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油菜种植面积和产量连续19年增长——种油菜划算吗?种植大户算细账

2020年,四川全省冬油菜种植面积达1900余万亩,总产量达到315.4万吨,种植面积和总产量连续19年增长。作为我国菜籽油的传统优势产区,近年来,不管是从国家层面,还是四川省级层面,都十分支持四川油菜产业发展,叠加了产油大县示范工程、“天府菜油”示范基地县、耕地轮作休耕试点等多个项目,拿出真金白银推动四川油菜扩种并提质增效。

最近几年,四川油菜籽价格稳中有升。今年的收购价格比2019年上涨10%以上。按照四川制订的“天府菜油”绿色高效生产技术标准,油菜生产的“345”发展目标(即亩投入300元,亩产优质油菜籽400斤,亩增收500元)能够达到吗?种油菜究竟划算吗?记者采访了三位规模种粮主体。从他们不同的小春生产布局,可以看出四川油菜生产一线的态势。

种植主体: 四川省绵阳市安州龙腾农机专业合作社     

所处区域地貌: 丘陵 

近年来小春生产布局:逐年增油减麦

受访人:合作社负责人  张勇

今年小春,张勇带领合作社继续调减小麦种植面积。油菜种植面积则从去年的500亩增加到了800亩,前年这一面积仅为200亩左右。

绵阳市安州区是产油大县,又是“天府菜油”示范基地县。“政府在油菜种子、病虫害统一防治、油菜机械化割晒等方面给予补助,支持种植户与榨油企业签订生产订单,同时对种植50亩以上的大户给予100元/亩补助。”张勇表示,现在老百姓种油菜的积极性很高。

这几年,张勇的团队一直在琢磨总结油菜生产的机械化作业。2019年,他们成功尝试了无人机直播,效果很不错。油菜机收损耗过大是个老难题。为此,他们每年都会在不同的地块试验一段式和两段式收割,慢慢找到一些技巧。

为了减损,今年安州区主推两段式收割。“就是先用割晒机将油菜割倒,原地晾晒几天后,再用机器捡拾脱粒。”张勇解释,油菜籽具有后熟特性,晾晒几天后油菜籽成熟度逐渐达到一致,脱粒效果更好。与“收割脱粒一条龙”的一段式收割相比,两段机收的优点是可以让油菜籽减损6%-10%,含水率低10%左右,缺点是多了一道工序,把减损的收入几乎全抵消了。小农户大多会选择自己动手,用刀把油菜杆砍倒,晾晒几天后,再雇来机手驾驶农机捡拾脱粒,以节省机收费用。

张勇表示,自己之所以逐年增油减麦,有政策支持并不是主要原因。“四川并不算小麦的优势产区,浓香菜籽油的需求却很旺盛,当地不少农家乐、餐馆等用油大户每年都会直接找我们榨油,当地榨油厂的订单也很稳定。”张勇认为,随着油菜机收技术的逐年完善,人工成本还能进一步下降,效益提升还有空间。

种植主体:四川省崇州市天地宽家庭农场    

所处区域地貌:成都平原

近年来小春生产布局:逐年减油增麦

受访人: 王茂君

为了吃到春季赏花经济的红利,去年崇州市出台政策,既发种子又发肥料,鼓励大伙儿种油菜,打造一年一度的油菜花节。不过,王茂君不为所动,把农场的500多亩地全种了小麦。

为啥选择种小麦?王茂君心里有自己的盘算:一是按照成都市的政策,每亩小麦有200元的规模经营补贴;二是随着种植技术的不断提高,近几年种粮大户的小麦亩产得到了大幅度提高,亩产800-1000斤不是太难,而几年前小麦的亩产不过500-600斤。虽然每斤小麦的价格只有1.2元左右,但算下来和油菜籽的收入差距不大;三是小麦生产全程机械化作业已经相当成熟,油菜机收环节仍然不完善;四是崇州本地的小麦烘干设施设备充裕,油菜籽烘干机械相对稀缺。“前几年种几十亩油菜,还得找人运到附近的空地上晾晒,搬来搬去,又花钱又麻烦,索性不种了。”王茂君说。

说起油菜机收的损耗,王茂君直言“吃过亏”。原来,几年前,王茂君种的油菜长势非常好。村里种了一辈子地的老人路过,都忍不住停下来夸两句——“这么好的菜籽,一亩地怕是要打450斤哦。”王茂君忍不住得意,但收菜籽的时候却傻了眼——一亩地机器只收了不到300斤,不少都抛洒到地里了。

自此一战,王茂君小春就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小麦上。

种植主体: 四川省苍溪县金永丰农机服务合作社  

所处区域及地貌:   山区

近年来小春生产布局:酌情扩种油菜

受访人: 理事长 欧小荣

欧小荣所在的苍溪县位于川北山区,最适宜种油菜的是县城周边相对平坦的土地。欧小荣的基地得往山上走,海拔在700米以上。因为海拔高,温度低,农作物生长周期长,要种小春和大春两季,比较吃力,所以欧小荣的策略一直是主攻大春,小春休耕。

2020年,苍溪争取到为期三年的“天府菜油基地县”项目,省级财政每年投入资金1500万元,三年共4500万元支持苍溪油菜产业发展。按照产业扶持方案,植保、机收、种油大户各个环节和类目的补贴在130元左右/亩。这一年小春,欧小荣选了100亩条件较好的地,种上了油菜。

“如果没有补贴,我们这儿种油菜不仅赚不了钱,而且还要亏钱。”欧小荣说,山区梅雨潮湿,用直升机直播撒种,种子霉变不发芽,只能育苗移栽;此外,目前市面上的油菜收割机块头普遍比较大,更适合平坝丘陵地区使用,山区用起来还不那么方便,对规模种植户来说,这个人工成本投入就太高了。

那么,能否按照省上提出的“菜、花、蜜、游、肥、饲”等综合开发的路子,提高效益呢?欧小荣认为,理论上是可以的,但实际做起来不容易。“以油菜薹为例,按每亩产菜薹1500公斤算,亩产值可达9000元,但这会大大延后油菜籽的成熟时间,影响大春生产;最为关键的是这需要种植大户花大量精力对接蔬菜市场,如果认真做的话这基本上就已经脱离粮油生产赛道,进入蔬菜生产领域了。”欧小荣说。

记者观察

提质增效还需打通关键环节

四川是菜籽油的生产大省也是消费大省。2018年,四川启动“天府菜油”行动,打出国内食用油行业首个区域公共品牌,以破解四川菜籽油加工无龙头、无品牌、无标准的尴尬局面。日前,四川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四川省财政厅、四川省农业农村厅又联合印发《四川省“天府菜油”行动三年计划(2021-2023年)》,进一步明确未来3年的目标、任务和路径。其中,实施原料基地量质提升工程是内容之一,明确到2023年,全省油菜种植面积稳定在2000万亩左右。从今年四川全省油菜的种植情况看,完成这一目标不算难,但深入生产一线细看,四川油菜基地建设仍然存在较大优化空间。

从生产主体看,目前四川油菜种植仍然以小散户种植为主。四川农民因为有自用菜籽油的需求,因此小春基本没有放弃种植油菜,成为四川油菜种植的主力。据统计,从2010年开始,四川油菜籽播种面积超过小麦,成为小春第一大作物。在这种自给自足的生产动机下,农户种植管理粗放,缺乏科学施肥、合理灌溉的意识,把菜籽品质更多寄托于生产期间的“风调雨顺”,放弃了高品质高价格高收益。

随着粮食适度规模经营的不断推进,农村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涨,加快油菜的全程机械化作业进程显得愈发迫切。据四川省成本调查监审局在2020年发布的《四川油菜籽生产成本收益调查》中指出,2019年四川油菜籽生产成本中,人工成本比重高达74%,是湖北的1.92倍,湖南的1.76倍。目前看来,机收环节的技术攻关是重点,每亩多收40斤,增收超过120元。

其次,产业扶持政策实施的精准性、有效性有待进一步提高。记者曾深入调查,了解到一些县在项目实施中,方法简单粗放,种、药、肥“一发了之”,农民种植技术没有得到提高,反而加大了农业面源污染的风险。

需要注意的是,加工环节与种植环节相辅相成。四川菜籽油加工企业仍然处于培育阶段,随着天府菜油品牌市场占有率和知名度的提升,优质原料价格必然水涨船高,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应该保持耐心;同时,要重视的是,没有优质的原料基地,菜油的品牌建设也无从谈起。因此,种植和加工的扶持政策不能脱节。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张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