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科特派“羊倌”的新品种带东北乡亲们发了“羊财”

“是科技特派员当领头的‘羊倌’,带领我们发了‘羊财’。”4月14日,黑龙江省拜泉县永勤乡跃先村的村民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村里留守的都是老年人,在家靠种地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如何带领村民脱贫致富?”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研究员、省级科技特派员刘玉峰,承担黑龙江省科技厅拜泉县深度扶贫计划后,深入基层调研了解到农村的现实窘境,他陷入了深度思考。

深思熟虑之后,刘玉峰在跃先村的动员大会上斩钉截铁地对大伙说:“要是信得过我,信得过科技特派员,我带着大伙儿养湖羊!”从此,这位科特派专家“羊倌”通过引进新品种,带领乡亲们走上致富路。

不在养殖场就在去养殖场的路上

2010年,湖羊这个陌生而小众的肉羊品种与刘玉峰初遇。这种多胎肉羊品种,对于北方的养殖户来说是新鲜事物。

然而,有着20多年畜牧研究专业经验的刘玉峰意识到,湖羊具有品种优异、产业效益、肉质品牌等方面的优势,如果引入到北方,其效益不可估量。

于是,他跑遍了浙江、江苏、山东、内蒙古、新疆等地深入考察。回来之后,刘玉峰吃饭想、睡觉想、单位想、家里想,身边的同事、朋友都说他就跟着了魔似的,整日查资料、写东西、搞调研,平时联系他,不是在养殖场就是在去养殖场的路上。

但是,新品种的推广之路却异常艰辛。不但没有企业和养殖户愿意大胆引进湖羊品种,还有来自同行的不断质疑和彻底否定,刘玉峰身心俱疲。“想给湖羊在黑龙江安个像样的‘家’咋这么难?”刘玉峰一度陷入了迷茫。

科技特派员的使命、责任一直激励着刘玉峰前行。2012年,刘玉峰结识了内蒙古鄂伦春旗大兴安岭农垦集团巴彦种羊园负责人付德军。刘玉峰精心拟定了一份《关于黑龙江省开展湖羊全舍饲养殖可行性报告》,以此拉开了合作的序幕。终于,双方联手在鄂伦春旗靠近黑龙江的北方小镇——大杨树镇,给湖羊建了第一个北方的“家”。

首个规模化养殖场落户黑龙江

2015年,转折出现了。刘玉峰没有想到,他在黑龙江省农科院“三区”人才培训会上分享的“寒区湖羊全舍饲高床养殖模式”竟然引起了强烈反响。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南县的学员刘才林就是这里面兴致最高的一位。“刘老师,我这育肥场早就想转型,但一直也没有啥好项目,您之前说的湖羊养殖,我感兴趣,请您给出出主意?”培训会回去不久,刘才林就联系了刘玉峰,表达了想建个规模化湖羊养殖场的想法。

守得云开终见月明,这一通电话让刘玉峰十分兴奋。之后他多次到刘才林的改建地进行技术指导,还一起考察北方羊舍情况。经过与施工单位反复研究论证,最终确定将轻钢结构融入养殖场设计方案之中,这也是黑龙江省采用这种建筑模式的首个规模化湖羊养殖场。刘玉峰的全舍饲高床养殖模式在刘才林这里发挥了大作用,混拌自动上料、自动清粪、农作物秸秆饲料化利用、羊粪发酵有机肥......湖羊养殖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生态安全养殖。

一枝独秀,引出花开满园,科技特派员在“花园”中也收获了满满的成就。2018年,黑龙江省第一个保温水泥苯板砌块结构的湖羊养殖圈舍在富裕县杨柏林建成,并成立了富裕繁盛湖羊养殖合作社。随后,湖羊养殖在黑龙江省一发不可收,2019年,安达市长友牧业存栏湖羊700只、林甸县绿良牧业存栏湖羊1700只、甘南县恒泰湖羊养殖场引进湖羊2000只;2020年,最初的养殖者刘才林的羊场湖羊存栏数达到2300多只……

9个月为村里带来近8万元增收

2018年,刘玉峰承担了拜泉县深度扶贫计划,开始入村扶贫,也由此开启了通过湖羊养殖带领乡亲们走上致富路的新篇章。

然而最初他提议带领跃先村的留守老人养湖羊脱贫时,留守老人们要么不响应,要么说风凉话。

“咱村留守老人多,这全舍饲很适合,只要精心养,技术我手把手教,销路我帮大伙儿联系!”刘玉峰看大伙儿没心劲儿,一着急,把难事儿全都揽了下来。他是想让大伙儿明白,科技特派员不是“耍花腔”、不是“装门面”,而是捧着满满的诚意和决心。

跃先村村支书张洪峰看到了希望,他高声说:“我牵头领着大伙儿干咋样?这日子过得心里都没缝了,就不想见点儿光亮?大家就表个态,同意还是不同意!”被村支书一激,几个平日里不爱讲话的庄稼汉眼圈一阵阵泛红,边揉搓着长满双手的老茧边说:“虽然没啥本事,但只要刘专家和支书不嫌弃,我们就跟着干。”

历经一个冬季,拜泉县第一个湖羊羊舍在跃先村终于建成了。别小瞧这不起眼的羊舍,9个月不到的时间就为跃先村带来了近8万元的增收。跃先村的村民尝到了养湖羊的甜头,也让周边的村屯“眼红”了,一时间发“羊财”成了永勤乡茶余饭后的谈资,科技特派员刘玉峰也成为乡亲们口中的传奇人物,“30头湖羊顶90头本地羊”就跟广告语一样越传越广。

县企联姻打造“寒地湖羊第一县”

2020年,县企联姻让湖羊成了“香饽饽”。

刘玉峰牵线搭桥,拜泉县人民政府和内蒙古青青草原牧业有限公司正式签约,成立了黑龙江省青青草原牧业有限公司,在拜泉县建设了寒区育种场、育肥场、饲料厂及屠宰加工厂的湖羊全产业链跨省合作项目。

5个月的时间,刘玉峰一直驻扎在拜泉县,从企业选址、场地调研、湖羊圈舍设计到全县湖羊产业发展规划与方案制定,他跑遍了拜泉县16个乡镇的80多个村屯,最终在拜泉县建成了黑龙江省第一个具有标准化湖羊圈舍样板展示、施备展示、饲料加工利用展示、湖羊品种展示等多区域的农民湖羊培训基地。

基地建成不到5个月,就先后接待了前来参观考察与培训交流的黑龙江省内的2000多名学员及农民。短短半年时间,拜泉县已引进和发展湖羊1.2万只,建成存栏1000只以上湖羊场2个,存栏300只以上湖羊场6个,存栏50只家庭牧场56个。

目前,全舍饲湖羊养殖在龙江大地发展迅速,产业日渐成熟。种植户都说,科技特派员刘玉峰功不可没。10年光阴,青年专家转眼已成中年大叔,刘玉峰的湖羊梦也从磨破嘴、跑断腿的艰难推介,变成了接待不请自来的各路求教。这些年从“输血”到“造血”、从科技脱贫到产业兴旺,刘玉峰带着跃先村的村民让口袋鼓了起来,带着拜泉县将湖羊产业发展壮大了起来,在不断突破中践行着“成果留在农民家”的农科初心。

科技特派员刘玉峰将没有人走的路蹚成了少有人走的路,将少有人走的路踏成了脱贫富农的希望之路,又将这希望之路铺成了地方产业的未来之路。

如今,一个5年后湖羊养殖数量超20万只、年出栏肉羊超60万只的“寒地湖羊第一县”的设想写进了拜泉县政府的黑字红文,也写进了刘玉峰的追梦征途。

黑龙江省拜泉县永勤乡跃先村的村民尝到了养湖羊的甜头,也让周边的村屯“眼红”了。一时间发“羊财”成了永勤乡茶余饭后的谈资,科技特派员刘玉峰也成为乡亲们口中的传奇人物,“30头湖羊顶90头本地羊”就跟广告语一样越传越广。

作者:王红蕾 樊兴冬 李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