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最强降雨来袭,防汛有何短板?各地如何补齐?

新华社北京5月12日电题:今年以来最强降雨来袭,防汛有何短板?各地如何补齐?

新华社记者

11日18时,中央气象台发布今年首个暴雨橙色预警,提示我国南方多个省份将迎来大到暴雨,部分地区有大暴雨。据悉,这是南方入汛以来的最强降雨。我国各地防汛存在哪些短板?当地如何补齐短板?新华社记者在多地进行了采访。

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连日来,湖南省益阳市南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郭建良忙得团团转,既要组织抗洪抢险培训,又要安排人员紧盯汛情变化,一旦水情严峻,还要组织人员巡堤查险。他告诉记者:“洞庭湖区是防汛抗洪的‘主战场’,进入汛期后,我们就高度紧张。”

来自气象水文等部门的分析预测,多地今年的防汛形势比较严峻。

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马建华说,据预测,今年长江流域汛期降水正常偏少,但降水时空分布极不均匀,上游发生区域性洪涝的风险高,中下游出现干旱缺水的概率大,发生旱涝并存的可能性较大。

“洪水风险仍是黄河流域今年的最大威胁。”黄河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汪安南说。预测分析数据显示,今年夏季黄河流域降水整体偏多,其中,河套北部降水量接近常年,中游南部和下游的降水偏多二到四成,其他地区偏多二成以内。据悉,预报降雨偏多的区域大都是黄河致灾洪水及泥沙的主要来源区,一旦形成大洪水,水沙俱下,防御难度极大。加之近年来全球气候变化影响日益加剧,黄河流域洪涝灾害风险进一步加大,黄河今年的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防汛存在多重短板

马建华说:“当前长江流域防洪减灾能力显著提高,但薄弱环节仍然突出,完善防洪减灾体系还有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

人力紧张、资金压力大,是各地多年来存在的防汛短板。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被称为“头顶长江,脚踏洞庭”,一线防洪大堤长达325公里,占湖南省一线防洪大堤总长度的10%左右。华容县水利局副局长王忠介绍,洞庭湖区是农业主产区,大量青壮劳动力外出务工,留守人员难以承担繁重的防汛工作。河南、湖北等地干部也反映,防汛人力紧张,意味着要加大投入,同时部分水利设施也需要完善,各地财政压力也大。

2022年黄河防汛抗旱工作会议透露,黄河流域防洪工程体系存在不少薄弱环节。包括黄河上游部分河段堤防标准偏低,中游防洪工程尚未形成体系,下游“二级悬河”河道形态和游荡性河道及“动床”态势加剧了洪水风险。汪安南说:“黄河下游河道高悬、滩宽人多、洪水泥沙共存的河情没有变,形势依然严峻。”

城市防汛也同样面临多重短板。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综合治理研究所所长袁振龙说,不少城市老旧城区建设初期缺乏对防汛功能的整体规划,或规划不够科学精确,中心城区建筑密度偏高,平房区、老旧小区防汛标准偏低,导致这些地区容易成为城市防汛薄弱环节。“部分地区河道、湿地、洼地被侵占,城市蓄水空间狭小,在暴雨来临时无法很好发挥蓄水功能。”袁振龙说。

强能力、建队伍、补短板

近日,在北京市一些下凹式桥区,北京排水集团的工作人员正在安装监控摄像头,以便在汛期能对桥区积水情况进行实时监控,实现及时发现积水情况并快速处置。

北京排水集团自2013年起将集团88座雨水泵站总抽升能力提高至每小时75万立方米。“去年,我们进一步改进应急抢险装备,总应急抢险能力达每小时20.5万立方米,相比2011年增加了17倍。”北京排水集团有关负责人说。

在农村地区,各地通过加强实时监测和信息化建设、建立专业队伍等措施,尽可能补齐防汛应急能力的短板。华容县在汛前对在家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进行摸底,组织突击、巡险等人员17453人并登记在册,组建100人建制县级防汛应急抢险民兵连、80人建制县救援处险应急工程队。“把工作做在前面,避免了临时组织人员困难。”王忠告诉记者。

“玄庙观水库累计雨量已超过100毫米,务必加大巡逻,注意防范山洪和滑坡灾害。”近日,随着降雨的持续,湖北省宜昌市远安县嫘祖镇镇政府工作人员陈江玲的手机收到多条消息提示。

山区雨水情况相对复杂,人员居住分散。陈江玲介绍,当地建立了监控云平台,雨水情信息得到实时监测,在平台上一目了然,再通过手机短信平台、微信公众号、视频号等各种媒介,向防汛人员、受洪水威胁地区的群众及时发布灾情预警信息。

“针对排查出的63处地质灾害隐患点,不仅提出预防整改措施,还建立现场巡查机制。一旦发生汛情,会要求村干部和应急队员迅速出动,紧急处置,确保将风险隐患管控住,为人民群众筑起安全屏障。”陈江玲介绍说。(记者周楠、李思远、张兴军、邰思聪)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