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

疫情影响减弱 养虾户看好今年行情

已是4月中旬,山东滨州沾化区的养殖户郭庆华正忙着给虾塘放水,为“五一”前放苗做好准备。郭庆华养了十多年南美白对虾,有4000亩养殖场,每年大约能生产40多万斤虾。跟2019年比起来,去年的价格并不算好,“差不多18块钱一斤,比2019年便宜了3块钱。”郭庆华说,“现在行情好,一斤能卖到二三十块钱。”

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最近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2月份,海水甲壳类批发市场成交价格环比上涨11.42%,同比上涨18.24%。其中,南美白对虾等品种涨幅较大,为73.38元/公斤,环比上涨11.83%。“今年应该可以了。”最近走俏的行情,让郭庆华充满期待。

疫情曾致流通受阻,商超渠道展现活力

眼下,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让养殖户的心渐渐踏实了。沾化区滨海镇位于山东省北部,紧邻渤海。近年来,当地做好“经略海洋”文章,贯彻海洋强省建设,聚焦现代渔业产业发展,年产盐田虾达2万吨。“北苗南飞”返销南方水产市场,销售总额达3.7亿元。然而,去年疫情带来的影响,让这里的不少养殖户印象深刻。

“最开始进口冷冻水产品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市场封了,活虾也进不去。”郭庆华说。在他看来,流通受阻是去年价格偏低的原因。

“去年4月的时候,十几块钱一斤都不好卖,7月到10月粗养虾上市的时候也没好到哪。”山东滨州富友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杨翠卫说。然而塘里的虾不等人,一二百万斤的活虾,最后有几十万斤都加工成了干虾。“三斤鲜虾才出一斤干虾,最近一阵干虾成品价格都在50-60元/斤,而且有时候还会遇上压货,再加上加工、储存等这些成本,你说活虾和干虾哪个更赚?”

在杨翠卫看来,对没有加工设备、储存能力有限的养殖者来说,若非真的卖不出去,找加工厂加工干虾实在是下下之策。

农贸市场的艰难却让海产销售的另一渠道显现出活力。

今年已是江苏壕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鸿做海产品销售的第六个年头,创业之初他就瞄准了国际鲜活水产。一开始,张鸿也跑农贸市场,和多家饭店签订了供货协议。从2017年起,张鸿开始逐步转向商超渠道。

这个决定让他得以在疫情中撑了下来:2020年疫情初期,由于农贸市场关闭,消费者纷纷涌入超市采购,该公司的海产品销售额几乎翻倍。不过,到七八月份,随着各地农贸市场相继解禁,销量额开始下滑。“从2020年全年来看,销售额整体下滑了20%-30%。”张鸿说。

冻品虾销售下降,“棚养虾”受青睐

疫情带来的影响在进口海产品方面体现得更为明显。对一个曾经主要瞄准国际市场的经销商来说,张鸿对此感受更深:“疫情前我们公司国内和进口海产品的销售额占比大概一半一半,现在大概七三开了。”张鸿说,仅生蚝销售量就增加了50%不止。

“今年部分进口海产品进价下调,比如俄罗斯帝王蟹受当地疫情影响,价格比往年便宜。”张鸿说,但因目前国际贸易链条仍不畅通,很多海产品卡在关外进不来。生鲜产品在海关仓库放置时间过长,存活率无法保障,运输损耗率增高,导致物流成本增加了约20%。

流通过程中的问题尚未解决,消费者对进口海产品的购买意愿也依然不容乐观,“一方面对进口海产品的新鲜期过去了;另一方面受进口产品频繁检测出‘新冠病毒’的新闻影响,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倾向于购买国内海产品。”张鸿认为,加上国家提倡内销,国内海产品价格普遍上涨。

“现在粗养的国产虾还没有放苗,消费者又对进口有些顾忌,所以反季节养殖的一到冬春之交,行情就很好。”山东渤海水产沾化分公司总经理李国治介绍,以该公司春节前为例,去年腊月十一到腊月二十七的反季节南美白对虾,“便宜的也要30多块钱一斤,贵的一斤能卖到67块钱。一个是这个季节虾的数量少,另一个是因为消费者不愿买冻品。”

值得一提的是,单从一斤虾的成本来看,这些反季节的“棚养虾”与粗养的成本并无太大区别。郭庆华告诉记者,粗养虾的成本一斤在十二三元左右。从李国治口中,记者得知,棚养虾的成本为一斤十三四元左右。“主要是反季节养殖的前期一次性投入比较大,而且养殖过程中对水温等的技术要求很高,但风险可控,价格也好。”李国治介绍,今年,该公司打算再改造两万平方米的车间进行反季节养殖。

谋求转型的不只是养殖户。随着国家对食品安全重视程度的持续加强,各大商超对海产品质量要求也在日益提升,商超实行每周招标制度,并对经销商的供货渠道进行审核,严格把控商品质量和价格。张鸿最近正谋划在江苏响水县建设斑节虾养殖基地,拟采用“订单模式”的方式,从源头把控产品质量、保证货源持续稳定。

作者: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赵宇恒 陈兵 蒋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