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经验 破解困境
——解码优化农村金融环境的深圳模式

 农村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随着近年来农村土地流转的加速,产业链上所有的参与者都成为了金融市场的潜在客户。上游的农资经销商、零售店,中游的农户、农场,下游的农产品收购商、经纪人都存在资金需求,但是由于征信缺失、风控复杂、成本收益难以平衡等原因,农村金融服务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也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2019年深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深圳市第一产业增加值为25.2亿元,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仅为0.1%,“这些数据标志着农业在深圳可基本忽略不计,可以说,深圳是一座没有农民、没有农业的城市。然而随着了解地深入,我们却发现,深圳虽然没有农业,但确有诺普信、百果园等农业龙头企业,这种市场现象引起了我们的关注,于是我们组成了专题调研组,尝试找寻深圳农村金融的足迹、解码优化农村金融环境的深圳模式。”青岛市第三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领队赵发海说。

深圳农金圈金融模式的探索

由于没有农业,深圳的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业务对象主要也是中小企业。调研组在深圳市金融商会拜访过程中偶然了解到了深圳农金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是农资龙头上市公司——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牵头设立的致力于农业普惠金融高新科技创新型企业,股东包括深创投、百果园等行业龙头企业。实训队员张宇说,“农金圈是一个切入农业供应链场景的科技金融平台,自2015年3月15日上线以来,已推出“种植贷”、“农机贷”、“经销商贷”、“冬储贷”、“收储贷”等农资消费和供应链金融借贷服务,项目覆盖全国26个省及自治区、1000多万亩耕地面积。”


调研组调研得知,深圳农金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旗下包括“农发贷、布谷农场、农金租赁、农金保理、农金征信”等平台,“布谷农场”与“农发贷”二者共同形成投资理财和借贷融资的线上线下闭环,通过挖掘农业产业链条上各方信用,有效解决产业链中相关主体“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深圳的银行可依托农金圈为原料供应商、农资厂商、经销商、零售商形成农资供应链场景,种子、化肥、农药、农机形成农资消费场景提供一整套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实训队员仲集云说,“供应链金融是核心企业与银行间达成的,面向供应链所有成员企业的系统性融资安排。供应链最大的特点就是在供应链中寻找一个大的核心企业,以核心企业为出发点,为供应链提供金融支持。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一家农药上市公司掌握着大量的下游优质客户和供销数据,就可以作为供应链中的核心企业。”

据了解,在深圳的供应链金融模式下,银行可以站在产业供应链的全局和高度,向所有成员企业进行融资安排,通过中小企业与核心企业的资信捆绑来提供授信,向原料供应商提供贷款及时收达的便利,向农资分销商提供预付款代付及存货融资服务,形成农资供应链场景和农资消费场景,而且供应链金融不局限于传统授信,同时包括承兑、票据、信用证等多种金融工具。仲集云说,“农金圈与‘金正大、诺普信、中化、隆平高科、陶氏益农’等60余家国内外化肥、农药、农机、种子等龙头厂商进行合作,厂商会向农金圈推荐优质的农资经销商,提供历年交易往来的数据及凭证,通过这些推荐名单、历史数据,农金圈可以从全国10万余家农资经销商中,初步筛选出优质的白名单客户。”

调研过程中,深圳市金融商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实训队员,在农金圈精选的作物产区中,厂商的业务员会将白名单信息告知相关经销商,进行主动触达,农金圈团队再通过简易现场尽调,并结合历年的数据,在其上下游圈子中进行交叉验证,运用自有的“稼穑”农业风控系统,结合外部数据和征信接口来判断审批额度;同理,经过准入的农资经销商也会向农金圈推荐下游的优质农户或农场,在提供农户的历史交易数据和凭证后,农金圈就可以把业务进一步下沉,对这些优质的农户进行资质审核,为其提供资金支持。“一般来说,农金圈更青睐有3-5年种植历史,具备专业种植管理能力,历年作物收成情况良好的农户,审核通过率一般在70%以上。而农资经销商、农户在整个经营、种植周期中,可随时通过APP或者微信服务号发起用款申请,在审批额度内,农金圈T+1日就把所需资金受托支付到用途方。”深圳市金融商会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实训队员安胜强说,“供应链金融最大的好处是,一方面将资金有效注入处于相对弱势的上下游中小企业,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和供应链失衡问题;另一方面将银行的信用融入上下游企业的购销行为,增强其商业信用,促进中小企业与核心企业建立长期战略协同关系,提升供应链的竞争能力。处在供应链上的企业一旦获得银行的支持,资金注入配套企业,也就等于进入了供应链,从而可以激活整个链条的运转,而企业借助银行信用支持,还为中小企业赢得更多商机。”

深圳农金圈金融模式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随着调研的深入,调研组发现,由于金融行业风险的外溢性,基于网贷模式搭建起的农金圈业务模式也面临一定的风险隐患。一方面,他们从监管部门了解到,当前全国包括深圳在内正在推进网贷机构的风险处置,2019年深圳市良性退出的网贷机构达203家,其中不乏国企背景、上市公司背景机构,其他机构正在陆续良性清算退出或进行转型发展,包括农金圈系统内的布谷农场、“稼穑”金融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另一方面,他们认为交易数据的真实性及应收账款的确权一直是供应链金融体系的痛点,而涉及“三农“的供应链金融更是增加了数据交叉检验的难度,使得融资行为陷入困境。

基于上述风险隐患,调研组认为,虽然基于网贷的农金圈金融模式受到现实的困扰,面临着业务转型或退出的压力,但农金圈金融模式的逻辑思路,与在生产领域推进供应链金融的思路一脉相承,利用产业链、供应链推进农村金融服务的思路值得借鉴。实训队员安胜强说,“目前商业银行正在进行经营战略转型,平台化、场景化、线上化的开放银行融合思维正引领着新的方向,供应链金融不仅会成为企业利润源泉,更会成为撬动农村金融的强力支点。”

取他山之石的青岛建议

在深度了解了深圳农金圈金融模式的运作情况之后,调研组认为如果能在青岛打造一个“互联网+农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将相关信息和资源进行整合,或可解决目前农村金融市场存在的征信缺失、风控复杂、成本收益难以平衡等制约农村金融发展的诸多问题,进而提升金融服务农村经济的质效和水平。实训队员刘明说,“山东是中国的农业大省、人口大省,青岛市作为全省乃至全国重要的沿海开放城市,探索建立‘互联网+农村金融’的综合服务平台,可以满足‘三农’多样化、多层次、高品质的金融服务需求。”

据介绍,“互联网+农村金融”的综合服务平台主要有两方面的功能,一是可以借鉴生产领域推进供应链金融的思路,提供农村经济产业链上所有参与者的信息,形成产业链闭环来筛选客户,以便更加精准地进行农村金融服务,二是可以与其他互联网平台合作,让金融机构与其他机构能够达到资源共享,从而可以为客户量身定制多样化的金融服务产品,甚至可以尝试开发专业的APP软件,让智能客户端服务与金融机构日常业务得到融合,优化客户的整体服务感受。刘明说,“比如,在这个平台上,整个种植生产链条可以将原料供应商、农资厂商、经销商、零售商形成农资供应链场景,将种子、化肥、农药、农机等企业形成农资消费场景,而‘互联网+农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将紧紧围绕整个农业产业链闭环来筛选和推送客户,对于金融机构而言,便可及时提供精准的金融服务,这将大大降低其获客成本,提高金融服务的积极性。再比如,客户可通过平台专业的APP软件向金融机构发起贷款申请,金融机构可结合外部数据和征信接口来判断审批额度,把握信贷风险,从而降低其客户服务成本和风险成本,农资经销商、农户在整个经营、种植周期中,可随时通过APP查询上下游企业经营需求及信用情况。”

在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等新技术发展迅猛的形势下,面对拥有全国最领先金融科技生态环境的深圳市,青岛市第三批赴深圳体悟实训队却将目光聚焦到了农村金融服务这个领域。面对农村金融广阔的市场空间和需求,如何充分利用金融科技赋能,在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通过持牌的正规金融机构的思路创新、模式创新、生态创新,更好地服务农业、农村发展,既是深圳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也是留给青岛一道现实考题。“学深圳 赶深则”必须真学真赶,我们希望青岛的金融机构能够借鉴深圳农金圈的经验,大胆地创新业务模式和方式,探索打造‘互联网+农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让农村金融服务插上科技的翅膀,在这一领域取得革命性的突破。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