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技补短板 他让猕猴桃成皖北“致富果”

作为科技特派员,得为果农们实实在在干点事,不能愧对这个名头。我就喜欢跟果树、果农打交道,一到地里,我的精神头就来了。参与乡村振兴,帮助果农脱贫致富,这是我们党员科技特派员应尽的义务、应担的责任。

贾兵  安徽农业大学科技特派员、园艺学院副教授

“要喷洒石硫合剂,对地面进行全面消毒,还得及时抹芽,不然枝梢过密会导致病虫害,影响果子的质量……”5月7日,安徽农业大学科技特派员、园艺学院副教授贾兵躺在病床上,通过手机视频在线指导果农进行田间管理。

每年果树发芽的生长期,贾兵都会忙碌在果园一线,但去年的一场意外,让他只能躺在病床上进行技术服务。

2020年12月28日,贾兵在给基层农技人员做果树栽培技术培训时,因为讲得投入,一不小心从讲台上摔了下来,右手手臂被划了一道20厘米长的口子,右脚根骨粉碎性骨折。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几个月,可憋坏了喜欢在农村跑的贾兵。

不能到田间跑,但科技特派员的工作不能落下,贾兵的手机成了“热线”,企业、农户一会儿一个电话来请教问题,贾兵打开视频耐心指导。

皖北猕猴桃产业从无到有

了解贾兵的人都知道,他喜欢“琢磨”,安徽省庐江县还有一段他“瞎琢磨”的佳话。

2017年,贾兵到当地去搞技术推广,看到田里建了很多光伏板,因为板下光照不足,没法种庄稼,田地都撂了荒。能不能把这些田地利用起来?贾兵动起了脑筋。“桃子梨子喜光,没有光照无法生长,但猕猴桃耐阴凉,应该行。”

贾兵的想法被当地村民顶了回去。“你这老师瞎搞,我们种了一辈子地也没见过这样干的。”

贾兵理解村民,“一般的农作物都喜欢阳光,光伏板下阴凉没有阳光,超出了村民的种植经验,村民肯定不理解。”

看似农业生产条件不好,但换个角度却能趋利避害。“现成的光伏发电板省去了架材成本,避免雨水风雪影响,病虫害也少。”贾兵好说歹说,终于有几个农户半信半疑开始试种。到了第一年该剪枝的时候,农户又不干了:“树长得好好的,把枝剪掉不就死了么。”贾兵又是一番苦口婆心,他信心满满,农户却心里打鼓。没想到第二年一看,经过修剪的树枝长得又粗又壮,“根系壮大了,树干笔直往上长,肯定有个好收成。”贾兵说。

在贾兵手把手指导下,光伏板下猕猴桃长势良好。去年9月开始挂果,平均一亩地产量达到750多公斤,纯收益5000元以上。贾兵测算了一下,再过一两年到了丰产期,每亩地产量可以达到1000多公斤,纯收益能够达到1万多元。

以前的荒地现在成了良田,看到致富的前景,果农们都服了。贾兵的创新技术也填补了国内猕猴桃种植农光互补项目的空白,有效解决了土地利用问题。

猕猴桃树喜阴喜湿,以前,皖北地区因为灌溉条件有限,土壤成碱性,不适合栽种猕猴桃。贾兵经过调研后,建议当地发展猕猴桃产业,老百姓都觉得这个大学老师是在“痴人说梦”。贾兵自有他的道理:“现在通过灌溉条件的改善,广泛实现了滴灌,再通过有机肥改良碱性土壤,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解决了这些“短板”,皖北地区昼夜温差大、光照充足,就变成了最大的优势。以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现在通过科技的力量,让皖北猕猴桃产业实现了从无到有。

让种果树的“老把式”服气

作为科技特派员,长期在农村指导,贾兵深知农民的不易,也深深体会到从事农业创业的不易。“农业生产不能做错任何一个环节,品种不能选错,栽培管理也要跟得上,盼着风调雨顺,还要盯着市场,特别是果树,头三年没产量,更要尽量规避风险。”他说。

2018年,安徽新桥都市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想打造现代都市农业,建设了新桥都市农业观光园(以下简称观光园)。公司负责人找了一些地方很有经验的“老把式”搞管理,各种各样的果树种了不少,到头来却果实口感不好,产量也不高。

一次偶然的机会,观光园负责人邀请贾兵来“把把脉”,贾兵在观光园转了一圈,找出了问题:果树种类太多太杂,品种不合适,枝上挂果太多,养分跟不上……观光园负责人一开始还半信半疑,几个技术员也不以为然。后来进行对比试验,按照贾兵指导进行修剪的果树一片浓绿,旁边的果树则一片枯黄。这下负责人和技术员都服了,“你讲得太到位了,如果能早认识你,就能减少很多损失”。

在贾兵看来,科技特派员传播科技,关键是要让老百姓听得懂学得会,高深的理论要变成通俗的语言。这么多年来,贾兵一直在打磨自己的“金刚钻”。

刚毕业的时候,贾兵到农村去讲课,有时候农民提出来问题,他回答不上来。贾兵下定决心要把实践这块“硬骨头”给啃下来,从此,他在基层扎下了根。

贾兵记得,七八年前有一次到一个果树企业去,企业负责人直言不讳地说:“贾老师我说了你别不高兴,什么教授不教授,我如果遇到问题,你们就能解决?”贾兵哭笑不得,到果园里看了看,把问题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把技术要领指导了一番,负责人听了,赶忙道歉:“您讲到点子上了,种果树的‘老把式’也不得不服。”

农民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自担任农业科技特派员以来,贾兵平均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基层跑,遇到果树生长管理的关键期,几乎从早到晚奔波在讲台与农田之间,有时候要忙到凌晨三四点,第二天再接着干。

贾兵不在乎这种忙碌,他说:“作为科技特派员,得为果农们实实在在干点事,不能愧对这个名头。我就喜欢跟果树、果农打交道,一到地里,我的精神头就来了。”

去年8月,安徽境内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洪水,洪水刚一退去,贾兵就开始忙起来。从六安市金安区到金寨县,从庐江县到肥西县,贾兵马不停蹄:“洪水给经济作物生产带来了自然灾害,再遇后期高温,如果不进行技术干预,部分果农将遭受更大损失。”

猕猴桃是金寨县的特色水果产业,贾兵发现,由于前期部分猕猴桃园受雨水浸泡,很多果农忙着在猕猴桃树地里除草,又遇近期高温,由于部分果农不敢灌水,土温上升过快,猕猴桃死树现象严重。灾后恢复生产,老百姓都很积极,但绝对不能盲目,否则会带来更大的损失。

贾兵给果农们开出了“药方”,猕猴桃园立即停止除草,已除草的园子要随草覆盖树盘,高温天气,夜间要进行地下滴灌,白天打开微喷进行田间降温,合理减少负载等。在他的指导下,当地很多果农把住了灾后恢复生产的关键期,及时采取了相应的栽培管理措施,挽救了不少猕猴桃树。

多年跟农民打交道,把百姓的烦心事当作自己的事,贾兵交了很多农民朋友。贾兵说:“我是一名教师,更是一名党员,参与乡村振兴,帮助果农脱贫致富,这是我们党员科技特派员应尽的义务、应担的责任。”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