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观察| “保险+期货”试点转型怎么转?

“保险+期货”进入试点转型期,这个判断来自中央一号文件。自2016年开始,“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的提法连续五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2021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改变提法,要求“发挥‘保险+期货’在服务乡村产业发展中的作用”。这一改变引发了业界特别是地方政府的极大关注,对于下一步如何推广“保险+期货”予以高度关切。为此,6月26日,由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与中华联合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联合召开了“农产品‘保险+期货’试点转型研讨会”。这次研讨会得到与会专家与嘉宾高度赞扬,认为研讨会以高度的政治站位,为“保险+期货”试点转型的研究敲响了开场锣。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山西省委原书记袁纯清认为,研究“保险+期货”试点转型具有很强的现实性和紧迫性。2017年,他带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牵头开展了国务院交办的农业直补向间接补贴转型的政策储备研究。研究成果之一就是目前正在实施的“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试点”。研究项目最终形成了以目标价格“保险+期货”为手段化解价格风险保障农民基本收益的解决方案,得到中央有关部委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并予以推行。而调研入门项目就是当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在辽宁义县开展的玉米“保险+期货”试点。最近他在辽宁调研试点效果时发现,大商所又在新民市开展了玉米收入“保险+期货”县域覆盖项目。当时他就建议这个项目不能停,最好再扩大一个县,列入到中央三大粮食作物保险试点的品种中去,这样才可持续。

袁纯清认为,“保险+期货”是解决中国农产品价格风险在目前难以实现全面收入保险和高额政策保险的前提下的一个最好的选择,这也是我们的独创。中央对农产品价格风险管理高度重视,对“保险+期货”给予充分肯定。这次提出的试点转型,怎么转型?怎么扩大?袁纯清提了六条建议:一要把“保险+期货”列入中央财政支持的政策性保险范围。二要把大宗特色农产品列入中央财政支持的品种序列。特别是一些期货品种应该入列。三要把目标价格+保险或者目标价格“保险+期货”产品与保护农民收入直接挂钩。四要建立起保费政府—农民—期货的合理分担机制。五要逐步完善农产品场内期权。六要加强政策研究,提出“保险+期货”转型实施方案。他强调,在转型中,要按照两个重点推进,一是要纳入到政府支持范围,这是核心;二是要按照增品扩面提标这个总目标,拿出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原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尹成杰从我国农业保险快速发展与肩负的重要任务的角度提出,“保险+期货”模式是重要的创新,是政策工具与市场工具相互结合形成的中国特色农业风险管理工具。中央提出发挥“保险+期货”在服务乡村产业发展中的作用,是根据中央一号文件构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的任务提出来的,是根据乡村产业发展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中的重要地位提出来的,是对“保险+期货”的新要求、新课题,也必将促进“保险+期货”形成三个转变:由服务农业生产向服务乡村产业转变;由单纯的服务农业产业向服务农村一二三产业转变;由服务农业的生产链向服务农产品的加工链、供应链转变。可见其意义非常重大。

尹成杰建议,一要进一步加大宣传推介力度,深入总结“保险+期货”试点经验,统一思想认识,把模式的作用和意义讲清讲透,引起各方重视。二要制定扶持政策和具体措施,正确处理政府、交易所、保险、期货的利益关系。建立协调机制,形成项目规范化、制度化、可持续。三要把“保险+期货”作为农业保险改革创新的一种重要业态和成果,扩大实施领域和范围。建立内部管理机制和操作流程,优化模式应用的外部环境,充分发挥这种模式在农业风险管理中的作用。四要搞好“保险+期货”模式服务乡村产业的顶层设计和实施措施。分产业搞好试点,系统实施,总结经验,稳步推进。

对外贸易大学研究员、大连商品交易所原党委书记、理事长李正强在大连商品交易所连续工作七年半,率领大商所在探索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农业发展的道路上形成了“保险+期货”模式。回顾整个探索过程,“保险+期货”项目从分散试点到县域覆盖,实现了模式转型升级;从风险管理到精准脱贫,实现了服务转型升级;从政府直补到市场化运行,实现了效益的转型升级;从保险市场到期货市场,实现了发展的转型升级。但与农业保险的广泛覆盖相比,“保险+期货”的更大意义在于创新,而这一创新实现的多重效益完全符合中央的战略部署。他认为,要发挥“保险+期货”在乡村产业发展中的作用,关键要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一要理清功能定位。“保险+期货”是在农业保险产品没有再保险机制的基础上探索形成的。目前,我国有了农业再保险公司,“保险+期货”应确立与保费来源相对应的风险转移功能定位。二要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构建多元化的保费来源结构。应有效利用五年过渡期把帮扶机制固定下来,实现保费来源多元化。三要加快完善期货期权品种体系,大幅度提升市场效率。支持期货交易所提升定价能力,提升期货市场成交量和持仓量,形成优质的期货市场。四要鼓励更多金融机构和市场机构广泛参与,立足服务三农、服务农民开展风险管理工具创新,立足于行业发展与能力提升,处理好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五要加大宣传培训力度,提升参与方认可度,宣介好“保险+期货”模式,让星星之火燎原。

中华联合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监事长董忠提出了发展与转型的四个大方向。第一个方向是大安全。面对百年未有大变局,中央把统筹发展与安全写进了“十四五”规划的指导思想。在这种情况下,不仅要考虑自然风险、市场风险、价格风险,更要关注大环境的风险,极端情况的风险。第二个方向是可持续。从目前阶段看,从大多数品种来看,应该是政府主导,但最终是要顺应国际化发展要求。中国农业支持保护政策建设与国际社会有一个时间上的差距,我们要下决心加快农业支持保护政策向利用保险工具过渡。第三个方向是综合化。目前银行系统发展了供应链金融,同样,保险、期货都应该在产业链、供应链里加以设计安排。未来谁都不能单打一,要往综合化服务方向发展。第四个方向是绿色转型。对于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各地方政府、各有关部门都在积极推进。保险业、期货业能做什么?从保险来讲,要丰富绿色保险产品,推行差别化的保险费率机制,提升对绿色经济活动的风险保障能力。这也是“保险+期货”下一步的设计方向。

研讨会上,首都经贸大学庹国柱教授、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研究中心朱俊生研究员、中国农业科学院信息所博士生导师张峭研究员也都从操作与技术层面提出了转型建议。

“保险+期货”试点转型怎么转?各方积极努力,“转”也就在其中了。

孙鲁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