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贵州看脱贫之二
跨越千山 奔向幸福

地处中国西南部的贵州省,群峰巍峨,犹如一幅幅波澜壮阔、连绵不绝的画卷。大自然在馈赠美丽的同时,也给世代生活在大山中的人们带来了困扰——山高、坡陡、谷深,泥石流多发,阻断了山里人的脚步和眼界,“通讯靠吼、治安靠狗、交通靠走”,贫困如影随形。

作为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山区省,贵州要想彻底拔穷根,就必须把老百姓搬出深山,换个环境谋发展。

2015年12月,贵州举行新一轮易地扶贫搬迁项目集中开工仪式,拉开了全省历史上最大规模易地搬迁的序幕。经过4年多努力,188万人的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全面完成。搬出大山,一越千年,贵州山区人民昂首跨入了新时代,开启了崭新的幸福生活。

从山旮旯到新城镇,搬出美好新生活

“以前我家8口人一起住在20多平方米的破旧砖瓦房里,现在拎包入住120平方米新房子,宽敞多了,这个家搬得安逸。”居住在纳雍县珙桐街道白水河社区的易地扶贫搬迁户丁昌志对记者说。

丁昌志的老家在雍熙镇燎原村,山高坡陡,村里全是烂泥巴路,一到雨天,无法正常通行,用他的话来说,“娃儿上学都没法走,只能靠大人背”。

2018年6月,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丁昌志带着家人搬到了10多公里外的珙桐街道白水河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社区,住进了四室一厅的敞亮新家。丁昌志通过街道介绍,在家附近的商业街谋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一家人渐渐在城里站住了脚。

丁昌志生活的改变是贵州188万移民群众的一个缩影。“十三五”期间,贵州整体搬迁自然村寨10090个。截至去年底,全省累计建成安置项目946个、安置住房45.39万套,累计完成搬迁入住188万人,其中城镇化安置179万人,占比95.2%。

从务农到务工,获得稳稳的幸福

“哒哒哒哒……”在赫章县易地扶贫搬迁重要承接地——汉阳街道金银田社区“结构云上”服饰扶贫车间里缝纫机声响个不停,50余名工人正在娴熟地操作着缝纫机,裁剪、铺料、车缝、包装,生产繁忙有序。

看到一件件衣服被制作出来,从赫章县河镇乡红房村搬迁到这里的新市民皮荣会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

皮荣会今年47岁,丈夫常年在外打工,需要照顾家中老小的她只能在家附近就业。“我以前不会缝纫,后来经过培训,一天可以做20件左右,一个月大约3000元的收入。”

像皮荣会一样,如今在贵州,越来越多的搬迁群众掌握新技能,实现稳定就业,有了固定收入。

完成搬迁后,贵州把工作重心迅速从解决好“怎么搬”向“搬后怎么办”转变,从“以搬为主”向“后续扶持和社会管理”转变,有序推进搬迁群众稳得住、能脱贫的“下半篇文章”,真正让搬迁群众搬得安心、住得放心、生活舒心、充满信心。

截至目前,贵州有劳动力搬迁家庭中,实现户均1人以上共计86.17万人就业。建成扶贫车间914个,解决搬迁劳动力就业1.97万人;建成扶贫基地238个,解决搬迁劳动力就业8123人,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务工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70%左右。

从农民变市民,奏响和美新乐章

在贵州省望谟县的“warm图书馆”,3岁半的王梓昕坐在书架前翻看着绘本。她的妈妈唐慧慧告诉记者,家里没有这么多绘本,每天幼儿园放学后,就会带她来这里,待上一个小时再回家。唐慧慧是搬迁户,她家现在住的平郎社区是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

该图书馆用英语单词“warm”命名,既是取望谟的谐音,也是温暖的意思,旨在用一座图书馆温暖一座城。目前该馆藏书总量约1.1万册,主要为搬迁社区民众和青少年儿童服务,丰富搬迁“新市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已成为当地的“网红图书馆”。

“除日常学习辅导外,还有美术、音乐等一些课外拓展,尽量丰富孩子们的生活,让书香伴随孩子们成长。”该县团委书记廖基娟介绍。

为帮助移民“快融入”,贵州按照“安置点建到哪里,社会管理和社区治理体系就覆盖到哪里”的要求,及时建立健全管理机构、群团组织和居民自治组织,让他们的生活实现新跨越,真正成为“新市民”。

大山深处看病难。“以前村卫生室只能打疫苗,没有药卖。去乡卫生院看病走路要1个小时。”30岁的阿妹戚托小镇苗族搬迁户杨登贵说,现在走路10分钟就能到安置点卫生院,从挂号、就诊到开药,每个环节都有专门医护人员,普通的病不出社区就能看。

截至目前,贵州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实现了集中安置区100%教育配套设施全覆盖,没有一个搬迁子女失学辍学;集中安置区100%实现医疗卫生服务全覆盖;1万人以上集中安置区街道办事处100%设立;200个3000人以上集中安置区警务室100%设立;842个集中安置区综合服务中心(站)100%设立,实现综合服务全覆盖;有党员的集中安置区100%设立了基层党组织,实现了党的基层组织全覆盖。“六个100%”,每一个“100%”的背后,都是188万搬迁群众满满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