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观察| “天下无拐”的日子并不遥远

昨天澎湃新闻公众号发了一篇人物专访。这种“人物”是我们都熟悉的,但是都没“见过”的。这篇专访让读者读到了一个被拐孩子“凌冬”的内心,也见到了一个“原始”的乡村。“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在这里根深蒂固,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观念,是全村的观念,也许,还是整个部族的观念。伴随凌冬寻亲的起意,养母一直在对他喊,“你要敢寻亲,我就去死”。这让凌冬迟迟不能采血入库,最终没能见上父亲一面。在朋友圈看转发的人,以及文章后面许多的留言者,都用无语的微信表情表示“泪流满面”。被拐儿童21年后找到了父母家,却依旧留在了养父母家。这真是个让人流泪的结局。

由于多年来国家在电视上和网络上投放了大量的寻亲节目,凌冬开始关注这方面的信息。养母察觉后,就让他做出承诺坚决不去寻亲,否则她以死相逼。去年8月凌冬在直播间认识了一位寻亲妈妈。在这位寻亲妈妈长达5个月的鼓励下,今年1月,25岁的他私下与寻亲志愿者联系采血,结果被养母察觉,删除了志愿者的联系方式。后来寻亲妈妈把凌冬的信息做了一场直播,当晚,全家族出动,让他在他们面前跪了一夜。

凌冬被拐时已经4岁了,所以,他始终知道自己是在别人家里。但是,他被教导得“认命”了。养父母会经常说,你是爸妈不要的孩子。他默认了这种说法。8岁他就是家务能手,五年级就辍学做了放牛娃,15岁就出门打工、学开挖掘机。由于无意在电视看到《等着我》节目,一位寻子父亲想不开自杀了,留下一句话是,“我只要我儿。”凌冬受到触动,也想过自己会不会也是被拐的孩子?但村民们教育他:“你爸妈都把你卖给别人了,可能又有了自己的孩子,更不可能要你了。这里的父母养你,你要懂得对他们好。”养家奶奶经常说,只生不养,断指可报;只养不生,断头可报。她常说:某某家的孩子也是捡的,特别孝顺,为表真心,父母来找都不看一眼。奶奶去世前对他说,只希望他一心一意留在这个家,所有的到最后还是他的。“我没多想,也是认命,他们养我小,我养他们老。半夜,奶奶躺在我的怀里走了,当时她说不出话了,用手指着供奉祖宗的香火排位,示意我答应她的请求。”

受到这么多的“教育”,使凌冬在寻亲路上迟迟疑疑地走了很久。首先担心养父母这边,怕他们难受;也怕村民知道,遭受他们唾弃,说他忘恩负义。最后决定去采血入库,只是想让他们看看,我还是长大了。采血过后,寻亲妈妈到了广西,几次联系见面,由于养父母阻拦都没见成。养母为此还喝了农药。后来接到通知,经过二次比对,凌冬是浙江一对夫妻比对成功。比对成功后,他拒绝认亲。后来被告知他的父母一直在找他,悲伤过度,母亲早已离世,父亲离世不到4个月。到这时,他崩溃了。后来奶奶和叔叔从浙江驱车赶来广西接他回了浙江。认亲当天,家人把21年没用过的祖宗牌位摆到了正厅,凌冬进行了正式的叩拜,随后去为父母上香。他愧疚:“我和爸妈,只差一滴血的距离。”他觉得自己都救赎不了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站出来找家?

“你要敢寻亲,我就去死”。这是这篇专访的文章标题,也是主题。这个养母发出的嘶吼为何这么强势?这声嘶吼包含了世代贫困对一个家庭的扭曲,也是一个弱小生命对生存权力的畸形争取。面对着一排排祖宗牌位,用卑劣手段偷来的骨肉能传承起家族的血脉吗?本来就心态卑微的被拐儿童,他背得起这个压力吗?一拐两伤。何止两伤?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何尝不也在受着煎熬。凌冬寻亲过程揭开的社会伤疤,让我们不得不思索这样一个问题:被拐案件由于政府投入了巨大的打击力量就不会再发生了吗?不会的,市场还在。有需求才有拐卖。需求是什么?是“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凌冬所生活的家庭有“姐姐”,但是,农村地区的贫困问题使得“养儿防老”成为很正当的理由。以至于整个村庄都对“捡”一个男孩养老认为是天经地义的。

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改变观念需要时间,但以后我们不能再用几十年去改变一个明明是反社会道德底线的观念。40多年前,计划生育国策执行中,有些地方有明确的政策:“农村第一胎是女孩,四年后可以生第二胎”。这其实是政府层面承认的“养儿防老”与“城乡差距”的存在。但是社会发展到今天,政策放开第三胎,结果纷纷遭遇城市里的年轻人吐槽。养多了孩子与养老无关了。他们已经做好了将来养老院养老的准备。而农村人是不是要继续着传统观念?不,不允许了。让中国人咬牙切齿的拐卖儿童行为即将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因为在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启程的节点上,我们国家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又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有了这两个指南,我们看到了这张拐卖儿童的恶行在中国农村彻底灭绝的时间表。

2020年,中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我们提前10年完成了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贫目标。7月1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发布,目标是“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建立起党组织统一领导、政府依法履责、各类组织积极协同、群众广泛参与,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基层治理体系……力争再用10年时间,基本实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国特色基层治理制度优势充分展现。”那时候,完善基层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健全防范涉黑涉恶长效机制;那时候,推进城乡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依托其开展就业、养老、医疗、托幼等服务,加强对困难群体和特殊人群关爱照护;那时候,健全村(社区)道德评议机制,开展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注重发挥家庭家教家风在基层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到那时候,违反移风易俗、孝老爱亲、男女平等这些规矩的行为就是违反乡村振兴促进法。那时候谁收买拐卖儿童,整个乡镇不能评选为创建文明村镇、整个家族不能评为文明家庭。这个不用商量,因为是违法行为。

农村老人也不用担心养老问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国家支持农民按照规定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鼓励具备条件的灵活就业人员和农业产业化从业人员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国家推进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统筹发展,提高农村特困人员供养等社会救助水平,加强对农村留守儿童、妇女和老年人以及残疾人、困境儿童的关爱服务,支持发展农村普惠型养老服务和互助性养老。”
那时候,天下无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