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见度:让农民说话,什么时候都是对的!

周末小聚,朋友友农君一改“愤青”,喜形于色地说:农业农村部人居办征集农村改厕问题线索了,还连问了“五个有没有”,有没有厕所改了不愿用的?有没有厕所改了没法用的?有没有厕所改了用不上的?有没有厕所坏了找不到地方修的?有没有厕所粪污满了找不到人清掏的?真是太好了,太接地气了!这才是把好事办实的招数。我看你们@农民日报,也第一时间推了。这就对了嘛,农民日报就得坚持 “三话”:“为农民说话,让农民说话,说农民的话”。

难得友农君如此鼓励!

说改厕之前,我先说点别的。我们在城里住的人,应该都接受了“用户是上帝”的理念,即使不知道这理念,起码总装修过房子吧?房子装修后,你作为业主都是要验收一下吧?干得不好的,扣钱也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吧?估计你还要提出保修多长时间的要求吧。这些,装修队、施工公司也都是默认的吧。事情办得怎么样,用户是唯一评判人和验收人。这话也没问题吧。同理啊,给农民做的事,就是要让农民来说话,让农民这个唯一的评判人和验收人来一锤定音!这话到什么时候都不会错吧?既然如此,农村的改厕问题,就得听农民的!

但是,农民关心什么呢?他有什么诉求呢?具体的说,还有什么不满意呢?这次问题征集,就是在期待农民竹筒倒豆子,把所有问题都找出来,把所有诉求都提出来,把所有建议都说出来。看来,有关部门是千方百计,是无论如何,是不管怎么着,都要把这件好事办好、办瓷实了!

现在征集才开始,问题估计会陆续反映上来。但友农君提醒我的几个问题,还是很值得注意的。

一个是有机肥利用问题。以前一家一个茅坑,人畜粪便都集中在茅坑里。确实臭气熏天,苍蝇蚊子开大会,成为影响农村人居环境的一大痛点。现在厕所革命一声炮响,苍蝇蚊子面临大饥荒。但正如友农君所言,希望好事再上一层楼,能不能把农家肥留下来?以前茅坑是臭,但好处是每家还有一坑农家肥啊,用来浇菜肥田,菜长得快长得绿,田地里用了农家肥,跟化肥比,少花钱,效果不错还实惠。现在城里人不是都喜欢有机吗?这有机,得用大粪浇啊!不少地方统筹改厕和沼气,既解决了粪污和能源问题,又为农民减支增收,值得大力提倡。但也有具体问题,沼气冬天效果不好,不仅提供能源上有不足和效率两个问题,随时有可能卡停,农民不能完全指着它,而且用肥问题涉及多个家庭,谁用肥,用多少,都还有扯皮。改厕中的有机肥综合利用问题需要解决好,得找到“两头甜”的办法。

一个是粪污处理问题。改厕中的粪污处理是重点。不能像有的地方,装了抽水马桶,没解决粪污处理问题,还是随水冲,顺水流,污染池塘,还是一个个是“屋里现代化,屋外脏乱差”,村头沟旁,粪污点点,传播疾病不说,有碍环境是真的。这个问题不解决好,还提什么美好生活、美丽乡村?还搞什么乡村旅游?又怎么吸引城里人来?到你这个地方来玩?来吃饭?来住下?还买你的东西?想什么呢?看都看饱了,想起就恶心。这个问题不能指望一家一户,需要集体统一来干。建一个粪污处理设施也要不了多少钱,干湿分离,干的部分通过无害化、除臭化处理,做成有机肥,农民可以自己用,卖给城里人做花肥也能挣钱,湿的部分净化为二级水自然排出。这个需要有政府支持。想起农村粪污问题解决得既有城市水准,又有农村特点,真是让人开心不已。为此,友农君兴奋地题了一副对联,上联:茅坑换马桶,苍蝇蚊子滚一边,下联:大小皆有机,青菜萝卜喜开颜。横批:方便方便!

一个是费用问题。说起花钱,友农君脸上笑容马上收了点。用了抽水马桶,自来水总是要花钱的,粪便都集中处理了,农家肥没了,庄稼就全指着化肥了,这都需要钱。某地建了农民新村,村民都住到楼上,用了抽水马桶,生活质量提高了一大截。坊间传闻,某年元旦,有大领导来考察慰问,问农民楼房住得怎么样?农民说,好啊!好是好,就是每天早上一起来上厕所,一拉绳,“哗”,5分钱没了,“哗”,5分钱又没了。是啊,5分钱是没多少,但不要看只有5分钱,架不住一年365天啊,一家好几口人啊,每人每天“哗”一下,每天要“哗”掉多少个5分钱啊。农民的顾虑还是有道理的,在没有创造新的收入之前,这是绕不开的现实问题,还是眼前一个不小的问题。所以,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创造就业,发展创业,把环境改好了,建设美丽经济。等到乡村旅游、生态农业搞起来了,农民收入有了显著提高,也就不愁这 “哗”一下、“哗”一下了。

一个是结合各地实际问题。改厕肯定是好事实事,是必须干的事。但全国各地千差万别,不可能一个标准、一个做法,一定要把国家的德政与本地的情况结合好。这该是政策落实中应有之义吧。你看,北方与南方就不能一样,旱区与非旱区也该有别,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要分出层次,家卫与公厕自然也要区别开来。还要考虑到,农村与城市在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生活习惯乃至文化理念方面,多多少少有些差异,显然不能简单搬用城市的经验和做法。一位叫阿牛哥的粉丝朋友在转发我的《头一炮为什么是她》一文时,反映的一个情况就值得注意:“何总的关注点真是小切口、大问题。去年,我咬着牙在乡下家里修了个还算不错的冲水厕所,两个卫生间两个淋浴间,每个卫生间都同时配有马桶和蹲坑,因为本地客人喜欢蹲坑,外地来的客人更喜欢马桶。但是,用了不到几个月问题百出,最头疼的就是进水管道泥沙堆积,因为乡下的自来水每次暴雨或者管道维修后都会有泥沙进入进水管道。这是全国普遍现象。另外还有文中提到的排污问题。”(这位阿牛哥朋友是返乡下乡创业吧?搞农家乐、民宿吧?每个卫生间还同时配有马桶和蹲坑!向“双创”的朋友致敬!)阿牛哥朋友提醒得好。旱厕有臭味问题,水厕有冬天结冰问题,露天自来水管冬天有冻裂问题,还有泥沙、铁锈堵塞进水管问题,等等这些,都与各地气候、地理、文化和发展水平相关联,都需要引起足够重视。

当然,观念问题、意识问题也在影响着我们正在做的事。毕竟多少年来,大家都认为厕所问题不能登大雅之堂,方便之事不方便说,即使方便很不方便,也很不方便说。何况,一直以来,我们高度关注上面的问题,操心“进”的问题,现在好不容易才在“进”的问题上有了巨大建树,下面的问题,“出”的问题,一时半刻还顾不过来,还有点不好意思说。但是,再不好意思,再文质彬彬,也不能只进不出做貔貅啊!有进有出,进出平衡,虽是平常小事,却是千古不易之理。

厕所革命,此其时也!

改厕问题广纳农民意见,把所有问题都暴露出来,是把好事实事办好、办实的硬招。

任何时候,让农民说话总没错!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中国农网

返回顶部