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田园”:浙江东阳新探索

5月11日,从早到晚一整天,听完20个项目的方案设计初步评审,李爱忠非但没有感到疲倦,反而如同打了鸡血般,异常激动。自从两年前上任农业农村局局长,这次,李爱忠感觉找到了新路子,东阳的农业农村工作迎来了新曙光。

东阳地处浙江中部,民营经济十分发达,是闻名远近的木雕之都、建筑之乡、影视之城。然而,也正是由于“钱”途广阔,一直以来,东阳百姓“无心”于农业,以致抛荒屡见不鲜。有识之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去年,东阳提出“共享田园”概念,以求破解之道:建设融生产、生活、生态为一体,以公园方式来建田园,让田园成为家园的一部分,实现资金规划整合、产业融合、功能复合,统称“三生三园三合”。

短短一年,首批8个示范型共享田园初具形态。紧接着,今年,第二批20个项目紧锣密鼓又将立项。不少乡贤闻讯后,准备回乡投资农业。一时间,东阳“三农”发展大有后来崛起之势。

闲置田块活起来

去年3月,东阳市委书记傅显明下乡调研。在南市街道大联村,只见村庄风景如画、村民富得流油,可田园却是另一番场景:乱堆乱放、乱搭乱建、乱接乱拉,与美丽乡村形成鲜明对比。

一直以来,傅显明颇为推崇“共享经济”。能否将“共享”概念应用到田园建设,一方面让田园真正发挥生产功能,另一方面成为百姓休闲观光的公园?多次调研论证后,以“三生三园三合”为内涵的“共享田园”应运而生。

大联在东阳具有一定代表性。这个城郊村下辖7个自然村,有2000多亩耕地。由于毗邻工业区,每年依靠物业经济,就有800多万经营性收入。或许正是因为种稻种菜不赚钱,不少地块要么抛荒,要么索性成了堆场。面对杂乱不堪的田园,村里无计可施。

村支书张惠强介绍说,因为地块不连片、配套不齐全,即使老板有意租地,也很难规模化经营。“现在,政府整合各类项目资金,总共投入了997万元,建设路网沟渠,显著提升了灌排、运输等基本功能。主体一旦看中,就可以放心大胆前来投资。”

大联村的“共享田园”就坐落于4个自然村中间,改造提升后,原水塘面积不变,还新增了85亩耕地,田成块、路成行、沟渠畅,无一处抛荒,复种指数达到200%。现在,村集体将整个地块的经营交由当地一教育集团,种粮之余,还可开展研学、亲子等活动。

记者采访时,正值油菜的收割季,而另一边,水稻播种提上日程,地头一派繁忙景象。张惠强算了笔账,500元一亩的土地租金,村集体尽管不赚“差价”,但社会效益显著:首先,田园整洁了,环境变好了;其次,土地充分利用了,闲置劳动力也有了务工去处;第三,村庄无需再安排建设用地建公园,可把珍贵的土地指标用于农民建房和产业配套。

村庄田园共同美

东阳城东街道的寀卢村,20多年前,从传统农业走向现代农业,“寀卢经验”便闻名遐迩。如今,因为有了“共享田园”,老经验历久弥新,生发出更多新内涵。在村党委书记卢阳春看来,其中最重要一条,就是开创了美丽乡村建设的新路径。

“过去,很多地方建美丽乡村,就光盯着村庄内部美化,反而忽略了农村最重要的田园。现在,村居、田园、河湖有机融合,实现了全域美丽,人和自然协调共生。”漫步东兴大道上,卢阳春深有感慨道,如今有了“共享田园”,老百姓的生活半径一下拓宽,茶余饭后都爱来走走。

该项目去年9月底开工。按照村庄田园共同美的统筹观,原本脏乱差的道路两侧,种上了高大帅气的美国红枫,让人赏心悦目。田园内,部分机耕路变身彩色慢行环线,辅以一众休憩节点。就连粗糙的混凝土廊架,经过翻新改造后,也成了紫藤长廊网红节点,就连不少城里人都来此晨跑。

很多人或许会疑问,当前,全国都在整治“非农化”“非粮化”,“大棚房”整治仍是高压状态,田园变公园,会不会破坏生态?东阳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何小飞告诉记者,建设“共享田园”过程中,东阳有几条原则。

首先,以农为本,农业生产属性和功能不变,利用现有的田间道路农业生产建设配套设施;第二,生态优先,不改溪、不填塘、不砍树,不过度硬铺装,最大限度保护原有景观资源和田园风光;第三,产业引领,强化功能复合,有机融合休闲体验、康养旅游、体育健身等业态;最后,共建共享,使城乡居民各享其成、各得其所。

寀卢村就充分融入了这一理念:种植环节,引入时下最热门的数字化技术,将农田编码分块,与城市消费家庭绑定,精准提供粮果蔬菜;景观布局上,红枫、樱花、海棠、银杏铺就的大道,与亲水栈道、空中栈道、慢行步道等相映成趣;功能设计上,田园内融入儿童游乐场、稻田构筑物、观景平台、网红爆点等元素,实现耕作与休闲旅游相融合。

卢阳春告诉记者,接下来,田园和村庄的融合将更深入:一方面,村里计划将闲置房屋进行改建,与荷塘、果林、菜园结合,让更多老百姓分享发展红利;另一方面,引进专做农旅的第三方公司,对村庄开展整体运营,让美丽乡村真正转化为美丽经济。

产业融合“聚宝盆”

东阳横店的影视产业举世闻名,每年接待游客达到千万级。如何承接其溢出效应,带动周边乡村共同发展,一直是各方的共同期望。

记者采访发现,如今,通过“共享田园”的建设,这道命题正得以破解: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将重点从棚内转至田园,越来越多的游客逛完影城游田园。

与横店相邻的湖溪镇最先尝到了甜头。作为东阳“两江两镇”乡村振兴示范区建设的核心项目,去年,八里湾共享田园正式开工建设,总共3000余亩。

“尽管叫‘共享田园’,但我们的目光并非只盯着田园,而是融合了美丽城镇建设、农文旅产业发展,以此为平台,集结了红曲酒全产业链生产基地、影视外景拍摄基地、现代农业观光园、古建特色街、劳动研学等产业项目,并且撬动各村发展民宿、农家乐产业,带动农民一同致富。”湖溪镇党委书记赵军刚说。

因此,早在八里湾共享田园开建之前,湖溪镇就锚定路径,厘清界限:政府主要实施核心村庄风貌提升、田园整治、景观建设等基建,具体项目策划实施交由第三方,筑好巢、引来凤,关键还得看投资主体。

赵军刚如实相告,本身湖溪区位条件不差,过去也有不少投资客上门问津,但多为小打小闹,所涉产业较为单一,既不利于融合发展,也很难有辐射带动能力;现在,通过“共享田园”建设,各种配套设施日趋完整,价值属性已非同日而语。目前,镇里并不急于招商,而是着眼产业类型、主体实力、带动能力等,进行择优选商。

经过仔细筛选,已有一些项目先期落地。在八里湾上田村,有个占地104亩、投资达1.2亿元的影视拍摄实景基地,主打汉唐风格及热带雨林等内容,工程尚未完全结束,一些剧组便早早进场。在西马上桥村,融合了智慧旅游、智慧社区,以及影视拍摄、体验式居旅等产业,一个智慧化的未来田园社区呼之欲出。

记者走访了几个“共享田园”,发现产业融合无处不在。像吴良共享田园主打“一园四区”,即影视主题园、现代农耕体验区、综合服务与文化休闲旅游服务区、景观农业区和滨水游乐区;大联共享田园正谋划荧光夜跑活动,还准备举行乡村草坪音乐节、农民丰收旅游节、儿童研学等一系列节庆;而即将登场的20个新建“共享田园”,每个都有自己的主题方向、独到之处。

尽管东阳的“共享田园”战略仅实施一年,但那些曾经无人问津的田块,如今开始大放异彩,成为了资本追逐的香饽饽。李爱忠饶有信心地判断,再过一段时间的实践,这些地方无疑将成为乡村招商引资的大平台,并通过与美丽乡村相融合,共同唱响乡村经营、“两山”转化的大戏。

杜倩倩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蒋文龙 朱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