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观察| 看黑龙江“保险+期货”今年怎么“+”②
——桦川玉米保险让政府拉长了服务链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耕地面积216万亩,其中种植粳稻138万亩,玉米47万亩,大豆31万亩。自2016年以来,桦川县政府连续五年参与“保险+期货”试点,从小规模试点到整县推进,在保障农民收入、助力脱贫攻坚、发展产业链服务等方面取得了成效。2018年,该县通过“保险+期货+订单农业”模式,在全国率先实施玉米“保险+期货”整县推进。2019年起,大商所开展“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一个县只能试点一个品种,桦川连续两年申报玉米“保险+期货”项目。2019年6月,桦川县被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授予“全国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对于桦川县来说,探索稳定保障农民收入的新思路、新方法一直在路上,到目前,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保价格”阶段。2016年保了一万吨大豆,未发生赔付。2017年保了10.5万吨玉米,总保费514.5万元,县政府承担10%共计51.45万元,其余由大商所补贴。未发生赔付;7.7万亩1.3万吨大豆价格指数保险,总保费为200万元,桦川县承担1%,获赔250.66万元。2018年全县投保大豆5.3万亩8473吨。保险费用政府和农户承担30%,约40万,获赔60.47万元。

第二个阶段是“保价格+现货收购”阶段。2018年,全县实施玉米“保险+期货+订单农业”40万亩24万吨,覆盖全部玉米种植农户5666户,保费标准为63.24元/吨,总保费1517.6万元,县财政承担10%,农户承担5%。鲁证经贸收购玉米1万多吨。

第三个阶段是“保收入”阶段。2019年,开展玉米收入“保险+期货”县域全覆盖试点,确定目标产量为1120斤/亩,目标价格为2000元/吨,确定保险责任水平为85%,实际保障收入为952元/亩,保费为71.4元/亩。总投保面积达到32.75万亩,总保费约为2338万元,其中桦川县财政承担10%保费,一般农户承担20%保费。当年桦川县遭受严重的内涝灾情,全县共获赔付8787万元。

2020年增添了建设银行的融资服务,实现玉米“保险+期货+银行”的试点。全县共计投保4417户,其中贫困户及边缘户473户,投保面积41.84万亩,总保费3234万元,其中一般农户承担30%保费,约为911万元,县政府承担一般农户15%保费及贫困户(边缘户)45%保费,约为544万元,其余55%保费由大商所补贴。由于玉米价格上涨,没有触发理赔。

桦川县副县长高洪才说,五年试点,我们目前要在总结经验基础上,大面积推广,深入实施。“保险+期货”试点在桦川实施我们取得了多重效益。首先,取得了政治意义。收入险试点,兜住了农民收入的底线,特别是旱田区,粮食收入比水田区能差1/3。试点实施后,旱田区增收能力提升特别明显。其次,起到了助推实现农业组织方式变革的作用。特别是政府怎么适应市场需求推动农业生产发展?“保险+期货”引导我们从“组织农业生产”转向“指导农业生产”。第三,对于农业生产要素市场的稳定也起到了很大作用。由于有公正的产量和价格测算的收入,总成本的控制价位就有了,促进了生产要素市场价格的相对稳定。第四,农民利用金融工具的意识大大增强。金融服务通过农民对接产业,实现农业现代化成为农民自己的需求。第五,“保险+期货”撬动了更多的金融力量参与“三农”服务,共同搭建了现代农业服务平台。我们这些年为什么越干越有兴趣,愿意干,就是看上了这个平台整合金融、财政、机构为农业服务带来的巨大空间。

目前,桦川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申报财政部实施的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项目。对于县财政补贴10%,农民承担20%这个比例安排,高洪才兴奋地说,“我们要争取全覆盖。”他说,我们这两天召集种粮大户、财政、保险公司反复测算磋商,基本确定了,水稻计划申报完全成本险,玉米申报收入险。收入险最低也能够保证农民一亩一千多。

“保险+期货”项目我们还要继续探索,下一步在“深入实施”中,要把县域覆盖做到精准到户。今年考虑把“保险+期货”做大,“保险+期货+N”——+银行+农资集采+生产托管+订单农业+科技服务。更希望“保险+期货”能与其他的保险产品搭配组合,使保障功能更加完善。

整个项目由县里统筹。从县、乡、村三级均设有“保险+期货”工作小组。村级工作小组成员包括包村干部、村两委、农业技术人员及村民代表,让农民参与到投保、交费、测产等工作中,同时全过程公示。现在上下逐渐厘清了思想认识问题:保险不是包赔是保收益。2020年农户付的保费最多,达到30%,但玉米价格上涨,收入多了确实赔不了了。共识是:不管是挣来的,还是赔来的,你达到了预期目标,你想挣10块钱揣到兜里就行了呗?政府组织农民一同成长。

桦川县苏家店镇新胜村56岁的王大江是个“逢种必保”的农民。初中毕业后修大专,现在正在修本科,农学。他经营耕地1000多亩地,其中玉米三四百亩。大豆400亩。大豆和玉米轮作看国家政策导向,否则不选择种大豆,主要是产量低价格波动也比玉米大。对于保险,他的认识是“各有长处”:2019年“保险+期货”一垧地赔了4025元,你说这力度有多大?县域覆盖是按照整个区域统算的,不过这样也挺合理,能接受。他建议,国家要保证大豆安全,就应该与玉米进行轮作,保险给补贴,否则种大豆就可能是赔钱。现在玉米价格又大起大落了。国家应该想办法,价格波动大、涨得高并不是一件好事。我的玉米是年前以潮粮0.87元/斤的价格一次性把9吨粮全卖了,没敢留。当地农户卖玉米基本没超过1元钱的。他说,头20年,种三垧地能养活一个三口家,现在种十垧地养活一个带学生的家庭都难。

桦川县梨丰乡昌盛村昌盛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延龙算的账是一垧地利润要3000元才能保障有发展能力。他现在关注如何用期货工具卖粮。王大江今年准备把土地都托管给35岁的刘少良,让年轻人经营合作社的3200亩地,还有一个烘干塔,然后他准备带着魏恩国、木希勇这些新胜村的种粮大户一起投保,一起干其他经营项目。王大江说,我们农户卖的都是潮粮,而央企不收潮粮。以前只能便宜卖给个体烘干塔,但天天担心粮款啥时候到手甚至能不能到手。托管这是第一年,如果做好了来年就还做,从融资到最后销售就能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