢为人先,大胆探索土地托管之路,实现粮食种植集约化、规模化、现代化。作为当代新型职业农民的代表,他的梦想是让土地托管花开全国,让农民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 【详细】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