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十四五”新建10个秸秆综合利用重点县

“现在秸秆由村里组织回收,不仅不需要焚烧了,空气好了,还让我们多了一笔收入。”重庆市垫江县周嘉镇檀树村,一台大型水稻收割机正在田里来回穿梭作业,抢收稻谷,稻草也被捆草机打包,集中运往附近的加工厂。村民钟显荣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多余的秸秆,他们用铡草机铡成碎末,回肥到田里,还可以少施肥料。

近日,重庆市秸秆综合利用现场会议在垫江县召开。会议部署,全市要进一步推动秸秆综合利用工作,“十四五”期间新建10个秸秆综合利用重点县,力争到2025年,全市建立较为完善的秸秆收储运用体系,形成布局合理、多元利用的产业化格局,秸秆综合利用率稳定在90%以上。

秸秆是重要的农业生物资源,对保障农民生活和农业生产有着重要作用,推进秸秆禁烧、促进秸秆综合利用是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举措。据统计,2020年重庆市农作物秸秆总产量约920.8万吨,可收集量约790.8万吨。如何实现丘陵山区农作物秸秆变废为宝,一直是“三农”工作急需探索解决的问题。

在荣昌区,当地的农作物秸秆运进工厂后,与动物粪便按比例混合,再加入生物菌,发酵生产有机肥。重庆农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林兵透露,他们现在年产生物有机肥10万吨,能够处理猪粪、牛粪、秸秆等固体农业废弃物30万吨,其中秸秆近10万吨。

数据显示,“十三五”以来,重庆市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8.96%,较2015年提高近9%,秸秆利用基本形成了肥料、饲料、食用菌基料、工业原料和能源等“五化”综合利用格局,秸秆焚烧基本杜绝,形成了“花椒枝条-生物质成型燃料-花椒烘干” 循环利用等一大批秸秆综合利用技术模式,不仅实现了农作物秸秆变废为宝,还改善了农村生产生活环境。

“从全市秸秆综合利用情况来看,虽然农作物秸秆资源化利用取得一定突破,但面临的问题不少。”重庆市农业农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 由于秸秆量大、面广、资源分散等客观因素,导致秸秆收运难度较大,再加上秸秆还田离田成本高、地方财政资金投入有限、政策制度仍不完善、农户参与积极性不高等多种条件制约,目前秸秆综合利用存在成果巩固不牢,易反弹。

该负责人表示,全市秸秆综合利用工作,下一步将突出抓好粮食主产区、主要农作物、重点对象,以种植大户、种植企业以及现代农业示范园区为重点,以水稻、玉米、薯类等秸秆为主要对象,以就近就地肥料化、饲料化为主要利用方向,因地制宜选择秸秆综合利用技术模式,以点带面,推动秸秆全域全量化利用。

在重点工作方面,将深入推进秸秆综合利用重点县建设,结合各区县不同资源条件,开展不同技术模式试点示范,“十四五”期间,重庆计划新建10个秸秆综合利用重点县,秸秆综合利用率稳定在90%以上。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邓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