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鲁威

“威”观察| 生猪期货是怎样炼成的——成长篇

我国生猪期货2021年1月8日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上市交易。生猪期货的研发走过了二十年的历程。到今天,生猪期货上市七十天了,生猪期货首次期转现交割也顺利完成了,上市首月生猪期货交易就有1500家单位客户参与了,生猪“保险+期货”试点也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了。这都值得庆贺,更值得庆贺的是,一批人才在品种研发过程中成长,磨练了业务能力与奉献精神。

如今在回眸生猪期货研发历程的时候,期货人推动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矢志不渝砥砺前行的精神,值得产业界思考。二十年里,大商所的领导和研发人员换了几多茬,但是如今的他们依旧对那段岁月满怀激情。有的离开大商所后竟一直从事与生猪产业相关的工作。这份情感力透纸背。一任接着一任干,一波接着一波创新。研发工作既是推进期货市场建设,也是推动自身建设。坚定的政治站位,确保了二十年推出的这个产品一直具有研发引领力。

2006年3月,时任大商所总经理的朱玉辰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第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提交了《进一步完善生猪市场体系,稳定生猪生产与消费的建议》的提案。提出大商所生猪期货课题研究已经六年,完成了生猪期货合约与规则设计及技术准备工作,具备了上市生猪期货的条件。6月,相关部委给予答复:将积极配合搞好对生猪质量标准、贸易流向等问题的调研,完善生猪期货合约及规则设计,逐步推动生猪期货的上市交易。

继任者刘兴强2007年10月带队在主产省主销区走访调研了十天,分别同四川省、重庆市及湖北省等生猪主产省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推动地方政府合作共建期货新品种开发、期货交割库调研、期货市场发展与服务、信息交流以及联络互访机制,并在武汉中粮肉食品有限公司成功地组织了首场生猪期货模拟交割。2008年3月在出席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时,人大代表刘兴强呼吁,增加期货品种及其覆盖面,加大期货与现货的衔接力度,加大对期货知识的宣传教育。

接下来的时任党委书记、理事长李正强,面对社会上对活体交割的质疑,组织研发团队梳理出生猪期货研发新思路,确定了生猪活体研究方向,并在生猪期货外围做保障性产品研发。一方面肉类期货研发获得突破,并在2015年12月向证监会提交了开展分割猪肉期货交易的立项请示。另一方面就是指数研制与发布。2017年3月24日,大商所与原农业部信息中心签署了大宗农产品市场信息共同行动计划,推动瘦肉型白条猪肉出厂价格指数在该部下属网站中国农业信息网发布。2019年,该指数成为入选农业农村部全产业链预警监测体系的唯一的商业化指数。2020年4月24日,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准大商所开展生猪期货交易。

现任党委书记、理事长冉华上任时生猪期货上市已经获批,但是由于非洲猪瘟疫情影响下,相关产业政策和产业格局、生猪流通方向发生了较大变化,获批后的生猪期货合约需要在短时间内根据这些变化做出调整,任务非常艰巨。疫情背景下推动生猪期货上市及平稳运行工作面临极大的挑战。在新冠疫情叠加的不利条件下,他带领研发人员克服重重困难,五个月里多次深入辽宁、四川、重庆等主产区和现货交易市场调研,通过召开生猪期货调研座谈会,就生猪期货合约规则、未来的功能发挥、开展“保险+期货”试点等问题与当地政府、养殖企业及金融机构进行充分交流,短时间内推动了生猪期货合约和规则制度的进一步调整完善,并就生猪期货的疫情防控措施、风险预案等做出具体安排。

还有历任分管生猪期货研发工作的领导们,同样是处处冲在前面。2016年生猪期货研发处在十字路口,时任副总经理的魏振祥带领大家重启生猪期货活体交割研究设计。2018年进入非洲猪瘟防控常态化时期,时任副总经理朱丽红带领研发团队在调整和完善生猪期货合约和规则设计方案上做了艰苦的工作;现任副总经理王玉飞,2011年开始担任农业品事业部总监,确定了“前置管理、简单交割”的制度设计方向,带领一个年轻的团队迎来生猪期货成功上市。

大商所历届生猪期货研发人员基本都是年轻业务骨干。二十年来,生猪期货成为大商所的一个“人才池”,他们在这里收获成果,领悟成长。

博士后出站就在大商所负责品种研发工作的李晗虹现在看上去很文弱,当年她却是个盛夏里喝着藿香正气水跑“两湖”,坐着运猪车从武汉一夜跟到深圳看供港猪交割的女汉子。作为生猪期货研发最早的参与者,她整个感觉就是全行业“压力很大”。而期货研发,就是要为政府为行业解压。当整个行业处于暴涨暴跌中,一个期货研发人员无法置身度外。她清晰记得,2006年原农业部畜牧兽医局开国际养猪大会,当时有关部委领导都到场了。他们在李晗虹演讲时打断演讲进行提问,等李晗虹回答完他们就退场了。这给李晗虹一个强烈信号:高层领导对生猪期货很关心。她说,“这就是压力。”

“带着压力跑市场,搞调研,修改合约规则。2006年这一年,我们把国内养殖企业、屠宰企业几乎跑了个遍。开始有个别企业不接受调研,我们甚至常常被奚落。但还是承受着压力继续跑,慢慢跟人家沟通解释,理解与支持的企业也就越来越多了,都积极提供帮助。当一波强大的压力袭来,其结果往往就是上面要求我们更换标的物研究,这就导致‘猪期货’全系统整建制研发,活猪、仔猪、胴体、分割肉,都是几上几下,做做停停,没法计算轮换了多少次。但这也为整个产品体系奠定了坚实基础。”

一切为了交割。为了把握活体交割的命门,当时两个年轻研发人员现场进行手工背膘测试,连续测了六千多头猪,“恨不得坐在猪身上测”。在跑了无数企业、市场之后,他们产生了“联合交割”的思路。李晗虹认为,这是研发思路的一次重大突破。即以一家大型养殖企业为核心,辐射周边关联企业,在交割日联合做一个交割单,这样就可以给买方少配几个单,降低交割成本,弥补规模化的不足。这个思路受到主产省的好评。后来能够与四个省签协议,说明这个思路为对方解了压,把他们利用期货市场的积极性和信心调动起来了。

首创京都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强在大商所工作时一直负责新品种研发,其中研究时间最长,自己感觉遗憾最大就是生猪期货。他说,期货是建立在现货标准化基础上的交易工具,但我们开始是单兵突进去搞标准化,干了现货应该干的事情,而且干得很理想化。他们2008年2月在武汉中粮肉食搞模拟交割,需要把猪赶到待宰圈,抓阄检测。这时候发现,要想找到指定的那头猪并非易事。人工找一头猪要5分钟。当时国家大宗商品抽检标准是3%,期货交割提高到5%,按照目前的合约设计一手16吨(120头),就是120头×5%=6头。检测一头猪保守估计需要20分钟,6头至少两小时。检验一手就需要两个小时。这就是“理想化”。但大商所一直在产业里面努力。由于当时规模化程度太低,500头以上的规模化养猪厂也只有3%左右吧,选不出交割地,只能在期货标准上单兵突进。十年拿出了一个标准——“GB/T 32759-2016 瘦肉型猪活体质量评定”标准,就是大商所与华中农大已故熊远著院士一起做的。

2012年5月份,大商所成立了独立的“生猪期货和商品指数工作小组”,李强任组长,一直到2016年3月撤销。李强认为,这期间最大成果是推出华北地区屠宰场瘦肉猪的指数价格。那时生猪企业迫切希望有一个可信的价格做标的,我们拿出了一个分量可以与农业农村部国家质量标准等而同之的产品。2012年以后的研发,“一脉相承”,大商所这个基因接续下来到现在也都没有断。场内场外两个市场同时探索;现金交割实物交割并行推进;标的物活猪、仔猪、猪胴体、冻肉、分割肉一个都不能少;活猪质量标准、华北地区瘦肉猪指数研制发布;厂库交割、车板交割这些国外没有的制度我们也“走着”。走着走着,蓦然回首,现货规模化标准化的水平上来啦。那种期现“相向而行”的感觉真是,爽呀。

李强说,搞了这么多年生猪期货,感觉有点儿像唐吉珂德,拿一把剑哗啦哗啦对着大风车比划。目前一些活猪贸易商,包括大型养猪上市公司,他们的态度是,你不推出来我不研究,你推出来我很关注。很多大型企业应该早就筹划做准备了,但是雷声大雨点小。现货市场在不停地变化,但贸易商变化相对较慢,还是个人在承载风险,能用互联网拍卖或者把一周的价格敲定下来这就不错了。所以,生猪期货的发展还是得场内场外并行,市场要给标准化的生猪期货更大的容忍度。大商所目前无论从合约设计还是相关制度安排,都是比较严格的,交割服务也是贴心的。伴随现货规模化程度提高,期货单兵突进的局面将得到彻底改观。

王林目前已经从一个非金融专业的博士毕业生成长为业务骨干。从2012年至今,一直在大商所农业品事业部从事生猪期货研发工作。回眸八年历程,他觉得能一步步看着生猪期货从重新立项研发到上市,没有比这再有成就感的事情了。仅从获批上市到挂牌交易就经历了两年时间,这也是研发别的品种遇不到的情况。非洲猪瘟疫情爆发带来的现货、贸易、价格、供求剧烈变化,也是其他品种难以想象的。比如出栏模式由猪场出栏变为中转站出栏,这给交割带来巨大挑战,需要建设交割设施,修改交割流程。今年由于国家车辆管理改革,交割单位也由一手18吨改为16吨。这样的改革将一直伴随着生猪期货运行全过程。

干了八年,最大的亮点是什么?王林说,二十年的探索,可以说什么背景下的模式都探索了,最大的亮点是形成了“前置管理,简单交割、多元模式、严控风险”为主的制度体系。因为以往的期货品种是“不动”的,你有足够的时间检测留样。而活体品种的检测时间要求高,要在装车的一个小时内完成所有的质检、复检、防疫合格证出具、车辆检测洗消等等,就像战场打仗一样。“前置管理”就是通过过程的标准化保证结果的标准化,之后还将开展数字化、智能化管理。“简单交割”就是把交割管理做细。活体品种的日常与交割的管理是一体的,日常细化到时间点,双方责任与义务就一目了然。用APP监管全过程,也是简单交割思路下的创新。

至今让王林感怀的是那些支持过他鼓励过他的人们。2016年研究进入重点突破阶段,他觉得自己一个畜牧外行应该驻场补课。通过朋友推荐联系到河南信阳一家存栏量5万头的一体化养猪场。这位老板非常支持,让他在猪场住了十天,很幸运的赶在非瘟疫情前完成了对生猪生产整个链条运行情况的实地观察,加深了对活体品种的认识。一次在山东某地进行模拟交割,一头猪从通道上掉了下来,当时的部门总监王玉飞就站在下面,这头猪横冲直撞差点伤到她。这让王林了解了什么是活体交割的“不可控”因素。农业品事业部负责人胡杰当时经常长时间在外地跑,尤其在指数编制工作中,需要对交易所价格、卓创公司采样、原农业部信息中心编发几个环节进行沟通、协调、落实。而且工作需要不断改进和反复,调整采样标的权重,调整权重配比,完善价格审核机制,对价格波动情况建立“异常情况管理办法”等等。整个团队踏实攻坚的精神,让王林感到自己一直在学习,在成长。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们从自己的研发工作中领悟到,生猪一生勤奋“工作”,健康成长,最后无怨无悔地为人类奉献出有价值的生命。其实他们对自己的人生也有同样的领悟。用二十年的青春,为中国生猪产业打造一个与国际接轨的标准化工具,何其壮哉。

我参与,我无悔。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孙鲁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