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宏程:壮大农村集体经济,为城乡循环注入内生动力

很长时间以来,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特别是城乡间的较大发展差距、收入分配差距,始终是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块短板。这就决定了,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构建中,城乡循环的畅通将成为关键一环。而要让城乡循环“动起来”,农村集体经济的壮大则是强劲的内生动力,但这并非一蹴而就。双循环的本质在于“循环”,让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融入到国内统一大市场的循环体系中,涉及到方方面面的转型升级,是一项需要持续推进和探索的系统工程。

从应急式“输血”到主动“造血”:农村集体经济处于新一轮转型升级期

上世纪八十年代,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繁荣发展,但到了九十年代末,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大多数乡镇企业纷纷进行股份制改造,从集体所有转变为私营性质。现在提的农村集体经济,实际上是一种新型复合集体合作制,且仍在不断改革。如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鼓励地方开展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等改革,增强集体经济发展活力和实力。近些年来,虽然农村集体经济在产权制度改革上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运行上还存在着诸多瓶颈。比如,资产管理较混乱,出现集体资产被严重侵占挪用、跑冒流失等现象。此外,经济收入来源合理性和稳定性差、积累速度相对较慢、经营人才缺乏等问题也都不同程度制约着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

步入新时代,加快转型升级推进高质量发展成为我国各行各业各领域的主旋律,农村集体经济的壮大亟需破局。中央针对农村集体经济的壮大和农村集体经济自我发展能力的提升,已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制度、文件,要求各地积极探索因地制宜的多元化发展模式,着力提升农村集体经济的“造血”功能与质量。经过持续的扶持发展,特别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战役中各级财政项目向农村倾斜汇集的大量资产,我国很多地方的乡村都积累了不菲的集体经济资产家底。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农村集体账面资产达到6.5万亿元,其中75.7%集中在村级,47.4%的资产为经营性资产。只有将这些资产充分用在转型升级的“刀刃”上,农村集体经济才能稳步壮大,培育出“造血”功能。

从二元结构到城乡融合: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是实施转型升级的保障

长期以来,中国原有的城乡二元结构,利用“剪刀差”扶持工业化、城市化,比如农地国有化后,土地增值收益被主要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城乡差距问题也由此而产生。因此,要实现城乡循环的畅通,亟需破解的便是资源配置的不平衡问题。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建议》便特别强调“健全城乡融合发展机制,推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增强农业农村发展活力”。换言之,就是将资源配置的重心下沉,让发展政策、招商资源、技术转化、市场机制、资金服务等要素引流到农村市场,才能够真正激活农村经济发展。

安徽省曾出台一项政策,在政策试点地区,农村的集体建设用地能够通过转让或出租流转用于工业、商业和旅游住宅等项目,这种孕育商机的改革有力吸引了城市要素向农村市场的流动。农业农村部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谋划和推动的新一轮农村改革,对这种资源下沉方向的改革也正有重点布局,如推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构建面向农业农村发展需求的现代农村金融体系等。此外,新近出台的《关于调整完善土地出让收入使用范围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意见》,也对资源下沉的量化指标提出了要求。意见要求到“十四五”期末,以省(区、市)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要达到50%以上。这种重心下沉的资源配置,未来必然强劲助推农村集体经济的转型发展。

从多元化发展到共建共赢生态圈:农村集体经济的壮大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近期,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国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5575万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绝对贫困现象历史性消除。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农村集体经济的壮大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并成功摸索出特色各异的多元化发展模式。例如,凭借土地山水田园等自然资源,利用美丽乡村建设成果,开发历史文化村落、旅游、康养、民宿等项目增收;利用独特区位、气候、农产品资源等优势,发展中草药、果蔬、花卉等特色农业增收;利用非农建设用地或村留用地兴建厂房、仓储、商铺等物业设施,通过租赁经营等方式增收;创办为农户提供生产资料、农业机械、病虫害防治、技术咨询等服务的村级经营性服务实体,或兴办农产品等专业批发市场,通过开展购销等服务增收;对闲置会堂、厂房、祠堂和废弃学校等设施,通过拍卖、租赁、承包、股份合作等方式进行盘活增收。可以说,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已呈现出多点开花的喜人局面。

然而,农村集体经济做大做强的目标远不止于此。首先,很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运行机制上还不健全,在资产监督管理、科技创新、产业集聚、市场开拓、风险抵御、成本管控、助农增收、人才引领等众多方面均存在短板,亟待补齐。其次,不少地方农业之所以大而不强,主要是因为经营的分散性和小规模,无法获取规模效应、累积效应、辐射效应带来的巨大促进,而充分融入“双循环”恰恰正是农村集体经济、区域农业做大做强的历史性新机遇。要充分融入就需按照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要求,构建多方共建共享共赢的发展生态圈。一方面是围绕自身成长,打通生产、分配、消费、流通等环节,构建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生态;另一方面是围绕市场体系开拓,探索和区域都市圈、城市群、经济带,乃至国内统一大市场、国际市场的协同融合,逐层构筑规模化、品牌化的做大做强生态。此路漫长且坎坷。

城乡循环作为双循环的末端循环,起着闭环、反哺等重要作用,农村集体经济的壮大势在必行。更重要的是,壮大农村集体经济不只是经济问题,还是关系到党在农村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的重大政治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作为基层党组织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来抓,增强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提高村级组织服务群众的能力。“十四五”大幕开启,农村集体经济将在新一轮转型升级中,迈进助力双循环、奋进现代化的新征程。

作者系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 执行秘书长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